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我親愛的莫先生 >第五百三十三章 做我的情人

第五百三十三章 做我的情人

小說:我親愛的莫先生| 作者:鴻雁高飛| 類別:都市言情

他在說什麼?

我錯愕地看著他,甚至以為我剛剛是不是哪裡聽錯了。

等我真的反應過來他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後,我驚得急忙站了起來。

「莫雲謙,我真沒想到你現在會變成這般下作的人!」

我一邊說,一邊匆忙要走,莫雲謙卻冷笑了起來。

「我下作?我哪裡下作了?公平交易而已!」

我冷漠地看著他,他現在真的變的如此不可救藥嗎?

「公平交易?你自己捫心自問一下,你既然有了家庭,如何還能做出這般齷齪的事情?」

見我這般問,莫雲謙好笑地看著我。

「蘇微冉,你並不是第一人認識我了,你應該知道,我們剛認識那會兒,我就是這樣的人,難不成你忘記了,當初為了幫你從袁辰的手中拿回屬於你的東西,你可是甘願做了我三個月的情人的!」

他提起了過往,那段過往是我和莫雲謙的開始。

從一開始的各取所需,到之後我深陷進了他的愛情牢籠里,最後卻落得遍體鱗傷。

是啊,我差點就忘記了,如今的莫雲謙,和彼時的莫雲謙,真的一模一樣。

「還有……剛剛我說的陪我一晚呢,只是跟你開玩笑的!你真以為這麼簡單,我就樂意將思瀚的監護權交給你了嗎?那麼這個監護權也來得太無足輕重了些!」

我沒想到他竟然會得寸進尺。

「那你究竟想要怎麼樣?」

今日的莫雲謙,已經叫我對他有了各種新的認知。

他輕飄飄的說出的每一句話,句句都顯得的那麼的犀利而又狠辣。

這才是真正的莫雲謙,他行事果斷,甚至可以做到不近人情。

所以,他這樣的性子,才會將雲頂集團發展到今天這個樣子。

莫雲謙笑著一步步走到了我的面前,他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緊接著他坐了下來,而我則被他拽進了他的懷中。

他的雙手環抱著我的身體,靠在我耳邊的唇,散發著誘人的魅惑力。

「你說我想要幹什麼呢?微冉,我真的是捨不得你啊!」

我坐在他懷裡的身體,僵硬無比。

「莫雲謙,有話就直說,我不想再跟你這麼繞彎子了!」

見我如此急切,他反而一點兒也不著急。

「別著急,兩年未見,我是真的很想跟你敘敘舊的,你這麼著急想走,反而叫我心癢難耐,萬一我一不小心對你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那你可就不要怪我了!」

我聽到莫雲謙這般說,待在他懷中的身體動都不敢動一下。

「這才乖嘛!」

莫雲謙勾起唇角,臉上閃過一絲邪肆的笑容。

他伸手,緊緊地將我僵硬的手握在了手心裡。

他的手心一如曾經那般,寬厚溫暖,只是此時此刻,我的心情複雜到了極點。

我懷念他的懷抱,懷念他給我的溫暖,懷念著他的一切。

我貪婪著他的氣息,被他這般抱在懷裡,我的內心裡還想要索取的更多,可是……

可是現在的莫雲謙早就已經不再屬於我了。

心裡閃過了濃烈的哀傷,莫雲謙一直緊緊地盯著我看,沉默不語。

良久,他方才出生。

「微冉,回到我身邊來吧,只要你肯回來,我可以原諒你這兩年的離開,不管你這兩年里身邊是不是有了別的男人,只要你回來,我都……」

他的聲音聽起來帶著一絲迷茫,我的心狠狠地顫抖著。

「雲謙,我們回不去了!」

就是我的這句話,讓莫雲謙找回了理智。

他重重地吸了一口氣,繼而嘲諷地笑了起來。

「呵呵……你這樣的女人,有什麼值得我留戀的呢?如今你在我的心裡,也只剩下了這具身體還算有點兒誘惑力!」

聽到他這麼說,我也笑了,笑的蒼白。

「說吧,究竟怎麼樣你才肯將思瀚的監護權還給我?」

聽我問起這話,莫雲謙的神色微微僵了僵,他一直沒有說話,屋子裡靜靜的,靜的讓我覺得心慌。

他究竟要我怎麼做才好,我究竟怎麼樣才能從他的手裡拿到思瀚的監護權?

「好了,我想到了。」

莫雲謙的確是思考了一下,繼而開口道。

「想到了什麼?」

我急忙問道。

他低頭看著我的臉,輕聲笑了起來。

「不如就跟當初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一樣,你呢,做我三個月的情人,三個月的期限到了,思瀚的監護權,我自然樂意還給你!」

我一聽這話,當即神色大變。

我在他的懷中劇烈地掙扎了一番,他好似是故意的,竟然放開了我。

我掙脫開來後,轉頭看著他冷笑道:「莫雲謙,你休想!」

許是早就知道我會有這樣的反應,莫雲謙倒是神色鎮定道:「你願意呢,我會跟你簽一份合約,這樣也算是個保障,思瀚的監護權肯定會到你的手裡,你要是不願意呢,那請便吧,反正我是真的不捨得把咱們的兒子交給你!」

聽著他如此說,我之舉的羞惱。

「莫雲謙,要做你的情人,我寧可跟你打官司!」

是的,這是我做的最壞的打算。

想要奪得思瀚的監護權,如果莫雲謙不願意讓出,那我必須要走法律途徑。

我如此說,也算是表達了自己的態度,可是莫雲謙卻自始自終都不在意我這樣的態度,他根本就胸有成竹。

「打官司嗎?我隨時奉陪,只是我養了思瀚兩年,而且我們父子的關係很好,當然了在經濟能力上我比你更強,你可想好了,法院不一定會把思瀚的監護權交給你的!畢竟一聲不響的就消失兩年,不管是發生了什麼事,你這種不定性的消失,真的會給自己減分的,你可是有很大的可能敗訴的!」

莫雲謙的邏輯思維很強,他輕易的便將我的軟肋說的一清二楚的了。

我目光死死地盯著他看。

莫雲謙,他究竟要做什麼,都有家庭的男人了,為什麼還做出如此背離自己家庭的事情?

這會兒,莫雲謙站起了身來,走到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