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抓鬼小農民 >第397章 孫家危機!(第五更)

第397章 孫家危機!(第五更)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都市娛樂

還得說孫薇這種富家女會享受。

她老馬識途的帶著黃小龍,來到了這家高端法國餐廳,最貴的一個至尊包間。

單單包間費,就要花8888塊,弄得黃小龍直咂舌。

兩人吃著燭光晚餐,喝著紅酒,包間內有樂師在拉奏小提琴,那舒緩而優雅的音樂,真是讓人無比陶醉。

孫薇吃著牛排,時不時抬眼偷偷看黃小龍一下,腦子裡閃過的,全部都是黃小龍無敵的身姿。

「小龍,你真的好厲害~~天神下凡!」孫薇無比心動的感嘆道。「那天晚上,四大家族慈善拍賣晚宴,你真的是吊打一切啊!什麼濱海四少,跟你比起來,簡直就是渣渣嘛!」

「嘻嘻,白虎妹妹,我說過,我是最厲害的。那天晚上,你當眾說了什麼來著?」黃小龍似笑非笑的道。

孫薇噗嗤一笑,然後拿起自己的叉子,親手餵了一塊牛排給黃小龍。「我說…要做你的小女人!」

黃小龍一口把送到嘴邊的牛排嚼了。「對了,白虎妹妹,你要去江南市做什麼啊?」

「打拳啊。」孫薇笑道。

「打拳?你要和人打架?」黃小龍心頭微微一沉。

雖然孫薇從小習武,天賦不差,又從自己這兒拿到了完整版的孫臏拳,拳術中的破綻也盡數修補。

可是,打一般的武夫沒問題,和真正的高手較量,准得吃虧啊!

黃小龍可不想看著自己的老婆吃癟。

「噗~~小龍,你緊張我啊?」孫薇柔情似水的看著黃小龍。「你緊張我,我好開心啊,心裡甜蜜蜜的。」

「說正經的,白虎妹妹你到底去江南市做什麼?」黃小龍追問道。

「真是打拳。不過,我可能不會出手。」孫薇給黃小龍來了個竹筒倒豆子。

原來啊,孫家作為一個古武家族,每一年都會去江南市,與來自全國的其他古武家族,打上幾場拳。

在華夏,武林是一直存在著的。

以前有,現在也有。

自古以來,武林糾紛,不論對錯,統統都是在擂台上一決勝負。

如今,每一年在江南市舉行的拳賽,不但是全國各大古武家族,解決糾紛的比賽,更將確定各家在全國開辦武館的份額。

譬如,孫家如今在全國,開設的武館,大概有一百多家。

這些武館,每年都能夠為孫家,帶來不菲的經濟收入。

不過呢,這不代表,孫家就一直能夠把武館開下去。這其中,存在著慘烈的競爭!

華夏藏龍卧虎,諸如孫家這一類傳承了古武拳術的家族,並不少見。

大家都想開武館,廣收門徒,揚威名,賺大錢。那必然出現競爭。

為了規範行業競爭,每一年,這些古武家族,便會匯聚於江南市,在擂台上一比高下,決定市場份額。

譬如,一場拳賽,便會決出,是哪一家有資格在某市或某區,開設武館。

「哦,原來是這樣啊。」黃小龍恍然大悟。「白虎妹妹,你們孫家的情況怎麼樣啊?」

「不好不壞吧。」孫薇笑道。「反正這些年,在全國範圍內,總能維持住100家左右的份額。今年或許也差不多,爺爺讓我今年去江南市見見世面。其實我很想上台打的!」

孫薇自小習武,雖然是女流之輩,但也極為好鬥。況且,在補全了孫臏拳之後,她自認為拳術大進,更是摩拳擦掌,想要找人過招。

「小龍!爺爺說了,你把我們家的孫臏拳補齊了,我們孫家的人,苦練一年,在明年的擂台賽上,一定會大放異彩,說不定會多拿一些市場份額!到時候,在全國每個地方,都有我們孫家的武館了!」孫薇神色激動的道。「小龍,爺爺很感激你呢…噗~~~他還不知道,真正的高手,就是你!爺爺一直以為,你背後,還有一個神秘的師父呢!」

在孫薇的忽悠下,孫家上下,都以為黃小龍只是「那位前輩」的真傳弟子。

「那啥,白虎妹妹,我看你就別上台打了。」黃小龍蹙眉道。「這種擂台賽,會打死人的嗎?」

「打死人很正常的。」孫薇如是說道。「每年都會打死人的…上台打拳的人,事先都會簽生死狀。拳腳無眼又無腦,特別是實力在伯仲之間的人,誰留手,就是誰死。」

黃小龍心說,這不就和打黑拳性質差不多麼?

既然如此,黃小龍就更加不放心孫薇上擂台和人打拳了。

『既然我要去江南市滅陳家,白虎妹妹也要去江南市。我不如和她一起去。』黃小龍心念電轉。「還有…每年一度,全國古武家族風雲際會,蜂擁前往江南市,作為江南市第一家族的陳家,不可能不參與…而且,燕翩翩所說的十大古武家族,什麼古武太子軒轅霸,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哇!好刺激啊!」

……

孫家!

孫家那佔地上千畝的祖屋!

一個祠堂中。

此時,祠堂中,站立著數十人,以孫老爺子為首,盡數都是孫家當代的基石棟樑人物!

空氣很沉悶!就好像要滴出水來!

孫老爺子,手中握著一封信件,正攤開了讀著,他的雙手,不停的發顫,額頭之上,冷汗涔涔。

「父親…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孫楓之父,孫家第二代中的得力幹將孫虎,此時神情惱怒不已。

在場的孫家其他人,也個個都義憤填膺。

只見,祠堂中擺放的一個銅鼎,已然是被人破壞掉了。

銅鼎一分為二,像是被什麼利器剖開,切口處光滑平整,連一點毛刺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