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都市超級醫仙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有些奇怪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有些奇怪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玄幻奇幻

「是要想想辦法了!」蘇塵想了想,最終,有了決定。

既然一定要通過城豐大學才能進入太玄學院,這一條不能更改的話……那唯一能夠讓他提前進入太玄學院的方法就是————促使太玄學院提前招這一屆新生。

「讓太玄學院提前招這一屆新生嗎?」蘇塵的嘴角多了一抹胸有成竹的微笑。

這個想法說來極其的異想天開,但,擁有前世記憶的他,卻知道,並不難做到。

前世,蘇塵沒有進入過太玄學院,這是他最大的遺憾之一,也因此無緣那件逆天至寶。

但,前世,他還是知道一些關於太玄學院的事。

其中,有一件事很有意思,那就是,其中有一屆的太玄學院招收新生的時間突然提前了足足一年。

其原因,蘇塵恰好十分的清楚。

繼而。

「既然要決定早點去修武界,是要讓嵐欣和鳶兒成為修武者了,否則的話,我在修武界,也不能時常就回到城豐市啊!」蘇塵又思考許許多多其他的紛雜的事。

直到幾個小時候。

他離開了天台。

回到公寓,嵐欣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不過,看起來已經很瞌睡了,顯然,她在等他。

「傻妮子,不知道早點睡嗎?」蘇塵又是感動又是責怪,走上前去,輕輕地抱起她,朝著她的卧室走去。

「蘇塵,你……你要不就睡我的卧室,床很大。」蘇塵剛放下嵐欣,嵐欣小聲道,臉色已經羞紅的滴血一般。

蘇塵的呼吸直接就重了!!!哪裡還不同意?

隨後,兩人同床而睡,蘇塵自然不可能老老實實的睡覺,但也沒有真要了她。

暫時不是時候。

對於林嵐欣來說,現在已經過了修武的好年紀,且本身是一點點修武的天賦都沒有。

想她成為修武者,蘇塵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那副逆天的藥劑。

一旦所需的藥材足夠,他就可以配置那副藥劑,但服用那副藥劑後能不能打破桎梏、擁有修武天賦?是不能百分百確定的。

不過,蘇塵十分確定,擁有完整元陰的女子服用那副藥劑比之失去元陰的女子服用那副藥劑被激發修武天賦的可能性大很多。

所以,為了嵐欣的以後,蘇塵就是忍得再辛苦,也得忍住。

「大不了等你修武天賦激發了,我再沒日沒夜的折騰你。」蘇塵深吸一口氣,嘀咕了一句。

「蘇塵,你……你說什麼?」如一隻小貓咪一般趴在蘇塵懷裡畫圈圈的林嵐欣問了一句。

「沒什麼,睡覺吧!」蘇塵將她摟緊,寵溺的親了親她的額頭。

次日。

一大早,林嵐欣就在廚房裡叮叮噹噹的做早飯了。

蘇塵則是修鍊。

今天一天都沒事,明天倒是得去一趟學校,因為明日就是肖毅要去挑戰紅雲武道社的日子。

然而。

本以為今天可以好好陪陪林嵐欣,卻不成想,早飯還沒吃,手機響了。

「劉天雄……」蘇塵看了一眼手機屏幕,接通了。

「蘇少,這麼早給您打電話,沒有打擾到您吧?」劉天雄很恭敬,是發自內心的恭敬。

「有什麼事嗎?」蘇塵開門見山。

「犬子今天結婚,今天中午在劉家莊園裡舉辦婚宴,不知道蘇少您有沒有時間……」劉天雄的聲音里多了一些期待和渴望。

「行,正好今天沒事!」蘇塵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了。

「多謝蘇少!」劉天雄激動了。

「倒是很懂事!」蘇塵掛了電話,笑了笑。

劉天雄為何要請自己去參加他兒子的婚宴?顯然,今天中午要結婚的兒子不是劉步羽,而是另外一個兒子,且,這個兒子很受劉天雄器重,基本上準備定為接班人了。

劉天雄聰明就聰明在他邀請自己去參加婚宴,等於是讓自己檢驗檢驗一下劉家的接班人,如果自己滿意,那麼,也就沒有變動了,如果不滿意,劉天雄肯定會再換一個兒子做接班人。

「與之聰明人打交道,就是舒心!」蘇塵不由得站了起來,走出卧室:「嵐欣,昨晚洗的西服幹了沒有?」

「已經幹了!」

「那就好,中午我還得穿上那西服,對了,劉家家主的兒子大婚,我們去喝喜酒!」

「好!」林嵐欣當然不會拒絕。

時間匆匆流逝。

很快。

中午十一點左右。

一輛賓利停在公寓下,身穿西服的蘇塵和一身紫色蕾絲長裙的林嵐欣走出公寓,在一個黑衣司機恭敬開車門的動作下,兩人進了賓利。

賓利緩緩地在路上行駛,很穩,不多時,賓利停在了劉家莊園的大門前。

賓利剛停下,就看見劉天雄還有朱鶴和一個穿著西服、帶著紅花的、和劉天雄有三分相像的年輕人以及一個年紀年輕的、姿色出眾的、穿著紅色敬酒服的女子正恭恭敬敬的等待著。

蘇塵和林嵐欣走下賓利。

「蘇少,林小姐,您們能來,劉家蓬蓽生輝!」劉天雄滿臉笑容,又是諂媚又是敬畏。

接著,劉天雄又為蘇塵介紹道:「朱老,我就不介紹了,您認識,這是犬子劉步林,這是犬子今天的新娘王芸音。」

「蘇少您好!」劉步林有些拘束,看得出,他很緊張,但,還是趕緊鞠躬。

至於王芸音,也就是劉步林今天要娶的新娘,倒是落落大方:「蘇少,您好!」

「祝賀二位,早生貴子、百年好合啊!」蘇塵笑著道,對劉步林感覺還不錯。

怎麼說呢,一從自己和嵐欣下車後,劉步林沒有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