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鎖龍人 >第十一章金毛

第十一章金毛

小說:鎖龍人| 作者:起床難| 類別:懸疑靈異

妖道帶著夾油紙編製成的斗笠,雙手合十地走進了昆明城的大南門。喧鬧和嘈雜,頓時充斥著他的雙耳。

城中就是不比城外寧靜,打從天亮開始就熱鬧了起來。

但妖道卻是對喧鬧充耳不聞。自從投到鬼市市主門下,跟著那大和尚學習上座部佛法之後,妖道身上的邪氣,正在一點點消退。且心境也明亮了起來,寧靜致遠中頗有清心寡欲。

那紅塵中的喧囂,豈能讓他動心?

跟在他身後的,是五個身穿粗布短衫的壯漢,每人手中都提著一隻大桶。桶上嚴嚴實實地蓋著桶蓋,也看不到其中裝的是什麼。

只是桶身偶爾隨著壯漢們的快步疾行而搖晃,桶中會傳來幾聲咕咚,其中似乎是滿載著些液體。

這幾個壯漢,都是鬼市裡的夥計。他們緊跟在步伐穩健的妖道身後,穿梭在人群之中,朝著沙臘巷那邊疾行而去。

走了半晌,幾人終於來到了沙臘巷前站定。

那妖道舉目望向幽深窄長的小巷中,陰風呼嘯,巷子里依舊陰寒密布。妖道心中默念一聲佛號,邁步向前。那五個壯漢趕忙跟上,跟著他一起朝著小巷中而去。

巷中已然是十室九空;那些破敗的院落牆內早已雜草叢生,院牆更是多有斑駁,院中無人打理的樹木樹枝,突出院牆橫生在巷子上,也擋住了大部分的陽光,往巷中投下了凌亂的陰影。

妖道大步而行,走到了木家小院前站定後,踏前一步站到門前,抬手起來敲了敲門。

「來了來了,誰啊?」不一會後,墨寒的聲音從門後響起。妖道輕頌一聲佛號,還未回答,墨寒已經把大門從裡面拉開。

大門一開,墨寒打眼一瞧自己對面,那滿臉和藹,絕無絲毫戾氣的妖道,微微一笑著問道:「原來是小師傅啊。這大早上的登門,是有什麼事情嗎?還是我家有欠著鬼市的錢?」。

木青冥和鬼市市主有著生意往來,有時候也會欠著鬼市的錢;所以墨寒才會由此問。

問著此話,墨寒隨之偏頭,目光繞過了妖道朝他身後望去;一直雙手合十的妖道扭頭一看身後,墨寒目光所及之處,正是那些壯漢手中的木桶後,又輕頌一聲佛號著轉回頭來,緩緩答道:「倒是沒有欠錢,我只是奉師父之命,給你們送點貓尿過來。」。

原來那十隻大桶,裡面裝著的全是貓尿啊。

陰風輕旋下,墨寒蹙眉間臉上閃過一絲嫌棄,緊接著,眼中浮現淡淡不悅,直瞪著妖道沉聲問道:「一大早你給我家送這穢氣的東西,什麼意思?」。

攥緊雙拳的墨寒,已然暗中運炁,腳邊勁風突生,吹得她的裙擺和妖道的僧袍下擺搖曳飄飄。

「墨寒施主息怒。」妖道臉上笑容不減,也無半分畏懼,繼而不緩不急地道:「此乃貓將軍所定之物,是能幫你們zhìfú鼠精,錢也已經付過了。」。

他這麼一說,墨寒胸中的怒氣才漸漸地消退,冷靜了下來。體內沸騰的真炁平靜,腳邊突起的勁風忽息。

「原來如此啊。」墨寒想了想,點點頭側身一讓,卻還是沒好氣地說到:「那搬進去吧,放到茅房那邊去。」。

只不過她如今的不悅,並不是針對妖道和鬼市的人;而是想起了昨晚還和木青冥眉來眼去的貓將軍,墨寒就恨得牙根痒痒。

妖道對身後一招手:「按女施主的要求,都放到茅房那邊就行。」。話才出口,那幾個壯漢就應了一聲,手提木桶走入了木家小院。

「還有一事,請墨寒施主轉達木少爺。」在墨寒注視著那幾個壯漢都進門後,妖道又對她說到:「我師父有筆買賣要和木少爺做。」......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這還不到半天的功夫,朱家老宅子里所有人被滅口,家人慘死的事,就傳遍了昆明城。

這朱家老宅子的門外,高牆聳立間的狹小巷子里,集聚而來圍觀群眾是越來越多。大家聽說了朱家出事,都抱著看熱鬧,和幸災樂禍的心態紛紛趕來,擠在門外咒罵著院中朱老爺那已經冰冷的屍體,還不斷的拍手叫好。

投胎都沒見過比這些圍觀群眾積極的;當然這也只能說明,朱老爺的人品真的不咋滴,真的是做人做到了tiānnù人怨,也不常見啊。

本就狹小的小巷子里,因為擠滿了人而更是顯得擁擠。省警廳和碧雞鋪上當地的警局出動了大批的警察,前去維護秩序。但那些警察和他們手裡的警棍,也只不過能勉強保證這些圍觀之人,不衝進朱家,去對那些恐怖的屍體一睹芳容的同時,吐上幾口吐沫濃痰。

朱家天井中的陰影中,溢出了冰冷。些屍體在朝陽下瞪大了充滿血絲的雙眼,加上身上的潰爛,血膿模糊的爛肉下依稀可見的白骨,極其猙獰恐怖,又滲人。

在院中屋裡收證的警察們,都會小心翼翼地,刻意的避開那些屍體。生怕一個不注意,目光就落在那些屍身上,瞧得眼中儘是恐怖和猙獰,從而做噩夢。

趙良注視著木青冥,一言不發的蹲在了屍體旁邊左瞧右看起來。見木青冥許久過後也不吱聲,趙良忽然有些心慌。

到此已經有半晌,木青冥又如此靠近屍體,但也沒能從中發現鼠毒所制的毒血以外,其他有關於的鼠精痕迹。看來鼠精在搬運了屍體後,已經把自己多數痕迹清理了個一乾二淨。

這有這難以消除,卻又不能成為可以追蹤鼠精痕迹的毒血,被留了下來。

要不是還留下了鼠毒產生的毒血,朱家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