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都市超級醫仙 >第一百三十八章 是誰

第一百三十八章 是誰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玄幻奇幻

轉瞬。

「嘶啦!」細微的聲響之下,宋啟停下了,但,他手中的短刀卻是……划過了肖晚雲的臉、頭髮……

鮮血,從肖晚雲那張美麗的臉蛋之上快速的瀰漫,猩紅,無比的猩紅,那是一道足足有一寸長的傷痕,很深!

不僅如此,此刻,肖晚雲的肩膀之上還多了一束頭髮,宋啟的短刀竟是將她的頭髮直接削了一半。

一時間,現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沒有人料到宋啟竟然下手這麼兇殘,絲毫的沒有憐香惜玉啊!!!

肖晚雲那麼美,而且,還是有英氣的美,是城豐大學許許多多學生的夢中情人啊!

宋啟一個大男人,竟然也能下得去手?

「嘿嘿……臉上有了一道傷痕,肖美人,你破相了啊!」死一般的寂靜中,宋啟齜牙咧嘴的笑道,繼而,突兀之間,更出乎意料的是,宋啟竟再次出手。

唰!!!

還是那鋒利、森寒逼人的短刀,就那麼從上而下,狠狠的跺下……

噗……

短刀直接沒入肖晚雲的左肩膀,那短刀大概有一尺長,直接沒入了肖晚雲的肩膀足足一半,一寸還要多啊!

「啊……」肖晚雲的臉色驟然蒼白,痛苦的嘶喊了一聲,蒼白的臉上全是汗和血,身子顫顫巍巍的、幾乎要摔倒。

「晚雲姐……」她身旁,藍晴終於反應過來了,一下子扶住肖晚雲,身後,宋子倩也扶住了肖晚雲。

鮮血快速的從肖晚雲的肩膀上落下,已經染紅了、染濕了她身上的衣服。

「肖美人,人家喜歡憐香惜玉,我宋啟正好相反,我喜歡殺美女,可惜了,這裡是城豐大學,不能出人命,否則的話,我會親手殺了你!」宋啟居高臨下的盯著肖晚雲,手握著那短刀,聲音森寒而又興奮的道。

繼而。

「噗……」

宋啟直接拔出了短刀,頓時,鮮血攢動,肖晚雲痛的幾乎要昏死過去!!!

「我和你拼了……」藍晴的眼睛都通紅通紅了,完全失去理智,此刻,什麼拳法、跆拳道,全都忘了,她不要命的朝著前面撲去,長長的指甲瘋狂的朝著宋啟的臉上就要抓去,她恨不得將宋啟生生抓死。

「毅哥,我還以為你已經解決掉藍晴妹子了呢,沒想到你還沒有動手……」宋啟稍稍退後,不慌不急,笑著道,繼而,他的聲音一下子變冷:「毅哥,你還沒動手,那我就帶為動手了!」

唰!!!

短刀滑動,森寒至極,冷氣逼人,煞氣清晰,卻見,那短刀化作一道銀白弧線,朝著前方刺眼而去,目標竟然是藍晴的那隻前抓的纖纖細手。

「該死……」

「過了!」

…………

同一時間,鄭卜、萬鈞等隱藏在周圍圍觀學生中的武道排行榜上的非常靠前的強者,全都臉色大變,驚呼!

他們怎麼也沒想想到,宋啟如此的喪心病狂。

如果說他剛才刀劃肖晚雲的臉、斷肖晚雲的頭髮、重砍肖晚雲的肩膀,他們雖然很不舒服,可還能做到袖手旁觀。

畢竟,這些傷勢都能恢復,即使是刀痕在臉上,事實上也不會毀容,現代醫術做不到,但修武界的任何一個醫者都是可以將毀容的刀痕完全去掉的。

可此刻,宋啟的短刀是兇狠的朝著藍晴的手指而去,按照刀痕的痕迹,這一刀落下,藍晴的五根手指會被生生切掉。

殘忍!

這也太殘忍了!

對於一個女生來說,五根手指被生生切掉的話,很難想像會是怎樣的絕望?關鍵是,就算再接上,恢復如初的幾率也很小,可以說,這一刀下去,那就是是不可逆的傷勢。

萬鈞、鄭卜等人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出手,阻止宋啟,悲哀的是,來不及了!!!電光火石之間,真真切切的根本來不及!

一時間,萬鈞、鄭卜等人怔在原地,臉色陰沉、蒼白。

同一秒,宋啟卻是激動的舔了舔嘴唇,他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的短刀直接削掉藍晴的五根手指的場景。

他很期待。

也興奮了。

而此刻的藍晴,腦海中沒有一絲絲的思維,一片空白,她的美眸中只能隱隱看見一抹森寒的光芒,朝著她的手而去,她躲不了。

心頭,全部是絕望。

十分之一個呼吸後,短刀的刀鋒已經到了藍晴的手指前方了,幾乎就要接觸了!!!

時間彷彿都定格了,所有人死死地盯著,心跳瘋狂加速,是感同身受的驚悚……

「嘿嘿……」宋啟臉上殘忍的笑容已經濃郁的猙獰了。

然而。

也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一道所有人幾乎都沒有看清楚的影子,宛若幽靈一般,莫名的出現在藍晴身邊。

接著。

藍晴那已經僵硬的嬌軀,就像是瞬移,被帶到了幾米之外。

宋啟的短刀,劃空了。

「草!!!」宋啟一愣,不甘心的罵了一聲,下意識的抬頭看向一邊的藍晴。

不僅是宋啟,所有人都看向藍晴。

卻見,藍晴被一個人抱著。

蘇塵。

是蘇塵。

「就差一點!」蘇塵雖然面無表情,可眼神卻幽冷的讓人驚悚,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真的怒了。

就差一點,他要是再遲來一點,藍晴的手指就沒了……

「嗚嗚嗚嗚……」藍晴終於思維回潮,她一下子死死地摟住蘇塵,眼淚控制不住的流淌,害怕、驚悚、委屈,所有的情緒,在這一刻,都化為了淚水。

「沒事了!」蘇塵有些憐惜和心疼,心底的怒火幾乎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