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都市超級醫仙 >第二百三十四章 預備役

第二百三十四章 預備役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玄幻奇幻

突然。

蘇塵又邁動一步,步騰自然是下意識的繼續後退,這一步後退出。

「啊……」步騰下意識的一聲嘶吼,空了,後面是空的,是懸崖,步騰因為太恐懼,竟是忘了深處近五千米的懸崖上的這件事。

也就是這一霎那,蘇塵宛若疾風閃電,速度太快,快到無影,千分只一個呼吸後,蘇塵到了懸崖邊,抬起手,直接抓住那已經跌落懸崖、就要墜落的步騰的手。

「啊!啊!!啊!!!」步騰像是瘋了一樣,被嚇得都快要沒有理智了,他控制不住的大吼大叫,剛才,懸空的一瞬,他的心臟根本經不起負荷啊!

死亡來臨的一瞬,難以形容……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繼而,步騰滿臉淚水,大聲的哭喊著,崩潰了,徹底的崩潰了,在雙腳踏空,就要跌下懸崖的一瞬,他就完全的崩潰了,只有求生的念頭,只要能活著,做什麼都可以。

一邊。

古沅、喬渾弄不懂了,為何?為何蘇塵要救步騰。

弄不懂,完全弄不懂。

「知道我為什麼要拉住你嗎?」蘇塵笑著問道。

步騰搖頭,他怎麼可能知道,搖頭之後就是哀求:「你是我爺爺,是我老祖宗,我不想死,求您了,我就是做牛做馬做奴隸都可以,我不想死!」

「我之所以要拉住你,是因為,你這麼跌落下去,萬一有那麼億分之一的機會活下來呢?我,不放心!」說完,蘇塵咧嘴一笑,另一隻手中,斷軒劍閃爍著死亡的光芒,陡然前行,划過步騰的脖子,接著,蘇塵鬆開手。

步騰,準確的說,是步騰的屍體跌入深淵。

古沅、喬渾兩人同時身形顫抖,惡寒!!!心底全是惡寒!

太狠了。

蘇塵真是太狠了。

「好了,該做正事了!」解決完步騰一行人後,蘇塵看了一眼喬渾和古沅,道:「靈源洞是我的,赤元洞是你們的……」

「等下,蘇塵,我……」古沅還想要說什麼,但,被蘇塵直接打斷:「沒時間和你囉嗦,你在山腳下提醒了我一句,我已經救你一命,各不相欠!」

古沅沉默了。

心底是委屈和悲哀!!!

她是古沅啊!

這些年,從來都是人家找她說話,她不願意搭理,沒想到有一日反過來了。

可她能看出來,蘇塵是真的懶得搭理自己。

「我欠你一命,我會報答的!」深吸一口氣,古沅倔強的道,什麼兩不相欠,事實上,是她欠蘇塵的。

「隨你……」蘇塵無所謂,身形一閃,已經進入靈源洞。

「…………」古沅咬了咬嘴唇,面紗下,美眸中,全是堅定和決心,蘇塵不願意搭理自己,在她看來,就是瞧不上,為何瞧不上,她古沅比起蘇塵,根本就是不是一個級別,她太弱了。

「總有天,我會讓你正視我的!」古沅暗自發誓。

「古沅,我勸你還是不要和他較勁,也不要對他有非分之想!」就在這時,喬渾開口了,苦笑道:「我們和他是兩個世界的人,或者說,他根本不是人。」

「只要我努力,一切皆有可能!」古沅凝聲道。

「你不會喜歡上他了吧?」喬渾有些怪異的問道。

「閉嘴!」古沅罵了一句,轉身就走,朝著赤元洞而去。

喬渾先是深深的看了古沅一眼,繼而嘆了口氣:「似乎,是真的,英雄救美的橋段雖然古老,但,卻是俘虜女人的心的最好的手段,他救了你……」

與此同時。

蘇塵早已經忘了古沅、喬渾二人,他快速走進靈源洞,臉上,滿是渴望之色。

「熱量不怎麼波動了,看來,真火火靈真的陷入沉睡了!」蘇塵眼神一喜,腳步速度加快。

走著走著,蘇塵的臉色又沉重起來,他已經走了上百個呼吸了。

竟還不見盡頭。

這靈源洞,比他想像中大、深!!!

而且,兩邊的洞壁之上的歲月痕迹告訴蘇塵,靈源洞存在很久很久了……

終於,一刻鐘後。

蘇塵,走到了盡頭。

盡頭,竟不是他想像中的那樣,而是一片廣場。

足球場那麼大。

腳下,不是雜亂、凹凸不平的石塊、岩石地,而是一塊一塊大小相同、磨得很光滑的石板,這些石板呈現青灰色,上面,覆蓋了一層厚厚的岩石灰塵,看來,是太久遠了。

四周,也就是洞壁,洞壁同樣被一塊一塊巨大的石板鋪設,呈現橢圓形。

這些鋪設在洞壁之上的石板,卻是沒怎麼被岩石灰塵覆蓋,蘇塵能看的清楚,這些石板上,有一副一副畫。

很簡單、很古樸、很簡陋的畫。

就像是原始人畫的一樣。

「似乎,這些畫,很特殊!」蘇塵喃喃自語,臉色越發的凝重。

繼而。

蘇塵收回眼神,看向正前方。

正前方。

入眼處的盡頭,是一個足有百平的池子。

池子是圓形,黑色,池子內,是火!!!

火,是紅色的,血紅血紅,宛若鮮血堆積,且,這些火,是液體,好似岩漿一樣,在翻騰著、崩騰著。

嗤嗤嗤……

仔細聽,那呈現液體的火焰,翻騰、崩騰之間,蘊含著一股一股社震懾心魄的聲音,渾厚、古老、不朽。

蘇塵距離池子大概有一二十米,可隔著這麼遠,蘇塵還是感受到一種心有餘悸的灼熱!

「這個池子里的火,就是真火……」蘇塵深吸一口氣,舔了舔嘴唇。

他就是傻子,也確定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