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我真的不開掛 >第六百四十八章-套路

第六百四十八章-套路

小說:我真的不開掛| 作者:舊生| 類別:遊戲競技

高梟原本以為...自己能夠當漁翁得利的那個漁翁,結果沒有想到,他剛走出去拐角,想要一探究竟的時候,一個燃燒瓶落在他的面前.

「尼瑪!!!」

高梟當下暗罵了一聲,身體連退後,返回了剛才的呆在的地方...

他是真的有著一種R了個狗的感覺,究竟是誰...他么缺德,亂丟燃燒瓶!?

他有自信,要不是這個燃燒瓶,自己這回都可以出去終結掉這場比賽了...

但這個燃燒瓶,封住了他的去路,讓自己完全沒有辦法出去...

洛靈等人都是笑得肚子疼,這一幕實在是太喜感了,高梟想要裝逼,對方卻絲毫不給他機會,顯而易見,對方一直是知道這塊有人的,而且高梟開始走動的時候,腳步聲就被人捕捉到了,直接一個燃燒瓶來封住去路.

不給高梟參與戰鬥的機會,這也的確是個人才...

「老子就他么地在這裡等著了.」高梟氣急而笑,在這種情況下,外面對峙的兩個人,最大贏面的應該就是這個用燃燒瓶封住自己去路的傢伙.

因為從懸崖跑過來的那一隊,倒了兩個,還有一個沒有掩體,毒圈又要收縮,別說救人了,自身都難保.

一陣噼里啪啦的槍聲響起來,接二連三地掠過擊殺信息,也是證實了高梟的猜測,的確就是集裝箱的這個人獲勝了.

但接下來處境就變得微妙了起來...

V!

而且毒圈已經是收縮到了極致的那種...也就相當於是最後一個安全區了,只要再過五分鐘,這個圈就會是收縮到底,而那個時候,就是拼葯+賭運氣的時候了.

現在不管是高梟還是對方,都沒有辦法再出來,不是說沒有通道可以走出來,兩個人的位置就等於是在一個集裝箱的前端和後頭,旁邊通道一點點是安全區範圍...

其他全不是安全區,要過來,必須要吃毒,而且這樣做的話,別人直接通過腳步聲來做提槍量位,這樣根本就是誰沖,誰死...

現場觀眾都基本是預見,這一場遊戲的結局,極大可能將會是以拼葯作為結束...站在他們的角度來看,可以通過觀戰視角來知道每個人身上所攜帶的物資數量.

從這一點,他們大致地認為,應該是GL贏,因為對方的急救包只有兩個,而高梟則是有三個,就更別說其他的能量補給品這些...

這些都是對方沒有的,眾所周知,在拼葯的時候,能量一定要拉滿,有時候就是靠這點細節來決定出勝負.

所以,綜合以上來判斷,現場觀眾都已經是可以確定,GL這一場,又是再度獲勝...

甚至網路上的直播平台,都已經是有人喊出索然無味的一雞...

但在遊戲內,高梟卻靜靜地思索了起來,他自然是知道,接下來就是拼葯來決出勝負...只不過,事實上,真的如此嗎?

高梟在打遊戲的時候,其實有個非常好的習慣,那就是換位思考,往往類似這種情況下,他會是根據自己已知的一些信息情報,來判斷出對方的情況,然後再根據對方的處境,來進行判斷對方會是怎麼選擇。

對方是經歷了連番的戰鬥才走進的決賽圈,頭盔和防彈衣這種耐久度肯定不是滿的,而且剛才那種情況下,他是被打殘過一次的,後面即便是偷襲掉了另外一個人,但是緊隨就是跟海邊懸崖的那隊人對峙起來.

期間還往自己扔了一個燃燒瓶,而且還跑進了安全區,這個時間段裡面,他猜測到對方應該是不足以去舔包拿到一些物資補充.

這樣可以得知,對方的醫療物資必然是沒有自己多...

「這樣倒是還不錯,他肯定沒你葯多.」洛靈此時也是開口道,這種情況她也能夠判斷出來.

所以隊伍裡面的人,都基本奠定了,這一場比賽,GL應該是可以穩穩的拿下了勝利.

「那可不一定...」

高梟冷靜地道:「這是正常結局,但是你要記住,連我們都能夠判斷出來的東西,別人會是判斷不出來了嗎?」

「你的意思是,他會賭一把?」寶寶腦海中閃過了一道靈光.

「不是吧...這樣都要拼?他那邊要過來的話,可是要吃毒的。」洛靈啞言失笑地道:「他也殺不了少人,其實當個第二也是極為不錯的,為啥還要冒險.」

「電子競技的魅力在於此,有時候放手一搏,就是第一.」高梟嘴角微微揚起地道:「人,只會銘記第一是誰,而從來不會去銘記一個第二.」

直覺告訴高梟,對方絕對不甘心就這麼跟自己拼葯...

而且擊敗GL,就等於是終結了GL的連勝,所有人都會是記住他,哪怕實際上並不是這次比賽的積分第一,但憑藉GL現在的熱度,一旦有哪個隊伍能夠成功擊敗GL,拿到名次第一,這也絕對是值得別人去關注.

最起碼...也記住了他的名字.

現在,GL整個戰隊,不對...應該說是高梟,他在這次的系列賽裡面,就是如同一個魔王,其他的職業選手,都如同挑戰魔王的勇士...

只要誰能夠戰勝魔王,那都會是被銘記.

「我打賭他一定會是在最後關頭來找我麻煩.」高梟笑眯眯地道:「不知道在座有誰願意來跟我打賭?」

一提到打賭,隊伍內,頓時鴉雀無聲...

顯然,他們都是被高梟的打賭給忽悠怕了,每次高梟都是用打賭來忽悠他們,結果每一次,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