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楚門驕探 >第102章 史盟主的黑粉

第102章 史盟主的黑粉

小說:楚門驕探| 作者:青二十七| 類別:古裝言情

開禧二年七月初七,解語軒召開武林大會。

會場氣氛一直以來都歡樂詳和又群情激昂;因而角落裡突然莫名傳出的幽幽哭聲,便顯得尤其刺耳。

眾人皆循聲看去,但見那個角落所坐的全是廢人谷事件受害者的家屬。

為首的便是那龍長卿,見眾人看過來,他一聲長哭,好不悲切。

眾人中原有在說別事的、談笑風生的,皆被他這聲哭吸引了注意力,不由紛紛低聲議論起來。

好好示意眾人靜一靜,道:「大家手中都有適才我們分發的六月三十日的《新聞》,上面對廢人谷事件有詳盡的報道。

「希望今天的大會,大家能各抒己見,下面先請史盟主給我們說兩句。」

說完,好好讓開一條道,史珂琅款款走上台。

既然決定走親民路線,從衣飾上就要體現貼近江湖人士的立場。史珂琅今天特地穿了一身布衫,一點沒有沒有貴公子的模樣,連平時裝酷所用的扇子都收了起來。

他走到台中央,清清嗓子,打了個團團四方揖,朗聲說道:「不才史珂琅,自擔上武林盟主這重擔,還未能替武林同道做點什麼,就遇上這等大事,實是慚愧之極……」

他才說了一句,立時有人道:「如今北伐戰況正酣,盟主忙於家國大事不能分身,這誰人不理解?盟主何需自責。」

青二十七歪頭看看暮成雪,她正冷冷發笑。

這人像是為史珂琅說話,可如此快地跳出來為他舔菊,只會引人反感,那是明助暗損的黑招兒。

如此看來,史珂琅還真是人緣不怎麼樣。

史珂琅忙道:「這位兄弟這麼說,我更加要羞得找個地洞往下鑽了。」

他說了些場面話圓場子,繼續道:「廢人谷之事,我想聽聽各位的意見,請各位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群策群力,方能使其得到圓滿解決。」

眾人聽他如此說,不免分成一撮一撮地又嗡嗡地說了一陣,方開始有人答話。

只見一個中年文士模樣的人,站起身來道:「廢人谷之所作所為,令人髮指,還有什麼可討論的。徵集義士,一同討伐便是了。我白鹿洞書院決不落於人後!」

一介書生,憤世嫉俗,倒引來三兩句風涼話:「白鹿洞真是勇於擔當啊。在下可要請教了,廢人谷來路未明,你上哪討伐去?」

那白鹿洞書院的冷笑道:「我白鹿洞自然是勇於擔當。盟主有令,定然搶在當頭。不像你們象山書院,慣會躲在後頭!」

那象山書院的道:「說大話,誰不會,在下最看不得你們那一幅的道貌岸然的嘴臉。『存天理、滅人慾』,嘴上冠冕堂皇,肚裡男盜女娼!」

那白鹿洞書院的怒道:「好你個象山書院!你當我白鹿洞是任你欺負的么?」

那象山書院的冷笑不已:「在下可不敢欺負白鹿洞,在下說的不過是實話而已。」

眼見兩下里就要掐起架來,眾人連忙攔住兩人,紛紛道:「今天是武林大會,你們要做學術之爭,換個時間回去爭去!」

兩邊見惹了眾怒,方才罷休。

自古文人相輕,白鹿洞書院是程朱一派,象山書院則是陸九淵心學一派,兩下里向來就吵得不亦樂乎,竟然連在武林大會都不放過互相冷嘲熱諷的機會。

暮成雪搖搖頭:「最煩這些酸腐文人。可嘆宋國武力微弱,連這等會些皮毛武功的書生,竟也能在武林中佔一席之地。」

大宋崇文抑武成風,無怪她十分地看不上,又補了一刀:「哪天我來做主,非狠狠教訓這群酸人不可。」

青二十七一笑:「也別一棒子打死。要讓別人絕對信服,得從思想上播種子,咱《新聞》乾的不就是這活兒。書生誤國,可書生也少不了。」

暮成雪嗤地一笑:「我不過隨便一說,你倒話多。」

解語軒里此起彼伏的聲音響起,有人憤慨,也有人就廢人谷的來歷猜測不已。

正在吵鬧中,突有一個矮壯漢子陰陰地飄出來一句:「在下有一事,想要請教咱們的武林盟主史珂琅史公子。」

眾人聽他口氣不善,竟似是要向史珂琅挑釁的模樣,倒有大半站起身來,想看看這是什麼人物。

見眾人被自己一語引來,那漢子竟然直接站上了椅子,索性讓大家看得更清楚。

有人認出他來:「是瓊州南海劍派的花大福。」

只聽那花大福道:「在下想請問史盟主,當真不知那廢人谷的來歷么?」言下之意,竟是說史珂琅與廢人谷有勾結。

這句話就像在平靜的湖水中投了一枚石子,眾人都驚住,又嗡嗡地談論起來。

史珂琅面色平靜,很是鎮定:「不知花大俠此問何意?」

花大福臉現不平之意:「那些死了人的,你們自然都記得!我陳師弟一生盡毀,又有幾人在意!我恨世人多健忘,是要有人死、死得慘,才能引起注意!」

他如此一說,不少人終是記了起來。

三個月前,南海劍派的一名弟子突然發瘋,殺進臨安城西江陵青萍劍派駐地,砍傷了好幾個青萍劍派的弟子。

青萍劍派將其制服送至清鏡門,可此人昏迷了兩天後醒來,卻渾不知發生過何事。

南海劍派無奈之下賠了青萍劍派一大筆銀子方才擺平。

可此事的真相卻始終未明。

此刻花大福跳出來叫喚,難不成此事也與廢人谷有關?

不但如此,他暗示史珂琅與廢人谷有關,是向史珂琅要公正來了!

史珂琅大聲道:「陳師弟的遭遇令人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