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敗家系統在花都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迴旋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迴旋

小說:敗家系統在花都| 作者:風雷煮酒| 類別:玄幻奇幻

呂小布的威脅說完了,一條比一條讓會議室的人感到難受,甚至是疼痛!

前兩條不說了,最後一條才是最狠的!

俗話說得好,只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

呂小布一旦像大眾宣布,他要再次來本日,這無異於是在民眾的傷口上撒鹽!

那種惶惶不可終日的感覺將無時無刻的席捲他們!

甚至,不排除這種感覺會引起混亂!

這就像是天朝古代的王朝一樣,明明國力強盛,卻為什麼一次又一次的對那些匈奴之類的和親?!

他們真的打不過嗎?!

打得過,舉全國之力當然打得過!

可是,打的值不值,就是問題所在了!

匈奴是游牧民族,沒有固定的城池,而且幾乎是全民皆兵,你打他們就跑,和你打游擊戰!

本來就是長途跋涉的將士們和本來就生活在那邊草原,以游牧方式生活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能堅持多久,想必都想的清楚!

而等你什麼時候累了,不追了,他們又會掉過頭來洗劫你的邊境,掠奪你的財產。

打的你是煩不勝煩!

所以,他們最後只能選擇的和親,換取暫時的和平,等待時機,一舉殲滅!

現在他們和呂小布關係,就是如此,讓人蛋疼。

「那個,你讓我們商量下。」

會議室的人之前的強硬徹底消失不見了,變成了猶豫的說法。

「你們請便,給你們一個小時時間!」呂小布聳聳肩說道。

「一個小時?!不夠啊!最少也要一個星期吧!」會議主持人連忙說道。

這可不是小事,怎麼可能所決定就決定?!

「那好,半個小時!」呂小布點了點頭。

「什麼!?你!」會議主持人氣炸了!

「十五分鐘!」呂小布再次說道。

「好!」旁邊的一個人連忙捂住會議主持人的嘴,再說下去就變成五分鐘了!

十五分鐘就十五分鐘吧,反正主要的人都在。

視頻關閉了。

會議室立刻開始了討論!

具體的討論就不追溯了,反正還是那一套。

呂家。

「少爺,他們真的會答應嗎?」

梁蘭感覺此刻少爺身上充滿了威嚴,本來平時看起來是很悠閑的笑容,此刻也感覺威嚴無比!

「他們又不傻!肯定會答應的!」呂小布打了個哈欠說道:「我之所以和他們私下視頻,就是給他們一個迴旋的餘地!」

「迴旋的餘地?」呂父愣了愣。

「爸,你覺得他們國內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呂小布笑道。

「還不就是你小子折騰出來的問題?」呂父翻了翻白眼,但是眼中卻沒有絲毫的責備。

「是啊,最大的問題是我搞出來的!但是延伸出來的問題就是本日和我,甚至是和咱們國內的關係!」

呂小布解釋道:「估計他們現在拼了命的想要解決這個問題,而解決方式只有兩個。」

「第一,抓住你。一切迎刃而解!」呂洪斌也反應過來了,一邊想一邊說道:「而這一條顯然不現實,那就只有第二條,緩和關係,而這次,就是一個很好的手段。」

「沒錯,他們完全可以對外生成,這是事關友誼的合作,以此來撫平他們國內民眾心中的傷痕,雖然這對他們來說有點憋屈,但是我想他們應該知道孰輕孰重的!」呂小布笑道。

「可是,也不僅僅會是這樣吧。」呂文霍問到。

「當然,他們肯定會開出一些條件的,只要不過分,答應就是了!」

呂小布嘴角勾起一抹狡猾的弧度:「畢竟,消減他們國家的人對我的壞印象,可不光是對他們有利,對我也有利!」

隱藏在暗處的毒蛇,才是真正的毒蛇,擺在競技場對面的毒蛇,只是花架子而已!

……

而就在呂小布和本日那邊交涉的時候,呂小布要拍攝記錄片的事情,也傳到了外界。

這也是沒辦法的,誰讓李校長嘰里呱啦的一頓的電話,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了。

所以,這件事再次上了熱搜!

而這次,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一個——不可能!

「哈哈哈,這是本世紀最大的笑話,不可能不可能!」

「就是,小布少爺是誰?!那估計是本日本年度甚至是本世紀最恨的人了吧!會給小布少爺影像資料,拍攝對他們不利的記錄片?!」

「鬧呢?!真的是瞎講!這是誰傳出來的謠言?!小布少爺再怎麼是奇蹟締造者,你們也不能拿著他當神啊!這種謠言都往小布少爺身上安!是想幹什麼?!」

「就是!真的是過分了啊!微博官方,出來管一管,這一看就是謠言好不好?!早點屏蔽了!省的看的心煩!」

「不是吹牛逼!要是真的能要到,我直播日電風扇!」

「日電風扇算個屁,我在直播倒立拉翔!」

「哈哈哈哈!你們真的好過分,這讓人家散布謠言的人怎麼看?!」

「不過,這件事說歸說,要是真的能要到資料的話,想必肯定能拍攝出一部非常好的紀錄片!」

「是啊!我有個本日的朋友,放心,他是和平主義者,他曾經和我說過,說那些資料裡面全都是曾經的暴行,甚至還有些人體實驗的資料,當初的本日官方可是保留了不少這種東西!」

「我的天啊!人體實驗!我可是聽我爺爺說過,那時候的人體實驗簡直是慘無人道!有一種叫凍傷實驗,就是在零下幾十度的天氣下,不停的澆冷水,凍到毫無直覺之後,在泡溫水,直到軟化,然後手上的肉就會和手套一樣直接被脫下了,想想就覺得讓人害怕的發抖!」

「我也聽過一種叫**解刨的,就是顧名思義,將一個活著的人徹底解刨了!」

「還有還有,高壓實驗!把人送進高壓艙,然後不斷加壓,直到受害者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想叫卻叫不出聲,直至最終眼珠彈出眼眶、腸子等內葬擠破腹腔,流的滿地都是。」

「那都不是最殘酷的,最殘酷的是一個叫『愛的實驗』的實驗,那個實驗痛苦的不是**,而是身為一個母親對自己和剛剛出生的嬰兒生存的抉擇……」

「夠了!夠了!你們別說了!別說了!太可怕了!這些東西如果是真的,甚至還有影像資料的話,那簡直比恐怖片還恐怖!」

「是啊,反正也就是說說而已,那種東西本日怎麼可能會交給小布少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