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軍嫂威武 >第52章 綁石沉河

第52章 綁石沉河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都市言情

天黑了,藍天來見和小魚。

「查得如何?」和小魚迫不及待地問。

藍天搖頭。

和小魚沉默一會,「這房子是租的,歹人是如何租的房子?」

「身份是偽裝的,模樣也偽裝過,當初,房東所提供租房的人根本就不存在。」

「他口中的妹妹能找到嗎?」

「他是家中獨子,父母去世,根本就沒有妹妹。」

和小魚立刻搖頭,「不,有這一個人,他想我買葯的時候,說到妹妹事,那股神情、眼神是沒辦法偽裝得那麼逼真,況且我豪無防備,他不可能連這點都偽裝上的,而且,我的葯他拿走了。」

藍天沉默一會才道:「也不是沒有可能,黃平很會偽裝,偽裝已經和他融為一體。」

和小魚:「他這個妹妹就算不同戶口,也有可能不是親的,甚至別人都不知道他妹妹的存在,我們可以在鎮上查,看有誰長痘痘,性格自卑內向,甚至還用藥的女孩,不,男孩也要算進來,我在想,這個所謂的妹妹在這個案中很重要。」

藍天定定地看著說話的和小魚。

和小魚彷彿被藍天看透似的,「你怎麼這麼看我?」

「我在好奇,你腦子什麼時候變靈光了。」藍天淡淡地回,他也在查,卻意外的她居然也想到了。

和小魚瞪眼,這人是罵她以前腦子不靈光嗎?不過也沒有,原主就是沒腦子的人。

「這事我會安排人去查,但篩選下來,太浪費時間,小寶耽誤不起。」藍天說到最後,聲音極為低沉。

和小魚神情落寞起來,慚愧地道:「對不起,是我大意,才會中計的。」

有人找她買葯,本就很正常的事情,況且也是普通無害的葯,她自然不會去多想,就是一個普通買賣關係,沒想到這普通無比的事情居然也被下套了。

「暗中害人,防不勝防。」藍天聲音清冷,目光幽暗,「小寶不會有事。」

和小魚沉默,這話不但是安慰她,也是藍天安慰自己吧!

她很清楚,小寶在藍天心中的位置,小寶不但是他養子關係,戰友的兒子,還背負著一份生命逝去的慚愧,這份慚愧往往能壓倒心中無數的東西。

而如此的情況下,面對嫌疑人的她還保持著一份信任和理智,她真的很感謝他。

藍天走了,和小魚依然待在這個空蕩蕩的房間里,安靜得連一刻針掉在地上也能聽到,然而到半夜,她又被吵醒,接著問詢,結束後,沒多久,又開始,斷斷續續,一個晚上都不給她睡覺。

連續兩天的問詢折磨,況且和小魚還記掛著小寶的安危,簡直就是度日如年,身體很是疲倦,也吃不好,體力不濟。

兩天下來,她的回答都永遠一樣,於是警察把和小魚換了個地方關押起來,裡面提供了床給她睡覺。

再過一天,藍天出現了,他站在鐵門外,卻讓和小魚感覺到一股寂寥冷落,草木凋零之感,讓她有些不安。

兩人沉默良久,藍天開口:「黃平的所謂的妹妹還是沒有查到,但黃平被抓到了,他供認不諱,說是你把小寶賣給他的。」

他神情冰冷,雙眼發紅。

和小魚心沉了下去,卻也是意外之中的事情,黃平能被幕後人利用,自然會被利用得一乾二淨,最後被抓,肯定還得繼續誣陷她。

如果沒辦法提供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她以後可能就要在牢里度過。

「那小寶找到了嗎?」

藍天氣息驟然一變,如狂風襲來,周圍瞬間變成死地。

和小魚心更沉了。

「黃平說,小寶要逃,他無意打死,最後綁石沉屍,在他說的河裡,我們找到一具孩子的屍體,被泡腫,還被魚類撕咬過,已經面目全非,從穿著、身高、黃平的證詞,暫時判斷為小寶。」

短短的一句話,彷彿不帶任何情緒,最後藍天全身上上下下散發著一股戾氣。

和小魚雙腳一軟,倒在地上,如同失去靈魂般,沒有一絲神彩。

待藍天轉身離去,和小魚才回神,大叫起來:「藍天,我要見黃平,見黃平。」

藍天回頭看著和小魚。

和小魚心中被刀刺似的,就算藍天信她沒害小寶又如何,小寶找回來還好,如果死了,藍天也能恨死她,是她把小寶弄丟的。

而她也恨死自己了,為什麼要這麼大意,那個可愛乖巧的小寶怎麼能在小小的年紀就去世了呢?他的人生還沒開始!

「藍天,我求求你,你幫我見黃平一面。」和小魚聲音哽咽。

「好。」

一處平房房間門口,和小魚看到高勇在守著。

高勇看向藍天,得到示意後,他就打開門,和小魚走進去,見到全身是傷的黃平,他躺上床上,神情獃滯。

黃平看到和小魚,笑了。

和小魚看著他笑容消失,才道:「黃平,也許所有的人都信我和你合謀,但是你我最為清楚,其中是什麼關係。」

「事到如今,我們只有認罪了。」黃平聲音很輕很淡,彷彿是沒有力氣說話。

和小魚:「那天你和我買葯,說到你妹妹的時候,你的神情很溫柔,說到她自卑的時候,你眼中有擔憂,說到痘痘能治好後,你眼中有期待和高興,這點你就是再偽裝,也偽裝不了,所以我才知道你是真的需要治痘痘的葯……你很在意你所說的『妹妹』,雖然大家都沒查出來,但有這個人,我沒說錯吧!」

她淡淡的聲音讓黃平神情微微一僵,隨之就消失,他有些好笑地道:「你還在做垂死掙扎嗎?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