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都市超級醫仙 >第一百五十六章 突如其來

第一百五十六章 突如其來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玄幻奇幻

「蘇塵,我……我去洗澡!」納蘭傾城直接站了起來,她朝著卧室快步走去,一雙被肉色絲-襪包裹的美-腿,著急的邁動,美的晃眼,完美的身材勾勒出風姿綽約的曲線,讓人著迷,饒是蘇塵意志堅定,都忍不住有些思維飄忽。

「和這樣的絕代女神同個屋檐下,絕對是對心神的考驗!」蘇塵喃喃自語。

與此同時。

已經進了浴室的納蘭傾城,櫻桃小嘴微微張開,呼吸有些紊亂,精緻完美的臉蛋上,閃爍著羞澀的紅暈,美的不可方言。

她很緊張,也很羞澀,腦海中各種胡思亂想的念頭。

「必須洗個澡,平復心情,納蘭傾城,你可是納蘭傾城,你不能自亂陣腳!」納蘭傾城深吸一口氣,這麼告訴自己。

接著,她褪下衣服和絲-襪等等,開始洗澡,洗著洗著,她稍稍平靜了許多。

可是。

突然。

燈滅了!!!

一片漆黑。

「啊……」納蘭傾城下意識的一聲尖叫。

同一秒。

正在客廳的蘇塵,臉色大變,但,一瞬之後又冷靜了。

卧室門口,已經有著急的腳步聲,應該是納蘭婷和納蘭燕也聽到了納蘭傾城的驚叫聲。

蘇塵直接喝到:「納蘭婷、納蘭燕,守護好房門,不要慌,房間內,交給我!」

納蘭婷和納蘭燕又安靜了下來。

蘇塵則是快步朝著卧室走去,浴室設立在卧室。

走進卧室,漆黑之中,蘇塵站在浴室門口,沉聲道:「傾城,有我在,不要緊張,浴室是全封閉的,沒有人能傷害你,我就在浴室門口。」

「我……我……我知道了!」納蘭傾城的聲音顫抖。

蘇塵不再吭聲,黑暗中,他的手,已經緊緊地握住斷軒劍。

為何突然斷電了?停電?概率很小,尤其是對於紫羅蘭這種大酒店,都有自己的發電機。

「要是沒有猜錯,應該是有人刻意的破壞了酒店的供電系統,這是想要造成混亂,好有可乘的機會渾水摸魚、靠近這間房間!」蘇塵微微眯眼,黑暗中,他的眼神精光閃爍,思維清晰到了極點。

黑暗,對於他來說,不算什麼。

強大的戰鬥意識下,即使在黑暗中,也是可以戰鬥的,甚至就像是長了一雙能夠看透黑暗的眼睛一樣。

「門口有納蘭婷和納蘭燕,那麼,暗殺者想要進入這間房間,唯一的可能就是窗戶!」蘇塵掃了一眼我是的窗戶。

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

蘇塵把自己的呼吸壓得越來越低,他整個人就像是融入了黑暗一般。

大約是兩分鐘後,陡然間蘇塵眼神一閃。

有動靜。

果然是來自窗戶的動靜。

細微的像是老鼠磨牙的聲音。

蘇塵依舊毫無動作,只是玄氣暗暗地運轉,眼睛眯著,所有的戰鬥意識和心神都鎖定窗戶那一片。

很快。

窗帘被拉開了。

黑暗中,隱約之間是三個人影,都蒙著面,手裡拿著半米長的彎刀,銀白色的彎刀,在黑暗中凸顯的尤為刺眼、森白,讓人不寒而慄。

「三人都是修武者,兩個玄氣練力境巔峰,一個玄氣內壯境前期,這種級別的暗殺者,是來自修武界吧?」蘇塵一眼就判斷出了三人的境界。

下一刻。

他再無猶豫,整個人動了!!!

這一動,就是正真的雷霆暴擊,原本蘇塵隱藏在黑暗之中,像是融入黑暗,連心跳和呼吸聲都沒有,徹底的死寂,可在這麼身形一動之下,卻突然之間像是神龍破空、猛虎出籠,那速度,堪稱驚魂,身影閃爍,空氣都被撞得爆裂。

幾乎只用了三分之一個呼吸,蘇塵已經靠近三個黑衣人,手中的斷軒劍驟然抬起,速度極快,攜帶刺耳殘忍的嘶鳴之聲,斷軒劍接連兩個迂迴,準確到極點的劃斷那兩個玄氣練力境巔峰期的黑衣人的喉嚨,秒殺,正真的秒殺。

那兩個黑衣人,致死也不敢相信這突如其來的死神降臨,脖子處鮮血攢動、冰冷徹骨,那兩個被劃斷喉嚨的黑衣人,甚至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捂著自己的脖子,轟然倒地。

也就是那一刻,那個玄氣內壯境前期的黑衣人,二話不說,黑影跳躍,就想要直接逃出窗戶,他不是傻子,遇到了一個秒殺自己兩個同伴的存在,自己絕對不是對手。

可惜,他哪裡能逃得了?

「來了,就不要走了!」蘇塵淡淡的道,橫步跨動,猛地加速,《浮光掠影》之下,他輕鬆的靠近那個玄氣內壯境前期的黑衣人,左手成拳,轟然砸出。

那黑衣人下意識的想要朝著右側躲避。

而這正中蘇塵下懷。

他這左手的一拳,事實上就是虛晃。

當黑衣人朝著右側躲避的那一剎那,蘇塵的右手之上握著的斷軒劍,陡然而動,如光如電,好似靈蛇跳舞,詭異的行進路線之下,片刻後,斷軒劍就放在了黑衣人的脖子上。

但,蘇塵沒有直接殺他。

「你被活捉了!」蘇塵淡淡的道。

「不管你是誰,敢救納蘭傾城,你會後悔的!!!」那黑衣人被生擒之後,轉過頭,黑暗中,他與之蘇塵對視,冷冷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接著。

噗……

讓蘇塵驚訝的是,這黑衣人竟然如此如此如此的果敢,直接抬起手中的彎刀,插-入胸口。

自殺!

竟然自殺了!

「倒是有意思了,職業素質滿級的修武界殺手。」蘇塵靜靜地盯著地上的三具屍體,心思活躍,心想著,這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