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宋有毒 >733 亮底牌

733 亮底牌

小說:大宋有毒| 作者:第十個名字| 類別:歷史軍事

王十受到的打擊不可謂不重,每人在她身上掐一把也夠受的。ω王五和王九這兩個當哥哥的更狠,照著妹妹屁股上就是一腳。

以前總被她整蠱還沒法還手,好不容易找到個名正言順的報復機會,必須一下是一下,過了這個村就沒下個店了。

「爹爹陪我衣服,看,燒了好大個洞!」但王十起來之後誰也沒怪,而是一頭扎進養父懷裡乾嚎,還撅著屁股當證據,上面確實被定時器燒了個大洞。

「去去去,老三趕緊把她拉走,蹭為父一身土!」洪濤是真沒轍了,這大夏天的都是單衣單褲,破洞里不光露出了內衣還有肌膚,不忍直視還沒法下手,只能讓王三代勞。

「要衣服沒有,不過為父可以給你安排點人手……」可惜王三也拉不動王十,她就像個八爪魚牢牢摟著洪濤的腰不放,還把身體往椅子里拱。

「爹爹要啟用兒童團的人了!?」有時候王十讓人恨的咬牙根兒,有時候卻又讓人不得不原諒。腦子太快了,自己剛提個開頭,別人還等著聽下文呢,她就猜到了正確答案。

「嗯,都啟用,你們每人挑一些幫手,剩下的全歸小十指揮。但記住啊,是暫借,不許全培養成和你一樣的德性,為父以後還要分配別的工作給她們!」

王十所說的兒童團,就是第二期到第六期兒童團員。除了少數第二期人員已經進入第一線參與日常經營之外,絕大多數孩子從大名府被疏散之後就與一些工匠家庭在各地隱匿了下來,過著和普通宋人沒任何區別的生活。

這些孩子的名字、去向除了洪濤掌握著全部名單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就連王十也沒有準確名單,她只是經手人,除非偷偷記錄了。

但她一直沒忘掉這些弟弟妹妹,總想從養父手裡弄幾個過去給她幫忙。要說什麼樣的手下辦事最穩妥,還是一個系統里出來的為佳。理解能力強,很多事兒都不用翻來覆去強調,從小就是這麼訓練的,本能而已。

這二百多個孩子就是洪濤留下的王牌,沒機會的時候就讓她們消失在民間,即便促進社系統內部出現了叛徒,只要自己不把名單拿出來誰也別想全找到。

名單會拿出來嗎?基本沒可能,不是自己骨頭硬,而是這份名單根本不在自己手裡,它被宸娘收著呢,還是用漢語拼音寫的,除了自己誰也不認識。

不看到名單自己也背不出來那麼多人名和地名,就算把自己生擒活捉外加嚴刑拷打也是白搭,記不住就是記不住。

機會一旦出現她們就是一股巨大的力量,僅僅靠第一批兒童團和幾位夫人就已經打下這麼大基業,再加上二百多個差不多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王大、王二、王五、王七、王十、王十八……想想就給力啊。

而且她們的起點更高,年紀也更合適。入團時間最晚的第六批兒童團到現在也六年了,第二批孩子還是剛抵達湟州時候招收的,現在都是十七八的大姑娘大小夥子,幹啥都不會太駭人聽聞。

「我是大姐,我先挑!」一聽有合適的人手可用,向來穩重的王大率先急眼了,恬不知恥的拿出大姐的威信,在展示一下武力值,打算先吃第一口肥肉。

「我弄了三個合作社還有糖廠和報館,任務最重,當然是我先挑。大姐也得講理,不能仗勢欺人!」王二當然不能答應,她自認是最能幹的,事實上她的成就確實最亮眼。

「話不能這麼說,你有王家幫忙,還有王雄他們三個呼應。最缺人手的當屬淺予齋,訓練大夫護士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我才是應該先挑的!」

很難想像這話出自王十八之口,以前她參加這種會議基本就是點頭加舉手,讓發言都沒話。現在居然主動出口搶人了,可見這一年多淺予齋的工作有多忙,不逼到一定份兒上豈能有如此變化。

