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抓鬼小農民 >第七十四章 以德報怨(第四更)

第七十四章 以德報怨(第四更)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都市娛樂

「快~~~~~~~」伍姍姍驟然尖聲大叫。

不過,「快來人」三個字,剛剛叫出一個「快」字,黃小龍就在她脖頸上輕輕拍了一下。

「哦?快?伍胖子,你讓我快點?嘖嘖,你心理是不是扭曲了啊?明知道我要蹂虐你,你還迫不及待了!嘖嘖,城裡人的套路太深了。」

「嗚~~~~~~」伍姍姍叫不出聲了,只能發出哼聲。

「嘻嘻~~」黃小龍笑道。「你還是省省吧。我點了你的啞門穴,半個小時之內,你無法說話。你知不知道什麼是啞門穴?位於項部,後髮際正中直上05寸,第1頸椎下。」

這時,伍姍姍才發現,真正的大灰狼根本不是她,而是眼前這個黃小龍!

她只不過是一隻小白兔!

接下來,黃小龍就好像是擺弄一個塑料模特一樣,把伍珊珊移動到了桌邊,讓她雙手撐著桌子。

伍姍姍現在是欲哭無淚啊!

她對黃小龍的滿腔殺氣,完全消弭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懼!

深入骨髓的恐懼!

她發誓,她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可怕的人!

一句話就能讓自己身體無法再動彈,輕輕一拍就能讓自己無法說話…

他是魔鬼嗎!!!!

一直以來,伍姍姍多認為自己很強大,甚至比男人還強大,男人能做的,她也能做,她骨子裡看不起這個社會上的絕大多數男人。

她就是女王!

可是今天她知道,自己錯了!大錯而特錯!

眼前這個惡魔般的男子,就絕對不是她能夠去招惹的!

赫然!

黃小龍直接將伍珊珊的裙子掀了起來。

我的天啊!這太瘋狂了!

這裡是警察局的審訊室啊!

一個被抓捕的嫖客,居然在這裡掀開女警官的裙子!

羞恥,害怕,憤怒,冰冷,驚悚,恐懼……

各種情緒,輪番衝擊著伍珊珊!她的心理防線,幾近崩潰!

黃小龍慢條斯理,品頭論足的道。「額…黑色?伍胖子,我想,我已經知道你的性格了。」

「女孩穿紅色的,她的性格,會像西班牙女郎一樣,擁有永遠用不完的澎湃熱情。」

「白色,擁有處女般的矜持,少女般的純真情懷,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披上純白婚紗。」

「綠色象徵和平,溫和,為人沒有什麼競爭力,結婚生子並擁有一個幸福的家是她一輩子最大夢想,容易把壓力與痛苦放在心中,所以較憂鬱。」

「藍色象徵海闊天空,無限包容,個性表現上相當理智,對周遭的事常冷眼旁觀,不做任何評論,不易限入愛情的陷阱,喜歡當和事佬。」

「而黑色呢?你知道女孩穿黑色,代表了什麼性格嗎?」黃小龍語氣玩味。

伍姍姍竟然有些聽入迷了,只可惜她現在不能說話,要不然,一定會問一句,「黑色的,代表了什麼?」

「黑色通常給人神秘的感覺,自我的保護色彩相當濃厚,但往往是內心脆弱,但外表卻裝堅強,一旦被人攻破心防,就會像水庫泄洪般的潰堤。」

「呵呵呵呵,伍胖子,也就是說,其實你只是一個紙老虎…」黃小龍抬起手掌看了看。「一切,都是你逼我的,這是你應得的懲罰…」

啪~~~~~!!!!

黃小龍揚手就打!

「你讓我今晚不能破chu,我很生氣!我要代表月亮懲罰你!」

啪~~~~!!!!

「你侮辱我大老婆,說她是出來賣的,你簡直無恥!下流!噁心!該打!」

啪~~~!!!!

「我是個農村孩子,我清清白白做人,你居然說我是嫖客,你這是人身攻擊!我還是個處男,你這樣說我,你讓我以後怎麼破chu?」

啪~~~!!!!

「你想打爆我的蛋蛋?你怎麼這麼殘忍呢?你真是個魔鬼啊!那我就先打爛你的屁屁!」

啪~~~~~~!!!!

……

黃小龍這是真的生氣了!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憐香惜玉的說法。這個伍珊珊,太可惡了!

痛!

伍姍姍感覺到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

伍姍姍怒到了極點,她真的很想反抗,真的很想和黃小龍拚命,但她根本就動不了啊!

此時此刻,疼痛加上羞恥憤恨,讓得伍珊珊眼角已然是噙滿了晶瑩的淚水。

堅強的伍姍姍,已經好多年沒有流過眼淚了,這一次…卻是真正的哭了。

謝天謝地,黃小龍打了一陣,終於停手了。

「伍胖子,怎麼樣?是不是很後悔招惹我?」黃小龍繞到伍姍姍的正前方。

伍姍姍趴在桌子上,一動也不能動…

她的眼珠子轉了一下…

淚水嘩嘩的流淌著,布滿了那宋瓷般的細嫩臉頰。

眼神!伍姍姍的眼神中,憤怒有,羞恥有,但更多的是一種委屈和……求饒!

對!求饒!

額,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眼睛會說話,這不,伍姍姍就是在用眼神,傳遞給黃小龍一個信息——別打了!求求你,別打了!

「你在求我?」黃小龍嬉皮笑臉的道。

伍姍姍快速眨了眨眼。

「哦…看來你真的是在求我,你剛才不是很囂張么?你抓我的時候,不是恨不得弄死我么?怎麼,現在知道錯了,知道服軟了?可惜,沒用!」黃小龍的笑容,太邪惡了,宛如來自地獄深淵的惡魔。「我這個人,心眼小!我還沒玩夠呢!」

聽到黃小龍的話,伍姍姍的淚水流得更加洶湧了,斷線珍珠似的,同時,眼中浮現出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