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軍少辣嬌妻 >第115章 明白父親為什麼中招了

第115章 明白父親為什麼中招了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都市言情

而顧天峰為什麼去了孫楚霞的宿舍。

那女人用什麼辦法引得父親去的?

這事顧天峰最清楚。

可是,卻沒人為他作證。

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

顧喬喬問校長,「是誰報案的,縣裡的公安怎麼來的這麼快?」

趙校長一愣,也覺得是很巧。

他的心裡是不希望顧天峰出事的。

顧天峰是很優秀的教師,而且為人淡薄名利,他一直很欣賞他。

況且他和顧天峰在一起工作也快十年了。

那人的品行他是了解的。

但是,孫楚霞來頭也挺大,據說家裡有人在教育部任職。

本人也是師範學校畢業的,雖然離婚了,可是在他們的眼裡,也是很高傲的孔雀。

有什麼理由去陷害顧天峰?一個家境普通,還已經年過四十有兒有女的男人呢?

所以他越想越糊塗,被顧喬喬這麼一問,就一下子反應過來,忙問屋裡的老師們,「是誰報的案?」

「是孫老師自己。」和小牧一起目睹這事的李竹又接著說道,「不到十分鐘人就來了,然後就給顧老師戴上手銬就帶走了。」

顧喬喬凝眉思索,總覺得哪裡不對。

忽然她看向李竹,問道,「李老師,那兩名公安沒去現場取證嗎?」

李竹和小牧對視了一眼,一起搖頭,根據他們的認知,也似乎覺得好像不符合程序。

這接到報案,不是應該馬上去現場一趟嗎?

也應該和受害人就是報案人接觸一下,調查取證做筆錄嗎?

怎麼問都不問,就將人直接帶走了?

顧喬喬忽然有些心焦,「你們確定?」

「確定,我們當時就在走廊了。」

「孫楚霞呢?」顧喬喬急聲的問道。

「在宿舍呢,有兩個女老師陪著她呢。」

趙校長說完之後,卻連忙提醒顧喬喬,「喬喬,你可別做傻事。」

「我不會的。」

說完顧喬喬拉著趙校長的胳膊,「趙校長,你得跟我去一趟孫老師的宿舍,剛才我家秦以澤來電話,說這人是我帝都一個朋友大伯家的孩子,我和她說幾句話,您在旁邊好做個證。」

啊?

竟然是這樣?

趙校長不在遲疑,跟著顧喬喬就朝著孫老師的宿舍走去。

他自然知道顧喬喬的丈夫是誰的。

所以,不管從哪一方面講,他都要保持好公正的立場。

而此時孫楚霞卻煩死身邊兩個安慰看護她的兩個中年女教師。

她們在擔心她想不開會自殺。

她怎麼可能想不開,也根本不會想不開。

終於做成了這事,她高興都來不及呢。

來這裡快一個月了,想了很多的辦法也沒有和顧天峰做更一步的接觸。

那男人真跟個君子一樣,多餘的話一句都不說。

而且聽說這男人和他妻子的感情很好。

她其實很嫉妒。

自己怎麼就碰不上這麼好的男人呢。

可是,沒辦法,她就這命,自從她的母親舍了臉面生下她之後,她的命和別人是永遠不同的。

她以為自己這輩子就這樣頂著野種的名義活下去。

就連結婚了,也擺脫不了這個身份,只因為孫家大媳婦的一句話,丈夫就和她離了婚。

她恨,恨這世上的一切,但是她卻沒有任何能力。

她的親身父親,甚至連見都不見她的。

她以為自己這輩子都完了。

沒想到,機會來了。

那個人不但答應將她調進帝都的學校,還答應事成後收她做乾女兒。

給她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

如果她能順利的懷孕生子,不管男女,那人都答應給她二十萬。

二十萬啊,是她一輩子的收入,也是如今想都不敢想的數字。

所以,她義無反顧的來了。

也在今天,終於找到了機會。

於是她做好了安排。

做戲做全套,自然是要真發生關係的。

而且顧天峰雖然人到中年,卻依然溫潤如玉,謙恭有禮,她並不排斥。

內心還是有點小喜悅的。

於是,她讓顧天峰喝了加了葯的水。

將門鎖好。

快速的脫了自己的衣服,然後就去剝顧天峰的。

卻萬萬沒有想到,不過是兩分鐘,顧天峰就醒了。

還將那水吐了出來。

不是說這藥效可以讓他睡一小時嗎?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顧天峰一腳將她踹開。

眼見著事不成了,她只得大喊大叫的將顧天峰堵在門口,心裡卻是著急的。

因為她知道那葯的效力,喝一口就昏睡過去,所以在顧天峰喝第二口的時候,就馬上倒下去了。

卻沒想到,不到兩分鐘就失了效力。

幸好,連老天都幫她。

沒喊幾句呢,李竹和小牧老師就來了。

可沒想到隨後這兩個女老師就好心辦壞事的將自己看住了。

說是擔心她想不開。

可她越是很平靜的說她沒事,這兩人就越是不離開。

甚至都不讓她離開床鋪。

那杯子里的水還有葯呢,她甚至都沒來得及處理。

萬一被發現了,她這一番苦心不是白費了嗎?

她心一橫,一把的推開了身旁的女老師,就要去桌子前,卻被另一個女老師一下子給抱住了,「孫老師,你可別想不開啊……」

而正在這個時候,顧喬喬直接推門進來了。

身後跟著的是趙校長。

掙扎的孫楚霞不動了。

眼睛惡狠狠的盯著顧喬喬,這女孩是顧天峰的女兒,她來做什麼?

顧喬喬站在門口,卻忽然覺得哪裡不對勁。

孫楚霞這是要去哪?

順著她掙扎的方向顧喬喬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書桌上的半杯水。

顧喬喬一下子就明白了。

也明白父親為什麼中招了。

這和前世今生的初三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差不多。

顧喬喬眼眸划過狠厲,一個箭步就來到了桌子前,擋在了那杯水的面前,平靜的看向眼前被張老師拉住的女人。

心裡暗暗的叫了一聲好險。

平日里好管閑事的張老師今天幹了一件好事。

而她來的也剛剛好。

「孫老師,你這是要做什麼,想去自殺,還是想去毀掉罪證?」顧喬喬淡淡的問道。

孫楚霞的手狠狠地攥在了一起,沒想到顧喬喬這麼淡定,她咬了咬牙,「顧喬喬,你是來威脅我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