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第三十章 詢問

第三十章 詢問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不知道為什麼就說了幾句話,他就能把自己氣成這樣,白玉也不想深究他的想法,只是輕聲說,「首長,我沒有覺得我不能拿下這些人。」

「你!」霍雲霆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劍眉深深皺起。這小丫頭,竟然完全不怕自己,平時部隊里的人,看自己這樣早就嚇得兩股戰戰了。可是她不僅不害怕,還完全不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上,還這麼自大狂妄。

「大哥哥你為什麼生氣?我姐姐救了我不是嗎?」小傢伙鼓著包子臉,一臉疑惑的問。其實心裡很生氣的,本來白子安對這個高高大大、英俊帥氣的大哥哥第一印象很好的。可是這個人對著姐姐白玉吼來吼去,這讓小包子很不舒服,決定再也不要喜歡這個大壞蛋了。

霍雲霆總不好對著幾歲的奶娃發脾氣,深呼吸幾口氣,才壓下胸口的那股氣,「白玉是吧?你以後還是注意一點,不要這麼自大,說不定就會出現什麼意外。」

「嗯。」白玉不想跟霍雲霆爭什麼,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應該也不會像這次這麼倒霉了。但是在霍雲霆看來則不是她心裡這麼無所謂的樣子。看到對面這個稚嫩漂亮的不像話的小姑娘,抱著一個可愛幼小的男孩,在審問桌對面乖乖巧巧的點頭說好的樣子,似是被自己嚇到了一般,霍雲霆摸摸鼻子,有些訕訕的。

「好了,那再跟我說說你帶的這些是什麼東西?」霍雲霆看這小姑娘這樣,也怕再嚴厲把她給說哭了,準備交給家長來教育。

「一些藥丸和藥粉,帶著防身用。」白玉想帶這些東西應該沒什麼事吧,不犯法吧?

「什麼藥丸,什麼藥粉?」霍雲霆雖然不再低聲咆哮,但仍是伴著棺材臉繼續問。

「牡丹荷包是醒神的,茉莉荷包是補氣的,蓮花荷包是止血的,蘭花荷包是護心的,竹葉荷包是迷藥,別的都是小吃食,糕點果子花茶什麼的。最大的那個黑色綉金菊的是我用來放金針的。」白玉一貫不屑於撒謊,既然說了,就說的很準確。雖然把荷包拿出來的本意是為了防止人家問她之前射出迷暈歹徒的金針是哪裡來的。

「你的武功哪裡學來的?」霍雲霆其實真的被白玉揮的那一拳和甩的那一把針的動作給驚艷到了。

「師傅不在了,不方便透露。」本來就不在了,是絮絮領進門的嘛,也算半個師傅了。

聽她這樣說,霍雲霆以為是在深山隱居的哪個怪老頭呢。也是,奇人異事都有些怪癖和不合常理的要求,這都是很正常的。白玉可不知道,霍雲霆已經為她的武術想好了借口。霍雲霆盯著白玉姐弟倆看了一會兒,才說,「好了,沒事了,跟我出來吧。」

人還是兩個孩子,本來帶他們來部隊就是趁著跟上級交接之前,有點時間,要好好教育教育這小姑娘以後不能因著自己有些本事,就膽大妄為魯莽行事。現在該說的也說完了,小姑娘也知道自己錯了,那就這樣吧。

也不知道霍雲霆哪裡來的認知,白玉已經「知道錯了」。他就吼了兩嗓子,難不成就以為說服了堂堂靈道者前期的白玉,不再在危險的時候隨便使用武力?當然白玉可不認為自己是隨便使用的,完全是正正噹噹的不得不使用好嗎?

白玉不知道霍雲霆以為她輕輕的一個「嗯」,就讓人以為她認錯了,就算知道了,估計也只是會輕輕的瞟過去一眼,看看這人是不是個神經病、腦子有什麼問題?當然這會兒她還不知道,所以省了這一瞥,只是抱著小傢伙默默地跟在霍雲霆後面。

兩人都不知道一米六五的白玉襯著霍雲霆一米九的身高,顯得一個高大挺拔、一個嬌弱美麗,般配養眼的很。本來就奇怪霍連長霍閻王怎麼就輕輕鬆鬆的不生氣了的小戰士,看著這兩人心裡更是臆想了好幾個俊男美女或是痴男怨女的版本。心裡想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就算是鐵石心腸的霍雲霆活閻王對著這樣漂亮的姑娘也生不起氣來。

霍雲霆走在最前面,完全遮擋住了後面白玉的身影。他英姿勃發的往前走,腳步快的跟腳下生風似的,白玉抱著白子安閑庭漫步似的跟在後面,竟然也沒跟丟。要是他知道自己手下的兵在想什麼,估計會掉轉頭就去給他兩腳,然後把他給丟到訓練場上給死死的虐上一遍。

時間正好是部隊的午餐時間,霍雲霆把白玉兩人帶到部隊食堂,拿著餐盤看了白玉一眼,眼神詢問要吃什麼。白玉輕輕的看了一眼,就選了兩個蔬菜,一個蛋湯,一碗米飯。霍雲霆看她這樣皺了皺眉頭,覺得這姐弟倆吃的太少了,又給打了一個葷菜。他哪裡知道白玉是看不上這食堂的飯菜,覺得要是拿了不吃完浪費了不太好,索性少拿一點。

找了位置坐好,白玉讓小傢伙在椅子上坐好,自己掏出手帕去旁邊的洗碗池打濕了,給小傢伙擦臉、擦手,然後才拿出另一塊乾淨的小帕子當飯兜用,給小傢伙隔在胸前,遞給他筷子示意他吃飯。白白嫩嫩的帶著肉窩窩的小手根本掐不住大人用的筷子,在家裡白玉特意給他做了一雙小筷子專門給他用。看他左夾右夾,夾不到菜。白玉放下自己的筷子,接過他懷裡的碗手裡的筷子,一口菜一口飯的喂他。

霍雲霆還是第一次見人這麼耐心的伺候小孩子,主要是家裡根本沒小孩子,自己一個大男人哪會盯著別人的娃使勁瞅。但是在部隊里呆久了,也沒少聽孩子的哇哇大哭和軍嫂們打罵孩子的大嗓門,搞得自己對結婚生子都有些怵了。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