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都市超級醫仙 >第兩百一十三章 太現實

第兩百一十三章 太現實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玄幻奇幻

「那個啥?我和你是朋友嗎?好像不是吧!畢竟,我這種『螻蟻垃圾』也不配做你的朋友啊!」蘇塵微微側頭,看了一眼衛賀,笑著道。

「不……不……不是的,蘇公子,我們是同伴,是親密無間的同伴,求您,求您救我,救我啊!」衛賀拼盡全力的吼道,臉色慘白到一絲絲血色都沒有了。

他清晰的感受到,當蘇塵說『不是朋友』的時候,段擎身上那股難以形容的厚重、壓抑、凌厲、刺鼻的殺意,已經完全的鎖定自己了,他的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了,彷彿,死神已經來臨一般。

下一秒。

嗖……

段擎動了。

卻見,他步伐暴躁,身形沸騰,與之空氣瘋狂撞擊摩擦,帶起陣陣空氣碎片,好似一堵移動的大山,轟鳴震撼,朝著衛賀而去。

「雲老,救……救……救我啊!」衛賀嘶吼著,他整個人因為嫉妒驚懼,已經不知道怎麼逃跑、怎麼躲避、怎麼還手了,站在那裡,就像是痙攣了一般,只剩下大喊大叫。

雲老會救嗎?又敢救嗎?

雲老搖了搖頭,朝著後面退了一步!

段擎本就給他極其恐怖的壓力,而這一刻,段擎出手的時候,她更是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段擎。

太強!!!

雲老確定,段擎擁有三招之內就殺死自己的絕對實力。

這是一個她怎麼也惹不起的存在。

驚悚之中,雲老別說救人了,甚至想要在地面上挖個洞鑽進去、躲起來。

遠處,六指無常也臉色連連變化,顯然,他與之雲老的感受是一樣的。

片刻之後。

「噗噗噗……」

血色重劍遊走,宛若吞靈的血色之龍,張開那血盆大口,吞咽、咀嚼著,無比殘忍。

僅僅一個呼吸內,血色重劍就撕裂、斷裂了衛賀的四肢。

鮮血瀰漫、紛擾之中,衛賀直接凄慘入注、昏死在地。

至於衛賀的那三個狗腿子,別說救衛賀了,就是站都站不穩了,早已經跪在地上直哆嗦。

雲老的臉色越發的蒼白幾分,段擎不但實力驚人,而且非常的殘忍、嗜血……

要了衛賀的四肢後,段擎面無神色,轉過頭,恭恭敬敬的走到蘇塵身前。

「公子,需要我幫您解決掉他嗎?」段擎說話間掃了一眼六指無常。

「段擎!!!你敢!」六指無常大驚,心跳加速了,現在,他已經沒有信心對上段擎了:「我是血衣樓的三當家,我要是死了,你會被血衣樓追殺到碧海蒼穹!」

面對六指無常的威脅,段擎一絲絲都不在意,血衣樓很厲害嗎?能有公子厲害嗎?在段擎心中,公子現在已經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血衣樓算個什麼東西?

「他還是交給我吧!手癢了!」蘇塵笑著道。

「是,公子!」段擎重重點頭。

六指無常震驚了。

蘇塵要自己動手?

這……

他沒有想到。

畢竟,蘇塵只是半步玄氣內壯境啊!!!也敢自己動手?

六指無常甚至覺得,自己只需要一招,蘇塵就會死的不能再死。

一邊,雲老同樣震驚無比,眼睛狠狠的閃爍,雖然,段擎稱呼蘇塵為公子,很恭敬,可事實上,她內心深處對於蘇塵的鄙視、嘲諷、看不起,一直沒有減少一分。

就算蘇塵來頭大、身份地位高,可自己沒有實力,那就是垃圾,在太玄山,自身實力永遠比身份背景好用,不是嗎?

「呵呵……自己找死,怪得了誰,段擎那瘋子就在身邊,這都不好好利用,一定要裝,不死你,死誰啊!」雲老心裡想到,實在是戳之以鼻。

下一秒。

「現在,我要出手了!」蘇塵看向六指無常,笑著道。

他要出手,還提醒六指無常?六指無常和雲老都快要無語了。

「那你就出手吧!」六指無常巴不得蘇塵自己犯傻,這樣的話,擒下蘇塵,讓段擎投鼠忌器,至少自己能夠活著離開了。

「好!」蘇塵吐出一個字,繼而……

動了!!!

《浮光掠影》身法,沒有絲毫的收斂,突兀而動。

這一動,六指無常還有遠處的雲老,臉色狂變,甚至,眼珠子都要爆裂了。

快!

太快!

難以形容的快!

完全超越了思維極限的快。

不管是雲老,還是六指無常,根本看不清蘇塵的身影,只能感覺到有一千道、一萬道影子在眼前浮游、飄動。

更恐怖的是,六指無常也感受不到一絲絲蘇塵的氣息,好似,世間沒有這個人一般。

十分之一個呼吸後。

「噗……」

斷軒劍沒入六指無常的脖子。

自始至終,六指無常沒有任何一點的反抗能力,不是不想反抗,而是不知道怎麼反抗、不知道從何而起反抗。

蘇塵的殺人速度和手法,簡直快到比閃電還要驚人,簡直詭異到堪比魔神幽靈。

六指無常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脖子,鮮血卻怎麼也捂不住,宛若噴泉一般的攢動、鮮紅。

他想要說什麼,卻怎麼也發不出聲。

生機,快速的在六指無常身上流逝!!!

很快。

轟!

六指無常帶著驚世的恐懼和不甘,轟然倒地,成了一具屍體。

段擎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邊,心底越發的恭敬和敬畏。

他本以為自己在獸血谷有了奇遇、有了突破後,就算不能拉近比得上公子,至少也應該拉近了與之公子的距離。

現在看來……

一廂情願罷了。

不但沒有拉近,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