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毒妃太猛,王爺難招架 >第660章 精巧的藏毒法子

第660章 精巧的藏毒法子

小說:毒妃太猛,王爺難招架| 作者:輕雲蔽月| 類別:古裝言情

?????一秒記住,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楚璃雪的腦中飛快的轉動著,問題到底出在哪裡?水是有毒的,可解毒的藥粉也都是真的,難不成這毒還會自己長出來嗎?

「主子,要不你先回去吧,這裡太危險了,竟然能有人在咱們眼皮子底下下毒,可見對方的手段高明。」憶安沉聲道。

「是啊,主子,要不奴婢先送你回宮,至少有皇上保護,奴婢留在這裡主子就放心吧,奴婢會將事情做好的。」冷月面色嚴肅道。

「不行,我留著危險,難道你們留著就不危險了嗎?人命都是平等的,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只不過我們所扮演的角色不同而已。」楚璃雪淡淡道。

楚璃雪在現代的外婆就是一個十分虔誠的佛教徒,每日早早地便會起床,然後跪在菩薩的面前上香念經,忙完之後才會吃早飯,出門遛彎買菜。外婆時常對自己講眾生平等,不分高低貴賤。

當時的她還小,不明白外婆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因為她自小就在優渥的家庭長大,身邊的朋友也都是一些高知家庭或者是父母生意場的合作夥伴。小的時候,她一直以為世界上的人都是與自己是一樣的。

等她漸漸懂事長大之後,從書籍、電視等媒體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吃不飽、穿不暖的人群。

記得,那還是凌清雅三歲的時候,簡直家中的十萬個為什麼,每天總是有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問題。

「外婆,您總是說,佛曰眾生平等,道分三六九等,既然都是平等的,為何人會有窮富之分,有的人從小就衣食無憂的,可有的人卻是連飯都吃不上呢?」

「呵呵,我的雅兒是個好孩子,佛祖說,眾生平等,道分三六九等。是要告訴我們,佛棄今生,修來世福報。而道只修今生,棄來世。所以啊,只要本性平等,心平則萬事平。也就是說要有平等心。只不過是一些人在心中將佛分成了三六九等,而不是佛有三六九等。懂了嗎?」外婆摸了摸凌清雅的腦袋道。

在她來到這個世界的前幾日,她還纏著外婆,給她做了千層糕吃。卻沒想到,她會來到這個世界,也正是因為外婆的諄諄教誨,才讓她在這個世界交到了這麼多的好朋友。

「主子……」憶安含著眼淚望著楚璃雪,這下可是把楚璃雪給驚著了,她似乎也沒有說什麼啊,怎麼憶安就這般模樣了呢?

「憶安,你這是怎麼了?」楚璃雪疑惑道。

「主子,你可真是好人,奴婢在江湖上漂流那麼久,從來都沒人在乎過我的想法。主子平日里就對我們很好,慣得我們沒大沒小的,如今主子又說人人平等,真是……」

聞言,楚璃雪這才明白,原來憶安這丫頭是感慨了呀,「你這丫頭,竟然也變的多愁善感起來了,現在可不是你多愁善感的時候,去水井裡先打桶水上來,再不喝點水啊,我就要渴死了呢。」楚璃雪笑著道。

既然水缸里的水是有問題的,那麼就要好好的查查水缸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憶安將水井裡打上來的水仔細查驗過,確定沒有問題了,這才在院子里架起一個小炭爐燒水。

楚璃雪準備在廚房裡再仔細的查一遍,一定有什麼是她沒有注意到的,就如有的人想要找自己的手機,可手機就在她的眼前放著,卻是一次次的被她忽略過去,這就是燈下黑的原因。

楚璃雪將其他的東西包括每一個調料罐都查了一遍,確定真的是沒有問題,這才放下心來。最後,楚璃雪還是將目光落在了牆角的水缸上。

水缸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上面蓋著的木蓋子有些特別,楚璃雪上前拿起木蓋,木蓋的內側已經被積年累月的水浸濕,在木蓋上還有幾道寬窄不一的縫隙,而在這些縫隙上有一層白色的物質,楚璃雪伸手摸了摸那白色的物質,有些粘稠,放在鼻下聞了聞,有一股淡淡油膩的味道。

是牛油,這是水缸的蓋子,怎麼會有牛油塗在這蓋子的內側,若是不小心蹭上去的,自然是不會那麼均勻,若是想用牛油堵住木蓋子上的縫隙,那還不如換一個新的呢,若是讓清水沾了牛油的味道。也會影響其他菜肴的味道。

正當楚璃雪準備將那蓋子放回原處的時候,從蓋子的縫隙中流出了一些白色的粉末。真是精巧的心思,竟然是將這毒藥藏在了蓋子的裂縫當中,再用牛油封住,當水滿的時候,有牛油封著,那毒藥自然是流不出來的,等水用過一半了,廚房裡又熱,牛油自然會化開,這毒藥便神不知鬼不覺的流進了水缸之中。

「王大廚,這平日里廚房的水缸是誰負責打理的呢?」楚璃雪輕聲道。

雖然這王大廚不知道楚璃雪的真實身份,但是他的老闆既然已經說了,這三個人是來幫忙的,吩咐他什麼就如實回答就好。

原本,他還看著三個人柔柔弱弱的不像是做粗活的,可沒想到,院子里的兩個做起事情來十分的利索,甚至於這打水的粗重夥計都十分的嫻熟。

「哦,這打水的活還有劈柴,都是那個阿牛做的。」王大廚大聲道。

或許是因為廚房裡一忙活起來,只有大聲說話才能聽的清楚吧,所以,這王大廚說話才會這般大的聲音。

「阿牛?那他今日可在院子里做事啊?」楚璃雪輕聲道。

「阿牛啊,他還沒有來做事呢,要等到晚一些了才會來的。」王大廚笑著道。

要晚一些才能來?難不成這阿牛還是個臨時工嗎?要等到廚房裡的人都不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