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明朝敗家子 >第九百四十五章:五行缺鐵

第九百四十五章:五行缺鐵

小說:明朝敗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類別:歷史軍事

弘治皇帝嘆了口氣,他背著手。

看著自己的女婿。

劉文善可以不信任。

可是……自己的女婿,也不能給予信任嗎?

他背著手,沉默了很久。

似乎百官們,看出了陛下的情感波動。

有人不禁道:「陛下……」

弘治皇帝只輕描淡寫的看了那人一眼,這是一個御史,自己有一些印象。

此人的面上,露出幾分焦灼之色,顯然……他為朝廷而擔憂。

可是……

弘治皇帝淡淡道:「朕等這四個月!四個月後,朕會罷黜劉卿家的官職,若是依舊不能緩解,朕會查抄交易市場。明白了嗎?」

方繼藩鬆了口氣。

他就猜到,陛下是不會對自己下毒手的。

果然……

方繼藩忙道:「兒臣,謝陛下恩典,陛下明察秋毫,宛如……」

「退下!」弘治皇帝臉色鐵青的瞪了方繼藩一眼。

帶著你的門生,來和朕唱反調,還期期不敢奉詔,你們師徒二人,想反天了嗎?

今日不敲打你們,就不錯了,誰想聽你什麼宛如天上的太陽,滾蛋,朕眼不見為凈。

方繼藩一臉幽怨之色,卻忙是道;「那麼,兒臣告退,陛下要注意龍體……啊,不多說了,告退,告退。」

自奉天殿里出來。

劉文善還猶如在夢中。

他不知為何,自己會有此勇氣。

想來,這是恩師給予自己的吧。

看著自己的恩師,劉文善感動的幾乎要哭了。

是誰,言傳身教,教授自己學問,傳授自己做人的道理。

又是誰,總是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為自己說話?

這世上,除了恩師,還有誰。

「恩師……」劉文善激動的不能自己:「學生……做對了嗎?」

方繼藩險些想要打爛這傢伙的狗頭,碰到這種腦子缺了一根弦的傢伙,方繼藩也是很服氣的,真恨不得打死他。

可是……看著劉文善一臉期盼,那小心翼翼,渴望得到認可的眼神。

方繼藩背著手道:「嗯,不錯,為師就是喜歡你這小暴脾氣,為師平日怎麼教授你的,大丈夫要堅守自己的內心,更要為天地立心,為蒼生立命,為萬世開太平!你,看來已經學到了為師一丁點高尚的情操了,以後努力。」

劉文善面露喜色,方才在殿中,還未落下的淚水,這一刻,卻是嘩啦啦的統統落下來,他哽咽難言,斷斷續續的道:「學生……謹遵恩師教誨,今日……能……能堅守自己的原則,實是恩師平日教誨的好,學生侍奉恩師……不及恩師之萬一,更不能與諸師兄弟相提並論,從此,學生……學生定要奮起直追,一定如恩師所言那般,要做一個利國利民,心懷天下之人,哪怕是死,是夷三族,滅九族,誅十……」

方繼藩立即道:「夠了,不要說這些廢話,大丈夫當腳踏實地,說這些話是沒有用的,以後你再說誅十族這樣的屁話,為師打死你這個狗一樣的東西!」

方繼藩幾乎落荒而逃。

似這樣的人,惹不起啊。

自己平日到底給這傢伙……灌輸了什麼來著?

果然平時吹牛逼一時爽,可吹過的牛逼,卻是要負責任的,沒準哪天自己自己就要被這幾個門生給坑死。

一群龜兒子,這樣坑你恩師,良心不會痛的嗎?

………………

朝會結束。

一個不起眼的翰林,皺著眉,走了出來。

他形影單只,沒有搭理任何人,只是默默的,在人流中,徐徐踱步。

今日的朝會,實在太讓人震撼了。

王不仕努力的回憶著每一個細節。

生鐵突然暴漲,按照國富論的理論,就是市場需現了巨大的需求,在這種巨大的市場需求之下,才會出現如此可怕的情況。

可問題在於,為何陡然之間,市場會有如此巨大的需求。

又有誰,有如此大的財力,瘋狂的收購生鐵,哪怕是價格已翻番,竟還滿足不了這巨大的胃口呢。

除了西山之外,還能有哪裡?

需求……

需求的暴漲,一定是西山在秘密的折騰著什麼。

再聯繫舊城房假不斷的被做空,顯然,這可能和舊城有巨大的關聯。

劉文善據理力爭,肯定不簡單。

因為,需求帶來的,是生產規模的擴大,某種程度而言,在國富論之中,巨大的需求,價格的暴漲,其實並非是壞事。

這意味著,產能的暴增。

也就是說,若是給他們四個月的時間,市場那一隻看不見的手,極有可能會對供需進行調節,哪怕是四個月之後,供需依舊會有失衡,但絕對不會這樣的緊張。

王不仕想到此處,眼睛突然猛地一亮。

他們的事,可能和生鐵有關。

生鐵又與舊城息息相關。

四個月之後,達到供需平衡,或者是……緩解了供需關係。

他們的事……要成了。

舊城的房價,至少還得跌四個月以上。

四個月之後,就可能復甦,不,不是復甦,可能是暴漲。

不成,三個月內,先不急著動手,先慢慢等在西山做空舊城,到了那時,地價和房價,將會降至冰點,這才是自己出手的最好時機。

這三個月時間內,必須籌措足夠的銀子,新城的房子,可以抵押給錢莊。

算一算。

按照錢莊的規矩,自己在新城的房產,以及整個家族的財富,還要加上自己能夠向親朋好友借來的銀子,能有二十萬兩以上……夠了!

不對,還是穩妥起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