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極品朋友圈 >第695章 調查新進展

第695章 調查新進展

小說:極品朋友圈| 作者:水冷酒家| 類別:都市娛樂

反駁加揭傷疤,趙海寧言辭犀利,跟一向維護麥小吉的孔群截然不同,搞得大家也很不自在。

合同沒法簽,等到他們失蹤那天,簽了也找不到人。麥小吉約束古人的唯一方式,是黃金,他又有幾個人情?

「趙總,以你的意思,請誰去做總經理比較合適?」麥小吉認真問道。

「我覺得南宮秘書就很好,年輕有智慧,還不膚淺。應對大場合時,掌控有度,儀態大方。」趙海寧說道。

「我不去!」南宮月直接拒絕了,說得大家一愣,「哦,我是說,麥董這邊還有事情需要我親自來處理,無暇分身!」

還有拒絕升值漲薪的,插不上嘴的江文倩拉長了臉,有什麼事兒還得他們二人聯手。

「小月是我的秘書,大家不怕我倆裡應外合做假賬?」麥小吉笑問。

「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小吉,你要這麼說,就是賭氣了。我可沒私心,是為了大局,為了公司好。」趙海寧老毛病犯了,使勁拍了下桌子,臉都漲得通紅。

「趙總,要說有私心啊,其實是我。說句心裡話,我想籠絡住這群能人,做夢都想!但是,想要留住他們真的不易啊,需要感情投入,還需要錢,大筆大筆的錢!」麥小吉使勁敲著桌面,說出自己的心聲。

沒有誰比南宮月更了解麥小吉的苦處,默默起身給他端來一杯茶,然後又給趙海寧倒了一杯。

孔群見狀,為了調節氣氛,開玩笑道:「小月,我們旁聽的心裡緊張,手心冒汗,也缺水。」

大家哄得笑了,南宮月笑道:「別著急,我一杯杯送到你們跟前。」

麥小吉喝完一杯水,手背擦了下嘴巴,這是習慣性動作,江文倩立刻投來嫌棄的目光。這要換做在家裡,早就毫不留情批判了。什麼毛病,一看就村裡來的!

這一刻?還是忍了吧!

「我提個方案,大家看這樣行不行?會計團隊,肯定要由公司在派遣的,他們不負責這塊。」麥小吉說道。

趙海寧想了想,點點頭,財務是關鍵,公司派遣當然最好。

「合同這塊呢,約束不了能人,他們的薪水全部發到我這裡,或者小月那裡,然後再給他們分配。再不濟,大家制定一個監督人,幹得好,就發錢,干不好,就撤了,如何?我說的不是蔡顏一人,而是所有我找來的人,怎樣?」麥小吉正色道。

「這就太欺負人了吧,要是我,早就扭頭就走了,不尊重人!」沃野聽不下去了,想到那些花朵般的女孩兒背後受人猜忌,就覺得趙海寧面目可憎。

「他們能答應?」趙海寧試探問道。

「嘿嘿,這需要講交情。」麥小吉露出一絲得意之色。

「也不用那麼麻煩,統一發給小吉就是了。」趙海寧笑得有些不自然,但也沒反對這個提案。

麥小吉和南宮月都鬆口氣,工作可以定下來了。麥小吉笑道:「麗姐,不要再踢趙總了,都快成大豬蹄子了!」

桌子底下的小動作,還是被發現了,呂麗鳳不悅道:「哼,越老越糊塗!」

「得按規章制度來嘛!」趙海寧堅持道。

「你一個人對,我們全都不對?」

「哎呀,老婆大人,這是公司啊,不是鬧著玩兒!」

有意見的,不只趙海寧,江文倩也很不開心,「如果他們都去古城區工作,那麼誰來直播?」

「這個不衝突,可以同時進行。」麥小吉說道。

「怎麼我聽著,都不把我們直播當正事兒啊?主播說調走就調走,那我這個總經理還要兼職所有直播嗎?」江文倩憋了一肚子氣,極力忍著,還是露出一些小暴脾氣。

「不會的,我讓李主任協助你。倩倩,就這麼定了,辛苦的不是你我,而是我的朋友們。」麥小吉也沉下臉來,都在講利益,要絕對佔有,哪裡考慮過古人為了賺錢在拚命。

「同時進行,夠辛苦。」趙海寧也有些不忍,這是同樣的工作時間提高雙倍的效率,普通員工早就鬧意見了。

開了一上午會,麥小吉感覺有點吃力,但將這個消息告訴古人們,反饋卻簡單而又快樂,都向他表示感謝。

不怕苦,不怕累,就怕賺不夠生活費!

麥小吉一感動,差點說出續約的秘密來,但目前跟錢已經無關了,他還需要用此束縛桀驁不馴的古人們。

俠客行也有了新的進展,在老公安的遙控下,崔雷和石有志都回來了,還帶回來極有價值的相關消息。

找了家飯店,四人坐在一起,崔雷抱起茶壺直接對嘴咕咚咚喝,而石有志鬍子拉碴,滿眼紅血絲,這都是辛苦的標誌。

石有志的記者身份幫上了大忙,而在調查過程中,也有幾次引起敏感,但有崔雷在,最終也化險為夷。

司徒小丹老家在農村,為海蘭市臨海的一個漁村,有個霸氣的名字,叫做青虎村。據說,當地的司徒是大家族,祖上還曾出過大將軍,直到現在,從這裡也有後背的青年才俊從這裡走出去,從事各個行業的工作。

司徒小丹的父母生前為當地村小學的教師,老實本分,只有一個女兒司徒小丹,家丁單薄,難免聽些冷言冷語,跟族裡人的關係一般。

在司徒小丹三歲時,家中突然失火,父母因此雙亡。聽村裡的人說,當時是冬天,窗戶封得很死,火又是從門口的爐子開始蔓延的,沒法逃出來。

司徒小丹是被一床濕漉漉的褥子包裹,從窗戶封條縫隙中塞出來的,隨後大火蔓延,他的父母因此喪生。

因為是女孩子,家族人都不願意收養,經過多方動員,最終也只願意每家出點錢供這個孩子長大成人。

不得已,司徒小丹被送到了福利院,一直長到十三歲,福利院便經常有一對夫婦去看望她,就是後來她的養父母司徒昴夫婦。

為養女能在當地完成學業,司徒昴夫婦沒有立刻將她接出,但卻承擔了期間的所有費用,將其視若己出,這也是司徒小丹與其他孤兒所不同的地方。

「司徒小丹,司徒昴?這是巧合,還是有關聯?」麥小吉敏感問道。

「是同族叔輩,這個司徒昴一直生活在海蘭市,家中無人,所以司徒小丹家的變故他不知道。直到那年回家祭祖,才聽說這件事,當即便聯繫了福利院,要收養司徒小丹。據說,還痛斥其他族人薄情寡義。」崔雷說道。

「這些是表面調查出來的。」石有志補充一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