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都市超級醫仙 >第七十九章 遊戲

第七十九章 遊戲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玄幻奇幻

果然,路虎停下來了。

這裡是高架橋,一條人跡罕至、車也罕至的新開通的高架橋。

蘇塵下了車。

而一里之外的路虎車上,則是下來了五個人,且,五人下來後,還打開了後備箱。

後備箱中,蕭鳶完好無損,看起來還算冷靜,之前,周昂一行人闖入蕭家,以她爺爺的性命做威脅。

想要救爺爺的命,她就只有一個選擇,跟著這一行人走,蕭鳶自己走進路虎車的後備箱,隨後,她生生的看著周昂一行人將車廂鎖上。

這近一個小時里,她呆在車廂內,只有黑暗和絕望,一開始,她無比無比的驚恐,後來,她稍稍適應,狀態好了一點。

五人中,個子最高、穿著西服、梳著大背頭的年輕人,也就是為首的那個,正是周昂,周昂掃了一眼此刻一步一步走來的蘇塵,嘴角滿是玩味的笑容看向蕭鳶:「之前你自己走進後備箱,現在你再自己下車吧!」

蕭鳶一聲不吭,從後備箱中走來,美眸看向周昂,又驚又恐:「你們到底是誰?」

「西雲周家!」周昂吐出了這麼四個字,繼而,他又指了指遠處正在瘋狂衝來的蘇塵:「你看……」

蕭鳶下意識的看去,頓時,臉色就著急蒼白了,暫時,她沒有受到一絲絲的傷害,只是選擇在後備箱的黑暗中呆了近一個時辰罷了,她心底多少還有些慶幸……

可此刻,當看見蘇塵,蕭鳶一下子明白了,之所以周昂一行人沒有傷害自己,那是為了用自己來威脅蘇塵。

想到如此,蕭鳶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下意識的就想要衝著蘇塵喊什麼。

可就在這時。

陡然間,她感受到了脖子處的一絲冰寒。

此刻,周昂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手下手裡接過一把長近兩米、寬兩寸的銀黑色大刀,那刀,又寬又厚、但,刃卻極其的鋒利,閃爍刺眼寒光,這把大刀直接放在了蕭鳶的脖子上。

「嘿嘿……想要和你的情郎說什麼啊?是讓他趕緊跑、不要救你?」周昂殘忍的獰笑著。

與此同時,已經走到距離周昂還有二三十米位置的蘇塵,宛若被雷電轟擊,整個人站在那裡,面色慘白到如死人臉。

「蘇塵啊!現在,只要我稍稍這麼一抖刀,她就會因為脖子被割斷而死,這把刀可是鑄刀大師的手筆,不騙你,它真的超乎想像的鋒利!」周昂眨了眨眼睛,看向蘇塵,說話間,周昂的眼神中多了一些厭惡之色:「當然,這女人死了最好!」

周昂討厭女人,無比無比無比的討厭,因為青少年時期的一些特殊經歷,讓他的性取向一直是男性,甚至,這些年跟在他身邊照顧他生活、做他的保鏢、傭人的,也都是清一色的男性。

所以,即使蕭鳶美的驚為天人、美的令人心顫,可周昂唯有厭惡和殺意,如果不是為了讓蘇塵投鼠忌器,他早就殺了蕭鳶。

蘇塵還是沉默,他盯著周昂,心底的殺意他自己都無法形容,他從未這麼想要殺一個人,雙手攥著,死死地攥著,咯吱咯吱。

「不如我們繼續玩遊戲,恩,換個遊戲,這個遊戲的規則很簡單:我說,你做。」周昂眨了眨眼睛:「你覺得怎麼樣?」

「放了她!!!要我做什麼都可以!」蘇塵的聲音已經嘶啞,現在他根本沒有選擇,他能看得出,周昂是真的敢殺人。

「呵呵……挺上道的,那麼,先跪下!」周昂的笑容濃郁了三分:「我聽周麟說,你很喜歡讓人跪下……」

說話間,周昂給了身邊的那個黑衣青年一個眼神。

頓時,站在他身旁的黑衣青年面無神色的返迴路虎車的後排座椅,抬出了一個箱子。

酒。

一箱子酒。

足足十二瓶,每一瓶酒自然而然的都裝在玻璃瓶中。

「阿峰,去,把這些酒都送給蘇塵!」周昂的笑容越發的濃郁,指示那黑衣青年道,黑衣青年名為阿峰。

阿峰點頭,快步走去,走到了蘇塵的身前。

「碰!」

一箱子酒被摔在了地上。

濃郁的酒香味蕩漾在空氣之中,地上全是水濕的痕迹,除此之外,就是鋒利、刺眼的酒瓶碎片。

這些玻璃渣不大,一塊一塊大拇指大小,碎撲在地上,遠遠看去,讓人頭皮發麻、令人心寒。

「嘿嘿……就跪在你身前的這些酒瓶碎片上!」周昂對蘇塵眨了眨眼睛:「如果你想要救蕭鳶的話!」

說著,周昂又看向身邊的另一人,那人直接就明白了周昂的意思,快速從車裡拿出了一個平板電腦。

平板電腦上是一個老人,一個正坐在沙發上,看起來不怒自威的老人。

「爺爺……」周昂恭敬的道。

「恩,開始吧!」屏幕中,老人淡淡的點頭,繼而,屏幕對向了蘇塵。

周昂見蘇塵還站在原地,哼了一聲:「怎麼?你不願意跪下?看來,你的尊嚴比之蕭鳶的命還重要?!要真是如此,你現在就可以離開了,還管蕭鳶的死活做什麼啊?」

「蘇塵,你不要跪下!求你了!!!「蕭鳶大聲的喊道,用力的搖頭,眼淚從眼角控制不住的流淌。

男人的膝蓋,是黃金,她寧願死,也不願意蘇塵下跪,蘇塵為她付出的夠多了,何況,蘇塵身前的地面,全是酒瓶玻璃碎屑啊!這要是跪下!可想而知是怎樣的痛苦!?

蕭鳶直接想要抹脖子自殺,蘇塵這麼一個驕傲到極致的男人,如果這麼跪下,對他是一種極致的殘忍……

風,彷彿靜止了,寬敞的高架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