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引凰為後 >第一百章 來不及

第一百章 來不及

小說:引凰為後| 作者:雲月顏| 類別:古裝言情

防盜章------------親們待會兒來刷-------------

接下來的一個多時辰,德妃並沒有讓人來打擾鳳凰兒和太子妃。

酉時一到,就有宮人給兩人送來了豐盛的晚膳。

用過飯之後,鳳凰兒吩咐錦屏等人好生伺候太子妃,自己則離開小院,直接去了正殿。

果然不出她所料,昌隆帝去御書房處理完緊急事務後,又回到了德妃宮中。

此時他正和慕容曉芙一起用晚膳,除了吳公公和昕薇,其餘太監宮女都候在殿外。

在昌隆帝身邊伺候的人,鳳凰兒熟悉的並沒有幾個。

今日她運氣不錯,距離正殿大門還有十幾尺,就看見了認識的人。

此人正是不久前去成國公府宣過口諭的鐘大年。

在御前伺候的人都是機靈鬼,他見鳳凰兒來了便趕緊迎了上去:「六姑娘。」

鳳凰兒道:「鍾公公,煩勞你去通報一聲,我想求見聖上。」

「六姑娘稍候片刻。」鍾公公沖她微微施了一禮。

鳳凰兒點頭應是。

昌隆帝此時已經用完晚膳,聽聞鳳凰兒求見,他眸光微閃,看向了一旁的慕容曉芙。

慕容曉芙道:「臣妾乏了,想要回去歇著,聖上隨意。」

說罷,她站起身搭著昕薇的手,頭也不回地走了,

昌隆帝面色越發難看。

即便是元後在世時也不會用這樣的態度和自己說話。

這女人果然是有所倚仗便無法無天!

真當自己捨不得殺他么?

他用冷硬的聲音道:「讓她進來!」

不一會兒,一身淺碧色衣裙的鳳凰兒隨著鍾公公走進了正殿。

行過禮後,鳳凰兒安靜地立在一旁。

昌隆帝一點賜座的意思都沒有,端起茶盞慢慢品著,一邊觀察著鳳凰兒。

只見她姿態十分嫻雅,似一支小荷般亭亭地站在那裡,渾然看不出半分局促,更沒有害怕。

昌隆帝眯了眯眼睛。

他每次召見司徒箜,總會發現她身上的獨特之處。

這絕不是一個普通的世家女子能擁有的氣度。

即便司徒家乃是傳承千年的世家,底蘊十分深厚,也很難在十幾年的時間內培養出如此出眾的姑娘。

即便是慕蓉曉芙那樣的燕國宗室貴女,和她也有很大的差距。

可惜,太出眾了似乎也不全都是好事。

「坐。」昌隆帝指了指身旁的椅子。

「謝聖上。」鳳凰兒蓮步輕移,緩緩落座。

「你想和朕說什麼?」昌隆帝的聲音陰沉沉的。

鳳凰兒輕輕一笑,笑聲如同春日裡最和煦的微風,讓人心曠神怡。

「你笑什麼?」昌隆帝放下茶盞,眉頭擰了起來。

鳳凰兒悠悠道:「長孫殿下離京一個月了,您說他們如今到哪兒了呢?」

「你究竟想說什麼?」

「您究竟想做什麼!」

昌隆帝做了二十多年的皇帝,除卻當年元後敢用質問的語氣和他說話,他已經很久沒有過這樣感覺了。

單看外表,這小姑娘與元後沒有分毫相似之處。

但她們一樣都是驕傲的。

這份驕傲也並非全然相同。

年少時的元後,驕傲更多流於表面,讓人一眼便能看出;而同樣年少的司徒箜,驕傲則是刻進了骨子裡,需要人慢慢體會。

他瞬間明白了一件事。

在慕容曉芙和慕容雲蘿之間,為何會更欣賞容貌次一等的前者。

其實就是源於那一份與元後相似的驕傲。

本以為那已經很難得,但和眼前的司徒箜根本無法相比。

他把茶盞往桌上一墩:「你倒是說說看,朕想做什麼?」

鳳凰兒道:「身為帝王的難處,臣女無法體會。但身為長輩,您不該對重熙那般絕情。」

「你哪隻眼睛看見朕絕情了?」昌隆帝眉頭微挑。

鳳凰兒嗤笑道:「臣女不知德妃娘娘究竟對您做了什麼,以至於讓您突然做出讓重熙南下的決定。

可您明明知曉她乃是假孕,為何還要這般縱容?!

您究竟想做什麼?!」

昌隆帝的手微微一頓,有些難以置信道:「這些話你聽誰說的?」

慕蓉曉芙假孕一事,是在王院判去司徒家之後才發現的。

也就是說,即便王院判嘴巴不嚴,他也不可能在那一日便把消息透露給司徒家的人知曉。

而確認假孕之後,王院判直接就被他拘在宮裡,更不可能傳遞消息。

那麼,司徒箜這個很久沒有和慕蓉曉芙見面,又不懂醫術的小姑娘,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還有,自己受制於慕蓉曉芙的事……

鳳凰兒嗤笑道:「慕蓉曉芙既然能用秘葯假孕,那便能用秘葯讓您受制於她。

所以您是打算用重熙的命來換您的命,是也不是?!」

昌隆帝伸手在案几上重重一拍:「大膽!你不要以為自己是大猷的外孫女,朕就不敢殺你!」

鳳凰兒冷笑道:「你連嫡長孫的性命都可以送給別人,又怎會在意我的命?」

「你是真不怕死?」昌隆帝目露凶光。

鳳凰兒十分平靜道:「世間有誰會真的不怕死?我不過是個才剛及笄的小姑娘,美好的人生才剛剛開始,當然不想死。」

昌隆帝譏諷道:「朕看你就是在作死!」

鳳凰兒抬眼看著他:「聖上,您的確是一位好皇帝,但在某些方面,您其實也不比燕國曾經的昏君寶應帝強多少。」

「你在胡說什麼?!」

「寶應帝為了權力,可以殘害親生兒子;您為了活命,可以犧牲嫡長孫的性命。

你覺得我胡說,莫不是因為孫子不及兒子親,所以您比寶應帝更強一點點么?」

昌隆帝一掌朝鳳凰兒的臉揮了過去。

鳳凰兒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就這麼直勾勾地看著他。

昌隆帝的大掌在距離她的小臉不到半寸的地方停了下來,再也打不下去。

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啊……

純澈、怨恨、哀傷、怒其不爭……

昌隆帝雙手抱頭,竟嗚嗚咽咽哭了起來。

他十歲出頭便隨著長輩開始為趙家的將來謀劃。

甚至為了達成目的十三歲成婚,十四歲做爹。

二十三歲便成為大宋開國之君。

可以說他無論什麼事都比同齡人早了十年。

這十年,是他最值得驕傲的成功。

但又何嘗不他人生中最大的缺憾。

他沒有童年,沒有少年,甚至可以說,根本就沒有年輕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引凰為後》,微信關注「爬書網或者www.pashuw.com」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