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抓鬼小農民 >第七十六章 親自泡茶

第七十六章 親自泡茶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都市娛樂

「額…小龍,你真要去找我們學校領導鬧事?」宋雨茹有些怕怕的表情。

「大老婆你放心,我是講道理的人,我不會蠻幹的。」黃小龍一把摟住宋雨茹,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我是去講道理的。」

「大清早的,又占我便宜…」宋雨茹嬌嗔道。「那你和我一起去學校吧。」

兩人離開賓館,在樓下吃了早餐,打了輛車,直奔學校。

濱海大學分校區。

薄薄的晨霧,如輕紗籠罩著校園,雄偉壯觀的教學樓,隱沒在淡淡的晨霧中…

整個校園的早晨是那麼溫馨而美麗,學生們的歡聲笑語打破了校園的靜寂,驚動了樹上的鳥雀,吵醒了沉睡的樹木。

宋雨茹和黃小龍,肩並肩走進校門。

應宋雨茹的強烈要求,黃小龍沒有在學校里牽她的手摟她的腰,不過黃小龍和她靠得很近,讓人不難看出,兩人之間,親密的關係。

宋雨茹在濱海大學,也是風雲人物,畢竟四朵校花之一嘛。

這個時候,有許多學生,看到宋雨茹和一個小農民很是親熱的走在一起,頓時大跌眼鏡——

「不是吧?我們的校花宋雨茹,怎麼和一個小農民膩在一起?」

「我看到他們一起從學校外面走進來的,尼瑪,宋雨茹不是住校生么?拿到昨晚上,她和這個小農民一起去開房了?細思恐極啊!」

「蒼天啊!大地啊!我的女神,怎麼淪落到,去和一個小農民開房的地步了?為什麼啊?」

「宋雨茹的眼界不是很高嗎?平時那麼多優秀的男生追她,她從來不假辭色的,她怎麼可能看上一個農村人?料想,其中必然有詐啊!」

「真想直接衝過去把那個小農民從我們校花身邊推開,然後大喊一聲,禽獸,離開她,讓我來!」

……

聽到四周有不少流言蜚語的聲音,其中大多數對黃小龍的評價都不高,反而在譏諷挖苦黃小龍,宋雨茹心頭不忿,暗道,你們哪裡知道我家小龍的厲害!一群短視的白痴!

「小龍,我直接帶你去校長辦公室吧。」宋雨茹道。

教學大樓,校長辦公室。

周悅汶站在窗前,看著樓下那朝氣蓬勃的校園,眼中浮現出一抹欣慰的表情。

十年前,他只是這個分校區的一名普通教師,後來被調到其他校區教書,經過不斷的進步,獲得了學生和領導的認可。如今,他又被調回到這個分校區,擔任校長兼黨委書記,一把手。

而且,如果不出意外,幾個月之後,周悅汶就會上調到濱海市教育局,擔任職務。

扶搖直上啊!

可以說,這十年間,一路走來,周悅汶的仕途,是非常順利的。

但不管怎麼說,周悅汶的教育事業,是從這個分校區起步,他對這個分校區,還是很有感情的,他決定在上調之前,要站好最後一班崗!

咚~~咚咚~~~咚咚咚~~~~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周悅汶拉上窗帘,坐回辦公桌後面,「請進。」

門開。

周悅汶抬頭一看,就看到學校里出了名的校花宋雨茹,帶著一個……額,小農民打扮的傢伙,走了進來。

『這是怎麼回事兒?這個小農民是誰?』

周悅汶狐疑不定。

不過,對於宋雨茹,周悅汶還是很有好感的。

這女孩子人漂亮,氣質好,但學習很刻苦,不像某些女生那樣,貪慕虛榮,還沒走出校園就長了一雙勢利眼。

「宋雨茹同學,你有什麼事嗎?」周悅汶笑著問道。

「校長,那個……」宋雨茹開口道,不過一句話還沒說話,黃小龍就拉了拉她的衣服,笑道。「大老婆,讓我來說。」

「暈!別這樣叫…」宋雨茹有點肝顫,這可是當著校長的面的,你這樣叫,很尷尬啊。

「大老婆?」周悅汶有點駭然。

難不成,這個小農民,居然是校花宋雨茹的老公?

濱海大學並沒有明文規定,禁止該校大學生談戀愛,可是宋雨茹這種乖乖女,剛上大一,從校長的角度出發,周悅汶並不希望她過早的結交男友,這樣或多或少會影響到她的學習成績。

因此,周悅汶對黃小龍,就有些不滿了。「你是誰?我看你不像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黃小龍倒是不客氣,直接就走到辦公桌前,拉出椅子坐下了,坐在了周悅汶的對面。

宋雨茹拘束的站在原地,心頭有些忐忑。

「我不是濱海大學的學生,我大老婆在這裡讀書。」黃小龍大大咧咧道。

看到黃小龍大馬金刀的坐著,一點規矩,一點教養也沒有,周悅汶更是心頭有火,冷哼道。「既然是校外的閑雜人士,那就趕緊走,我們學校不歡迎你!還有,宋雨茹同學,是個循規蹈矩的好學生,我希望你不要用社會上那套花言巧語欺騙她。」

頓了一頓,周悅汶抬頭看著宋雨茹。「宋雨茹同學,如果你有什麼委屈,什麼為難的地方,譬如遭到了某些人的脅迫,威脅,希望你大膽的說出來,學校會為你做主的。」

「啊?校長,我沒有。」宋雨茹連忙道。

「得了,你是這個學校的校長對吧?」黃小龍臉色也有些不好看。

「對,我就是這個分校區的校長兼黨委書記,你到底想說什麼?」周悅汶臉色陰沉沉的。

「我想說什麼?我告訴你,你失職了,你嚴重失職了!」黃小龍絲毫不客氣。

「什麼?你說我失職了?」周悅汶勃然大怒,「你一個校外的閑雜人士,有什麼資格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