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抓鬼小農民 >第十六章 我帶你們去見鬼!

第十六章 我帶你們去見鬼!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都市娛樂

「小姐,你這是…」福伯有些懵逼的看了看崔飛煙。

鑒貌辨色,很顯然,關於什麼月經不調,痛經,還有小便尿分叉,黃小龍還真…還真是說中了!

崔飛煙現在真是滿頭黑線,又羞又窘,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黃小龍說的全對。

這些難言之隱,崔飛煙的確有,她也悄悄去很多醫院看過,中醫和西醫都看過,但一直沒有得到根治。

為這事兒,崔飛煙是不勝其煩。

不過關於黃小龍後面說的什麼人身上三把火,厲鬼纏身,身為無神論者的崔飛煙,她是壓根不信的。

「閨女,你現在知道小師父的本事了吧?」崔東一臉笑意,就連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眼光了,黃小龍還真是能人一個!

「小師父,想不到你在中醫方面,也有如此高妙的造詣,學究天人,不外如是啊…」崔東由衷讚歎道。「還望小師父出手,替小女飛煙解決一切麻煩…」

「這個沒問題。」黃小龍大包大攬的道。「治病加驅邪,一條龍服務,收費1萬。」

黃小龍心裡可樂了,這不,生意又上門了!

誰說城裡錢難掙的?

「等等!」崔飛煙的臉色又冷淡了下來,聲音也很冷。「爸,我可沒說過要讓他治病啥的…更何況…他一個男的…還…還治這種病,這不是變態嗎?」

「飛煙,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正所謂醫者父母心,從醫生的角度看,病人是不分男女老幼的…」黃小龍淡然道。「看來,你對我成見很深啊…不過無所謂,遲早有一天,你會改變對我的看法……」

「打住,打住…你少說幾句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崔飛煙對黃小龍的第一印象很差,別說她根本不相信黃小龍能治好她的病了,即便能治,她也不可能接受,想想就覺得噁心。

黃小龍笑了笑,轉頭看向崔東。「崔老伯,一碼事歸一碼事,我先解決掉你的麻煩再說吧。」

「好嘞!小師父,請跟我來。」崔東連忙在前領路,把黃小龍領進了「盛世皇朝」小區。

崔飛煙和福伯跟在後面。

看著崔飛煙一臉寒霜的表情,福伯低聲道。「小姐,暫且由著他,老爺是真信任他…額…不過呢,小姐,你若真有那些病,不如…不如讓他給治治,興許能成呢?」

「福伯!你別說這個了!」崔飛煙氣得直跺腳。

黃小龍走在小區里,如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樣,左顧右盼,「好漂亮的房子啊…這就是城裡有錢人住的別墅吧?真氣派!隨便一棟,都比我們村長的房子豪華…這裡的房子很貴吧?」

「這個…」崔東笑了笑,黃小龍這種大有本事,卻又不諳世事,心思淳樸的少年,倒是頗對他的脾胃,「對,蠻貴的,十幾萬一平米吧reads;。」

「啊?十幾萬?一平米?」黃小龍瞪大眼睛。「我的天,你們城裡的房子都是金子打的么?」

「哈哈哈哈~~小師父,你說笑了。以你的能力來說,用不了多久,就能在這裡,擁有屬於自己的別墅了。」崔東一臉正色的道。

走著走著,來到一個山腳下。

這是一個十幾米高的小山包,植被叢生,花團錦簇,在半山腰上,修建了一棟歐式別墅,佔地足有上千平米,極盡奢侈之能事。

「小師父,這就是我住的半山別墅了。整個小區,就這麼一棟。」崔東介紹了起來,「這別墅是我一個生意上的老朋友轉手賣給我的,他移民到國外去了…」

說到這裡,崔東的眼神中,浮現出一抹驚恐忌憚之色。「從我在這兒住的第一天開始,整個人就感覺不對勁兒了,成天精神恍惚,一到夜裡就感覺有條人影在眼前晃來晃去的,一閉眼就好像有人在我耳邊說些亂七八糟的話…哎!」

「爸,如果你不喜歡這棟別墅,可以轉手處理掉啊。要不然,你不住這兒也行。」崔飛煙說道。

「飛煙,崔老伯是撞鬼了。鬼是跗骨之蛆,人一旦被鬼盯上了,無論逃到什麼地方,也無法擺脫它。除非,把它徹底消滅掉。」黃小龍笑道。「現在的問題並不是這棟別墅……」

「夠了!別給我宣傳這些封建迷信!」崔飛煙有些粗魯的打斷了黃小龍的話。

黃小龍也不動氣,笑嘻嘻的對崔東道。「崔老伯,我去你別墅里瞧瞧。」

「行,小師父,請!」崔東恭敬道。

沿著大理石築造的台階,黃小龍跟著崔東來到了別墅前面。

只見,在別墅的院門前,有兩排鬱鬱蔥蔥的大樹,一株株衝天而起,枝繁葉茂。

兩排大樹中間還有個人工開鑿的游泳池,池水在冷月照耀下,泛著幽光。

有風吹來,無數樹葉發出沙沙沙的響聲,樹影斑駁,在地面上搖曳著,就好像萬千鬼影在招搖。

崔飛煙和父親崔東並沒有住一塊兒,她也很少來這裡,這時,突然感覺一種莫名瘮人的氣氛,背脊骨上冷颼颼的,甚至有種錯覺,這些樹後面好像隱藏著什麼東西一樣,但當她集中注意力觀察的時候,卻發現什麼也沒有。

黃小龍並沒有急著進別墅,他觀察了一下附近的環境後,微微點頭。

「小師父,你發現了什麼端倪?」崔東忙問道。

「剛才我開車過來的時候,發現這個小區附近,有一個寺廟。」黃小龍突然說道。

「對,是『天光寺』,兩個月前剛剛建成,香火倒是鼎盛,平時不少善男信女都會專程過來上香祈福,求籤什麼的。」福伯插話道。

「寺廟道觀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