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抓鬼小農民 >第二十一章 PK

第二十一章 PK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都市娛樂

黃小龍的題板展覽在眾目睽睽之下。

男司儀親自翻來覆去檢查了好幾遍…

尼瑪,沒一點兒毛病!

全對了!

「這…這…這怎麼可能?」男司儀一臉不可思議,表情好像見了鬼一樣。

「過關了?他是怎麼做到的?」這下子,崔飛煙真真被震撼住了。

舞台下一片嘩然。

「嘿嘿,第三輪都有什麼獎品啊?」黃小龍興奮的搓著手。

幾名工作人員的目光同時看向了男司儀。

男司儀額頭上滲出幾粒黃豆般大小的汗珠,他的目光變得有些焦灼,有些陰鬱。

說實話,這次金色魅力記憶力培訓機構,搞的有獎活動,分明就只是一個噱頭。

他們嚴苛計算過成本,記憶力大闖關第一輪和第二輪的獎品,價值不高,可以讓人隨意獲得,權當是運營推廣的費用了。

可是第三輪的獎品,含金量就比較重了,他們事先並沒有考慮到,真會有人闖過第三輪。

現在的情況,就有些騎虎難下了!

「那個…你們該不會是想賴賬吧?」黃小龍一臉擔心的問道。

舞台下,立刻就有好事者開始起鬨。

「把獎品發給他。」男司儀一咬牙,對幾名工作人員吩咐道。

說完,他就走到舞台上的一個角落,緊張兮兮的拿出手機,撥出去一個號碼。

第三輪獎品發放——

尼康d810高端單反相機一台!

7plus手機一部!

法國蘭蔻高級化妝品一套!

香奈兒coco小姐系列香水一瓶!

浪琴名匠系列男士自動機械錶一塊!

lv新款女包一個!

飛利浦電動剃鬚刀一個!

周大福20克鉑金精品項鏈一條!

……

這一波獎品,價值恐怕已經超過10萬塊了!

在台下無數瘋狂羨慕妒忌恨的目光中,黃小龍跑到舞台邊緣,把獎品統統交給崔飛煙保管。

崔飛煙機械的接過獎品,抬眼看了看黃小龍,心頭湧起一種異樣的感覺reads;。

她驟然發現,這個看起來土裡土氣,臉皮比城牆還厚,極度無恥的小農民,竟然是難以真正的看透,有一種莫測高深的神秘感。

黃小龍又跑到舞台中間,笑著對男司儀問道。「我還想玩第四輪。」

第三輪的獎品,已經恐怖如斯了,若是闖過了第四輪,那還不上天?

隨著獎品規格的不斷提升,現在台下圍觀的人們,精神都有些緊張了,氣氛凝重。

「這…這位朋友…請…請稍等片刻…」男司儀取出一塊手帕,擦拭著額頭上的冷汗。「呵,天氣還真是有些炎熱啊。」

「心靜自然涼,你淡定一些,就不會感覺到熱了。」黃小龍笑著道。

『麻痹!我淡定你妹!你這小農民,簡直就是亂入,把我們的活動都搞砸了!窩草!』男司儀心頭咒罵不已。

「那啥…朋友,按照規則,在連續闖過三輪之後,第四輪,我們金色魅力記憶力培訓機構的執行總裁,馬總,將會親臨現場…」男司儀整理著措辭。「也就是說,你想闖過第四輪,就…就要和我們的馬總,進行pk…」

「哦,我明白了,pk就是單挑的意思嗎?我最喜歡pk了!」黃小龍卻是雀躍不已。「你們的馬總呢?」

「咳咳…不急,馬總很快就過來了。」剛才,男司儀已經打電話通知了就在附近的金色魅力記憶力培訓機構執行總裁,馬天曉。請他過來緊急處理這一突髮狀況。

「好,我等他。」黃小龍眼饞的看著舞台上剩下的獎品。「如果我pk贏了你們的馬總,那所有的獎品,都是我的了?」

「理論上是這樣的。」男司儀很是討厭的看著黃小龍。

舞台下,崔飛煙心中微微一動…『馬天曉…金色魅力記憶力培訓機構創始人,參加過亞洲地區的記憶力錦標賽,最好成績據說是亞軍…這人在濱海小有名氣,幼年時便被冠上神童的稱號,手腕和人脈都有,如今事業有成,身家超過千萬,潛力極大,稱得上是一方才俊了。』

念及馬天曉,崔飛煙秀眸中掠過一抹不耐的神色。

原來,馬天曉也是崔飛煙的眾多追求者之一,曾經對她死纏爛打過一段時間,不過崔飛煙對其頗為不喜,從來不假辭色。

幾分鐘之後,舞台下的人流散開,自動讓出一條道來。

只見,一名衣冠楚楚,三十歲出頭的男子,戴著一副金邊眼鏡,大踏步走來。

此人樣貌稱得上俊朗,有著成功人士的風範,舉手投足的從容和自信,很能惹人好感,不過,就是眼睛裡有一種盛氣凌人的氣勢,讓一般人不太敢去接近他。

男子剛要走上舞台,眼睛卻是一亮,發現了站在舞台下面,鶴立雞群的崔飛煙。

「飛煙,你怎麼也在這兒?」

這男子,便是金色魅力記憶力培訓機構的創始人馬天曉了。

「嗯。馬總你好。」崔飛煙禮貌性質的笑了笑。

馬天曉用貪婪熱切的目光,在崔飛煙凹凸有致的絕美身材和毫無瑕疵的玉容上掃了一大圈,那溫文爾雅的面容,幾乎都有些失態了!

崔飛煙是他最想征服的女人,沒有之一!

可是,馬天曉很快就發現,崔飛煙身旁,堆了不少獎品reads;!香肩上挎著一個嶄新的lv包包,手裡還提著一台尼康單反相機。

馬天曉似乎明白了什麼,他抬眼看了看舞台上的黃小龍。「飛煙,台上那位,是你朋友?我的職員打電話告訴我,他闖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