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都市超級醫仙 >第一百九十四章 詭異的隱匿

第一百九十四章 詭異的隱匿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玄幻奇幻

「…………」聞人穆傻眼了,真真切切的傻眼了,他這麼大歲數了,活了這麼多年,又身居高位、實力強橫,早已經心靜如水,可此刻,眼前的一幕,讓他不要說心靜如水了,簡直是翻江倒海啊!!!

高千丈就這麼死了?!聞人穆站在那裡,靜靜地看著高千丈轟然倒地、鮮血肆意,呼吸在呼吸在不知不覺中屏住了。

高千丈對於聞人家族來說,那是極為重要的,不然的話,聞人家族怎麼看從小就培養高千丈,在高千丈身上砸了那麼多的修武資源?甚至,連聞人家族的小公主,都被家主強行與之高千丈訂婚了!聞人家族是在高千丈寄予了極大極大的希望啊!

說句不好聽的,之於聞人家族來說,高千丈甚至比之他這個七長老聞人穆更為重要。

他如果知道高千丈真的會死,之前,哪裡會那樣的強勢?哪裡會那麼咄咄逼人?他以為……聞人家族是無敵的、恐怖的,只要自己稍稍施加壓力,對方就會怕了。

沒想到……對方不但不怕,甚至連討價還價、惱怒生氣等等任何情緒表達都沒有,二話不說,就直接當著自己的面殺了高千丈。

果斷的令人髮指!!!

果斷到聞人穆都沒有後悔、反悔,乃至說話的機會……

此刻。

何止聞人穆傻了?在場的,只要是人,都傻了,慕紫翎、袁申、冷莽等人甚至都開始身形抽搐,震怖到經脈痙攣的地步!

瘋子!徹徹底底的瘋子!!!慕紫翎、袁申等人甚至有些麻木了。

足足十來個呼吸後。

終於。

「呼……」聞人穆終於有了思維回潮,狠狠的吸了一口氣,一雙眼眸轟然爆射出兩抹怒光,喉嚨狂震,一聲嘶吼:「你該死!!!」

聞人穆無法形容此刻自己的殺意,他甚至已經失去了理智,再無其他任何的想法,只有一個念頭,將眼前這個小雜碎虐殺成灰。

聞人穆是玄氣宗師境後期境強者,這種級別的存在,在整個華夏來說,不管是放在修武界還是隱世家族,都是頂級中的頂級強者了。

他一怒,那氣勢,堪比海嘯洶湧,整個赫斯珠寶店門前的一大片空地之上,那些圍觀的人,不管是普通人還是修武者,不管是男女老少,不管是距離多遠,這一刻,幾乎全都控制不住的吐了一大口鮮血,重傷!!!

幾乎每個人的五臟六腑都像是被兇狠的重錘碾壓過一般,趨於碎裂……

許許多多道顫抖、駭然、驚懼的眸子盯著聞人穆,瑟瑟發抖!

與此同時,聞人穆猛地抬起手,掌心遊動、徘徊、迂迴、在短短一個呼吸內,複雜的凝聚掌訣。

很快。

清晰可見,聞人穆的掌心處,閃爍著灰白色的、如岩漿一般的氣流。

一時間,萬眾矚目,簡直和見了鬼一般,這不是神仙才有的手段嗎?!

「玄氣外放?」蘇塵微微眯眼,心底有些驚訝,臉色也凝重了,玄氣外放,他自然是知道的,一般來說,修武者到了玄氣宗師境巔峰期左右,才可以玄氣外放。

聞人穆還不是玄氣宗師巔峰期,就已經可以玄氣外放,不可思議!!!

絕對是萬里挑一。

玄氣外放與之不能玄氣外放,在戰鬥力上,差距就大了。

簡單地說,玄氣外放者,既可以遠程攻擊,又可以進程攻擊,如果對戰非玄氣外放修武者,幾乎能立於不敗之地。

「該……該……該死!!!這個老怪物竟……竟然能玄氣外放?」袁申顫抖著聲音,幾乎被嚇得要昏死過去,舌頭都要咬掉了。

他袁家作為太玄山地脈三十六家族之一,最強的老祖宗都做不到玄氣外放啊!

袁申可是聽自己的父親說過關於玄氣外放的那些老怪物到底有多恐怖、多無敵、多強橫……

公子現在竟然要面對一個玄氣外放的老怪物,這……這必死無疑啊!

公子就是再妖孽,也無用。

一邊,冷莽、慕紫翎等人雖然對於玄氣外放並不算了解,可也不是傻子,他們都能清晰的感受到此刻聞人穆的掌心處的灰白色氣流的可怕,看上一眼,心神都要炸裂的感覺。

怎麼戰?蘇塵還能怎麼戰?

「凌空掌!!!」下一刻,死一般的寂靜之中,突然,聞人穆的掌訣凝練到了極致,形成了一個灰白色的玄氣掌印,聞人穆抬起手,對著蘇塵所在的位置,直接砸去。

也就是那一剎那,蘇塵動了。

「可笑!」聞人穆見蘇塵一動,不屑的冷哼,這隻該死一萬次的小螞蟻還想要逃?難道不知道玄氣招式一旦鎖定目標,就一定會追上嗎?可不是那麼容易躲避的,玄氣掌印鎖定蘇塵,直到成功擊中為止。

並且,玄氣凝聚的招式的速度,超想像的迅猛,修武者的肉身速度就算再快,也不可能快過玄氣招式的速度。

所以,在聞人穆看來,蘇塵這是無知、可笑。

唰……

轉瞬。

卻見,那灰白色的玄氣掌印,果然是閃電一般的朝著蘇塵而去,且,真真切切的是鎖定、追蹤。

蘇塵的速度並不算慢了,但,那玄氣掌印的速度更快。

眨眼之間。

玄氣掌印已經到了蘇塵背後!

「可悲的螻蟻!!!再怎麼掙扎,也擺脫不了命運,可你就是死一萬次,也彌補不了你闖下的彌天大禍啊!」聞人穆殺意幾乎濃郁到實質化,盯著蘇塵,已經像是盯著一個死人,眼神中有無盡的嘲諷,更有無盡的怒火。

可就在這時。

令人怎麼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