不過有個怪現象,就是沒一個孩子會去尋求養父的支持,全當那張椅子上沒人,看都不多看一眼。

這也是兒童團的習慣,每次遇到孩子們之間的利益紛爭洪濤從來不插手,連裁判都不當。吵架不怕,只要不動手,把祖宗八代都罵遍也沒關係。總有吵不動的時候吧,啥時候吵累了、吵煩了,啥時候就知道該如何分配了。

按照洪濤給出的成員名單,這十多個師哥師姐就和挑小豬仔一般挨個評頭論足。只擅長一種技能的還好辦,誰缺就給誰,就怕會兩三樣,尤其是精於管理的人才最搶手。

別看有二百多孩子,真正精通某項或者某幾項的並不多,肉少狼多的情況下該如何分配就成了大問題。她們的解決方案就是拉幫結派、互通有無、利益互換。

在餘下來的幾天時間裡,不管吃飯睡覺還是閑下來打球鍛煉,只要這些孩子醒著,涼王府里就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利益交換場景。有時候是某個人和某個人,有時候則是某幾個人和某幾個人。

對此情景長公主是百思不得其解,但也不問。自己夫君就是個怪人,養的孩子更是一個比一個怪,從小如此早就習慣了。

幾位夫人也不搭理,她們更習慣,與其摻和孩子們的活動不如去和夫君多待會兒。姬夫人提前返回了甘涼路,沒人再能霸著夫君了,這時就得雨露均沾,除了長公主之外誰也不能多。

幾天之後利益互換結束,孩子們誰也沒佔到多大便宜誰也沒吃大虧,心滿意足的拍拍屁股各奔東西了,只剩下洪濤和長公主長吁短嘆。

府里給折騰得一團糟,攢了幾個月的布料、擺設、吃食全被搜刮一空,大寶化妝品廠更是存貨全無,比遭了匪患還慘。要不是有八嘎帶著手下日夜站在精工鐘錶廠門外守護,王鑫和利亞哈姆也得哭。

「全回來整天鬧哄哄的,全走了又覺得空落落的。還是十八貼心,哪兒都不去在家陪著娘娘。」

隨著年紀增長,長公主的性子也有些變了。以前她最喜歡清靜,現在越來越喜歡熱鬧,尤其是子孫圍繞的感覺。

「空落落?那個小王八蛋要是晚上再哭,本王就把他掛到旗杆上去!」洪濤真沒覺得空落落,要不是有重要事情安排,就算王三結婚也不會把這些孩子叫回來。

她們太能折騰了,這一點倒是隨了自己,而且還發揚光大了。不光人在的時候折騰,人走了同樣不讓人省心。

王大在正月里生了個大胖小子,洪濤給他取名叫高明。但這孩子為人處世一點不高明,你說你個大奸臣的兒子有啥可張揚的,還不夾著尾巴低調做人。

就沒見過這麼賴懷的孩子,離不開大人抱,晚上往床上一放就哭。不光讓自己睡不好,還嚴重影響了和長公主造小人的進度。

「白天有平丫頭幫忙帶著……這孩子倒是挺勤快,也懂禮數,要不晚上就讓她睡外間吧,有人抱著明兒就不哭了。」

指望長公主帶孩子也是不太靠譜的事兒,古代貴族女人再怎麼勤快也不可能事事躬親,通常這種事兒都是由貼身丫鬟或者奶媽去做。她們想起來抱抱孩子,想不起來可能好久都見不到孩子一面兒。

府里沒有奶媽,倒是有幾個倭人女孩學著如何當丫鬟,其中屬平七海進步最大。別看她有個貴族姓氏,可身上一點嬌嬌小姐的毛病都看不到。

除了伺候長公主的起居之外,還主動承擔起了帶孩子的重任。連同周一日的三個兒子和王大的兒子一個人全包了,帶的還挺好,不哭不鬧的。

「怎麼都成,只要讓這個小王八蛋別再夜夜哭嚎就成,他就快把三個舅舅也教壞了!」

但晚上孩子還得回到長公主房裡睡覺,只要高明一哭剩下的三個也跟著嚎,四重奏能斷斷續續持續一兩個時辰,沒治了。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