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抓鬼小農民 >第327章 兩個高天翔!!(第五

第327章 兩個高天翔!!(第五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都市娛樂

黃小龍一臉笑嘻嘻的朝著高天翔等人走了過去。

包間外,那些被鬼遮住眼睛的人們,還在忘情的扭動著他們的身體,揮霍著他們的荷爾蒙,賣弄著他們的風騷……

包間里的殺戮,似乎與他們無關!

高天翔開始撥打手機號碼,他要馬上叫人過來!

本來,他以為有「響尾蛇傭兵團」的團長以及精銳坐鎮,他可以不懼黃小龍,甚至在黃小龍落單的時候,他可以絞殺黃小龍。

可是…他錯了!

他再一次的低估了黃小龍的能力!

一個照面,「響尾蛇傭兵團」就掛掉了好幾個人!他們甚至可能連黃小龍的模樣都沒有看清楚!

太可怕了!

這傢伙,簡直就是地獄中的惡魔!

可是,莫名其妙的,高天翔的手機就自動關機了!

求助的電話,也是根本打不出去!

這簡直就是詭異,因為高天翔的手機根本沒有問題,而且,手機電量充足,根本不可能無緣無故自動關機的。

「這…這是…這是怎麼了?」高天翔滿頭滿臉,都是冷汗。

「額~~~手機關機了?」黃小龍朝著高天翔很是友善的笑了笑。「那啥,陰氣是會干擾到電子設備的。呵呵呵,今晚,這個春天酒吧,百鬼夜行,不要說你了,任何人的手機,都會自動關機的呢。」

「你…你想做什麼…你別過來!實話告訴你!你死定了!你這次,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我爺爺邀請了很多高手來濱海,參加他的八十大壽…就連全球殺手排行榜,前幾名的超級殺手,都已經來到了濱海…你…你收手吧…不要自誤…如果你現在,肯歸順我高家,做我高家的一條忠狗,或許,我爺爺會考慮放過你…」高天翔色厲內荏的狂叫了起來。「你無法想像,這次來了多少高手,不管你背後有什麼人…你都鬥不過我們高家的!」

「呵~~~」黃小龍笑了笑,然後用看白痴的目光,看著高天翔。

這時,那團長直接對身旁的一個瘦削棕發男子遞了個眼色,那男子眼中掠過一抹陰毒的光芒,然後,直接掠向了黃小龍!

人未至,手一揚!

噗~~~~~~~~~

一大把淡紫色的粉末,直接撒向了黃小龍!

這些粉末,在霓虹燈的照耀下,閃爍著妖魅的光澤。

黃小龍也沒有躲閃,一把粉末,直接撒在他臉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團長!成功了!哈哈哈哈!媽的,你還不死?這是我用十三種毒蛇的毒液,煉製成的毒粉,一克就能毒死七頭大象了!哈哈哈哈!」那棕發男子,如釋重負的狂笑了起來。

黃小龍的眼中,閃過一抹貓戲老鼠的表情,然後,故意雙腳打晃蕩,像是站不穩一樣。

「黃先生!你怎麼樣了!」方昭雪在一旁焦急的大喊道。

「雜碎!」團長面孔極為猙獰的沖向了黃小龍,一把沙漠之鷹,魔術般的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他衝上來,將槍口抵著黃小龍的腰部,瘋狂的扣動扳機。

砰!砰!砰!砰!

一連九發子彈,全部打完。

不過,當子彈打在黃小龍的身體上時,在黃小龍體表,氤氳出來了淡淡的金色光澤,將子彈,盡數的彈開了。

黃小龍的身體,慢慢的滑倒。

「哈哈哈!f-u-c-k!f-u-c-k!」團長嘲弄的大笑了起來。「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很無敵?你還不是要死!」

說完,團長轉身對高天翔道。「這個雜碎的屍體,抬回去,我要剁碎了喂狗!」

高天翔懸著的一顆心,也是慢慢的放了下去,可是……

「不!!!!」高天翔的眼瞳中,浮現出來了不可思議的驚悚表情。「團長!你後面!」

砰!!!!

團長只覺得自己脖子一陣撕裂般的疼痛,然後,他就看到了自己的身體…額,一個無頭的屍體。

他的腦袋,已經被黃小龍從後面,一拳打飛了出去。

「呵呵呵呵~~~~」黃小龍活動了一下脖頸。

「你…你…剛才?」高天翔語無倫次。

「哦,剛才啊?剛才我只是假裝中毒,然後假裝被子彈打穿身體,因為我想讓你們先高興,然後又絕望…噗~~~高少,剛才是不是很開心,現在是不是很沮喪?哈哈哈哈~~~~我就是無聊,玩玩你而已,你真以為,這些外國來的垃圾,可以殺掉我?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黃小龍發出愉悅的笑聲。

然後,順手一記手刀,隔空劈向了那個撒毒粉的傢伙。

空氣凝聚為刀光,噗的一聲,將那人的身體切成兩片。

「響尾蛇傭兵團」全滅。

「不…不要…不要過來…別…別殺我…」高天翔心膽俱寒,全身癱軟,直接跪在了黃小龍面前。

「哎~~我給過你機會,也給過高家機會…可是…你們沒有珍惜。」黃小龍笑了笑。「我很遺憾。」

頓了一頓,黃小龍笑道。「放心,放心,我不會殺你的,我又不是劊子手。真的,不會殺你。」

說完,黃小龍屈指一彈,一縷指力,正中高天翔前額。

高天翔連哼都沒哼一聲,兩眼翻白,昏了過去。

黃小龍走過去,將高天翔扛了起來,放在肩膀上。

然後返身朝包間外走去。

經過方昭雪和賈洪的身旁。

「你…黃先生,你…」方昭雪美眸放光,看著黃小龍。「你…你……」

方昭雪喉頭哽咽,一時間有些語塞。

今晚的殺戮,極為殘暴,但她並不覺得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