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都市超級醫仙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太強大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太強大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玄幻奇幻

「半步玄氣宗師境嗎?」蘇塵微微眯眼,盯著康破殺,心底喃喃自語,倒是多了不少的興趣。

蘇塵自己目前只是玄氣練力境中期,但,因為《天地訣》的恐怖,以及前世的戰鬥經驗、記憶的加成,還有斷軒劍的加成,蘇塵自認為自己的實力能夠打敗乃至殺死玄氣宗師境之下所有的修武者。

但,又次於玄氣宗師境,哪怕是玄氣宗師境前期。

換句話說,蘇塵對現在自己的實際戰鬥力的認知大約就是半步玄氣宗師境的樣子。

「倒是一個可以用來好好的檢驗一下我目前的戰鬥力的存在!」蘇塵想到。

蘇塵在想著一些東西的時候……

在場的所有學生都不解、困惑、嘲諷的盯著康破殺!!!

沒有人認識康破殺,此人應該不是城豐大學的學生,而此人竟然敢在蘇塵面前放肆,真是不知死活啊!

蘇塵是怎樣的恐怖、強橫,在場的所有學生在之前都清晰的看見了,不客氣的說,蘇塵簡直就是陸地殺神一般的存在啊!

這莫名其妙的來者,挑釁蘇塵,真是找死到了一定程度!

同一時間,康破殺的眼神越來越銳利:「蘇塵,還沒有選擇好嗎?我很不喜歡有人耽誤我的時間!」

康破殺再次的口出狂言,且,越發的霸道!

蘇塵卻依舊沒有開口。

鄭卜、萬鈞、冷莽卻站出來了,他們已經決定追隨蘇塵了,正好缺少投名狀,此刻,突然出現一不知死活之人,敢挑釁蘇塵,那麼,他們該怎麼做,很顯然了。

「唰!」沒有任何的言語,下一瞬,鄭卜陡然出手。

他手持金屬長棍,身隨影動,勁風相隨,整個人好似撞破空氣,灼熱而又強勢的沖前,雙手握著金屬長棍,手腕不斷的細微抖動。

肌肉滾滾之下,潮水一般的玄氣瘋狂的從丹田運轉到雙臂之上,鄭卜雙眼堅定、鎖定康破殺,長棍嘶鳴,劃破空氣。

長棍前進之中,彷彿碎裂了所有的空氣,以一種無意匹敵的姿態,朝著康破殺毫無保留的轟砸而去。

鄭卜一出手,在場的很多學生都玩味的笑了,他們在等待著,等待著這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無知小子的凄慘下場。

雖然今天因為蘇塵的出現,簡直如一顆太陽一樣都要把鄭卜、萬鈞等人的光環完全的遮掩、淹沒了,但,鄭卜怎麼說也是武道榜第三啊!!!

盛名之下無虛士,真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依舊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種強勢、強橫,鄭卜真的不弱啊!應該說,是極強!

轉瞬。

鄭卜已經到了康破殺的身前,距離還有兩三米遠,卻見,他手中的長棍,早已經高高抬起,以泰山壓頂之勢,轟然朝著康破殺落下。

鄭卜很自信,眼神灼灼,因為,他這一棍,蓄了完整的力,自始至終,康破殺一動不動,給予了他完美的蓄勢機會。

鄭卜盯著自己的長棍,在他的眸子中,自己的長棍,正在以驚悚至極的速度靠近康破殺的肩膀。

一米五。

一米。

半米。

鄭卜的眼神越發的灼熱了。

然而。

眼看那長棍距離康破殺只有一尺左右了!!!

突然。

鄭卜身子狠狠一顫,只覺得自己的雙手都要斷了,生疼生疼……

他感覺自己好像是長棍砸在了一塊巨型的鋼鐵之上,反震力都讓他受傷了。

鄭卜臉色狂變,而他的雙眸之中,清晰的倒映著一幕————康破殺的右手像是宣誓一般,半彎著抬起,而自己的長棍,兵正是被他抓在手裡。

看起來,康破殺完全沒有一絲絲的痛苦,好像是抓住了一個隨隨便便的東西一般。

可如果細心一點,就會看清楚,康破殺的腳下地面,隱隱約約龜裂了啊!

可想而知剛才鄭卜這一棍到底有多少力量?

但為何對方一點點都沒有感覺一般?鄭卜的心跳瘋狂的跳起來,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何止鄭卜不明白?在場的那些圍觀的學生,也是一個個傻眼了!

甚至,有成百上千的學生下意識的揉眼睛,覺得是出現幻覺了。

「垃圾!」寂靜中,康破殺咧嘴一笑,接著,詭異十萬分,鄭卜手裡的長棍竟是就這麼落入康破殺的手中了。

咔!

萬眾矚目下,康破殺兩隻手各拿著長棍的一端,稍稍用力,頓時,金屬斷裂的聲音就好似一根根銀針戳入每一個人的耳膜。

斷了!!!

鄭卜的標誌,就是那根金屬棍子啊!

連名號都是邋遢棍,可想而知這根棍子的不凡,且,誰不知道,只要有鄭卜在,這根棍子就一定在……

可就是這麼一根被鄭卜視為珍寶、曾經打敗過許許多多兵器的金屬棍子,被一個陌生的外來者像是掰斷一根筷子一樣的掰斷啊!

太震撼。

震撼的無以復加!

震撼的無法呼吸!

甚至,比之蘇塵之前教訓宋啟、打敗冷莽、呵斥校長的一幕幕還要震撼。

「垃圾!」不多時,就在這眾人處於一個無窮震撼的思維空間的時候,康破殺陡然抬起拳,隨意的一拳砸出。

碰!

這一拳,砸在鄭卜的胸口處,不是心臟致命位置,可這一拳下去,卻清晰可見,鄭卜的胸口直接凹陷,肋骨似乎全部斷了。

鄭卜整個人更是像扔出去的皮球,倒飛出去。

「轟!!!」

一個呼吸後,鄭卜落在萬鈞和冷莽的身前,重傷。

誰也沒有注意到,自始至終,蘇塵沒有一點點的情緒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