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軍嫂逆襲記 >第731章 沒落下

第731章 沒落下

小說:重生軍嫂逆襲記| 作者:鐺鐺| 類別:都市言情

聽到柳老爺子這話,柳舒悠直直的看向了他,眼中也不知不覺的泛起了淚花,「爸……」

雖然她還沒有恢復記憶,可到了柳宅之後,這兒的一切都給她一種熟悉感,和剛到盛州時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此刻見到老人的神色,更是不由自主的喊了一聲父親。

柳老爺子知道女兒失憶了,知道她將他們所有人都忘了,所以原本也沒有報任何希望,可如今聽到女兒這一聲父親,讓他不禁老淚縱橫,「舒悠,你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一旁的柳老太太見到女兒還和記憶中差不多的模樣,也忍不住叫了一聲,「舒悠,你這孩子可算是回家了。」

柳舒悠心情有些激動,此刻看到了柳老太太,也不知不覺叫了一聲母親。

聽到這一聲母親,柳老太太十分高興,原來女兒就算失憶了,可還是記得他們,「哎……好,好,我們趕緊進屋去坐會兒吧。」

等一行人都坐下來之後,柳老爺子和柳老太太就一直拉著柳舒悠說話,等知道她這些年過得艱苦時,都忍不住有些難過,「舒悠,真是難為你了,要是我們早點找到你就好了。」

柳舒悠聞言笑了笑,道:「爸,其實我過的也不算苦,雖然失去了之前的記憶,可醫術卻沒有忘記,所以根本就沒有個餓過肚子,不過這二十年間也多虧了景天的陪伴,我們母子倆相依為命的過了這麼多年,也就這麼過下來了。」

說話間,柳舒悠讓楊景天上前,之前讓他叫柳老爺子和柳老太太。

楊景天倒是有些猶豫,這柳家一看就知道不凡,要是他直接叫人,也不知道會不會讓人以為他想要攀龍附鳳,其實就算柳家真的很了不起,他也沒想通過柳家得到什麼。

見楊景天沒有立即叫人,靜姝笑著一旁說道:「哥,這是外公外婆,你趕緊叫人啊。」

聽到靜姝這話,楊景天也沒有再遲疑,直接叫了一聲「外公,外婆」。

柳老爺子和柳老太太見狀,不由笑著點了點頭。

這楊景天雖然是女兒從小收養的,可這麼多年也的確因為有他的陪伴,女兒才不至於孤零零的一個人過活,所以他們心中對於這個外孫,也多了一絲認可。

楊景天喊完了人後,靜姝又帶著他將其他幾人都挨個認了一遍。

柳宗廉之前就見過了,接下來叫的就是柳二老爺一家,等一圈認下來,楊景天都有些頭暈了,這柳家果真是大家族,這麼多人,他都感覺有些記不住了。

認完人後,柳舒悠也將柳家眾人認了一遍,有些人她感覺有點熟悉,但有些人卻是一點兒印象都沒有,不過柳老爺子也不逼她,柳老太太也覺得女兒能找回來更好,最後一直拉著她說話。

秦曼玲在一旁看了看柳舒悠,忍不住有些感慨。

一開始她還以為是靜姝找錯人了,可一看到柳舒悠的模樣,她就知道這人果然就是柳舒悠,就算年紀上去了,可柳舒悠的模樣卻沒怎麼改變,竟然還和當初少女時代的模樣差不多,要知道柳舒悠這二十年可一直都是在外面受苦,也不知道她是怎麼保持的。

一旁的柳宗越倒是十分高興,舒悠能找回來是最好不過了。

等臨近中午的時候,柳老爺子直接招呼眾人過去吃飯。

今天為了慶祝柳舒悠回家,所以柳宅內置辦了八桌宴席,住在柳宅內的一些柳家旁支都過來吃席面,因此一時之間十分熱鬧。

靜姝就坐在柳舒悠的旁邊,不時還給柳舒悠介紹她不認識的人。

等中飯結束,靜姝就帶著母親到了她曾經住過的院子。

「這兒……就是我以前住的地方吧。」

看著眼前的一桌一椅,柳舒悠覺得分外親切,一眼就看出這是自己曾經的住所了。

柳宗廉跟著一起過來,此刻聽到柳舒悠這話,不由笑道:「對,這兒就是你以前住的院子,沒想到你還有印象呢。」說著不由看向柳舒悠建議道:「舒悠,要不要我給你把把脈,看看能不能治好你的失憶症。」

柳舒悠聞言直接點了點頭,隨即將手腕伸了出來。

趙定柏則有些緊張的看向柳宗廉,他自然是希望舒悠能漸漸恢復記憶的,這樣的話,她就能記起兩人當初的時光了。

柳宗廉替了柳舒悠把了會兒脈之後,不由皺了皺眉,隨即又仔仔細細問了她一些問題。

只不過柳舒悠對於失憶前的事情完全沒印象,此刻能覺得柳家的幾人熟悉已經很難得了,所以對於柳宗廉的一些問題她根本就答不上來。

柳宗廉見狀也不再多問,只說道:「舒悠是傷到了頭部,鬧鐘有了淤血,所以才會失憶,不過這二十年來,她腦中的淤血慢慢在變小了,所以可能才會慢慢恢復一點,覺得我們有點熟悉。」

楊景天一直在一旁聽著,等聽到柳宗廉這話後,不由說道:「我媽這些年間偶爾會感到頭疼,不過每次她都忍下來了,自己采了一些草藥吃,會不會就是因為那淤血,她才會感到頭疼。」

一旁的趙定柏聽到這話,忙問道:「舒悠,你之前怎麼都不說你有頭疼的問題呢。」說話間一陣心疼,要是早點知道這件事,他早就帶著柳舒悠回來了。

柳舒悠看到趙定柏滿臉的緊張,不由笑道:「我也就偶爾會頭疼,而且我自己吃了草藥,覺得好多了,如今已經很久沒有在犯了。」

靜姝也沒想到母親還有這個問題,當初剛見到人的時候,她怎麼就沒想到要給母親把把脈呢,不過……想到自己如今的水平,她又覺得釋然,估計就算讓她把脈,她也看不出多少問題來。

而柳宗廉聽到楊景天的話後,不由笑道:「我就說那淤血怎麼自己漸漸變小了,原來是舒悠自己采了草藥吃,看來你果然沒有落下醫術,這樣最好了,就因為你之前吃了草藥,所以你這情況好多了,等之後我給你針灸一段時間,你應該就能恢復記憶了。」

聽到這話,趙定柏滿臉的驚喜,「那真是太好了。」

靜姝也是滿臉笑容,「舅舅,那就麻煩你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