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鳳兆 >第四百二十六章 穆臻家暴

第四百二十六章 穆臻家暴

小說:鳳兆| 作者:百里墨染| 類別:古裝言情

{}?第四百二十六章穆臻家暴

「穆家父子是死是活,我並不在意。哪怕他們是你的祖父和父親。

他們未善待吾妻一日,我憑什麼在意他們的死活。

可是……

我知道,如果他們真的因此出事,你會自責的。我可不想看到以後,你整日愁眉苦臉,以淚洗面,覺得自己欠了穆家。」

寧子珩鬱悶極了。

越發覺得穆家父子惹人生厭。

把穆臻趕出家門不說,事到如今,還要連累穆臻。

如果沒有他們,他絕對不會讓穆臻受這樣顛簸之苦的。

穆臻笑了。

然後她主動偎過臭著一張臉的寧子珩懷裡,然後拉起寧子珩的手臂環上她。

「九哥最好了。」

寧子珩依舊冷著一張臉。

「九哥,你剛才說的都對,如果他們出了事,哪怕我已經離開穆家,也會自責的。畢竟,血濃於水。我身上流著穆家的血,對於穆家,便有一分不可推卸的責任。」

「傻姑娘,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像你這麼傻的姑娘了。」寧子珩對穆臻的撒嬌完全沒有抵抗力。

雖然心疼穆臻,因為更加厭惡穆家。

可有些事,他不能替穆臻做決定。

他不想穆臻後悔一輩子!

「哪裡傻?這叫有情有義。以後傳出去,也算一段佳話。一個被家族趕出門的姑娘。不惜一路跋涉,回來救父……這能編個話本子了。」穆臻故意說的輕鬆,其實心裡一點也不輕鬆。

這次的事,不是隨便動個小腦筋,耍個小聰明便能解決的了。

穆臻甚至覺得,這件事是她重生後,最大的考驗。

有種這次的事能平安度過,她的人生,便真的柳暗花明了。

穆臻把這當成老天對她的考驗。

「好,為夫親自操刀,給你編本驚天動地的話本子。名字便叫……『姑娘跋涉千里。救下白眼狼一雙』。」

穆臻:「……」這又憂慮又想笑又發酸的心情,真的是一言難盡啊。

一路跋涉,寧子珩吩咐就地安營。

明天上午便能看到雲郡了。

這是最後的安寧了。

大家雖然都累了,可想到明白。這個累,不過是小兒科,累並快樂著。明天,才會迎來真正的考驗。

當晚,穆臻和寧子珩並排睡在馬車上。

穆臻毫無睡意,明明覺得累極了,可就是睡不著,閉上眼睛便會胡思亂想。

穆臻知道寧子珩也沒睡。

兩人沉默著,似乎不知道該說什麼。又或是該說的已經說完了,沒什麼需要再對對方說的了。

許久後,還是寧子珩先開了口。

「阿臻,一直沒問過你,你最想要的是什麼?」

「……我想要的,都很平常。你好好的,家人好好的,我們好好的。」三個好好的,便是穆臻所有的希望了。

看似簡單,卻是最容易達到,也最難達到的。

寧子珩涉足官場,官場詫異多變,不知道什麼時候便會被人謀算。

想要好好的,便要學會官場之道。這點穆臻並不擔心寧子珩,這人適應能力極強,早已把官場那套玩了個爐火純青。

穆臻一直覺得,把寧子珩拘在一個小小的寧家,會埋沒了他。

這人,其實十分適合官場。

寧老夫人也認可她的話。

與其讓寧子珩碌碌無為,一世虛度,倒不如放開他……不讓他束手束腳,讓他按著自己心意去活。

果然,寧子珩最終還是選擇進入官場。

寧家也需要一個這樣的人。

寧家有財,卻無穩妥的靠山,長此以往,難免成為別人眼中的肥肉。

有了寧子珩,才能保寧家長盛不衰。

家人好好的……

這其實是最好達到,又是最難達成的一個願望了。

因為意外隨時會發生。

就像這次……明明是場無妄之災。是誰也預料不到的……穆臻和寧子珩都沒想到,秦頌捨得離開京城。

為了一場小小的報復,他竟然不顧京城正是奪位激烈之時。

「我們一定好好的,我們要一起過一輩子呢,還要生兩個女兒,兩個兒子。」

為什麼還要提起這些,穆臻表示現在提生孩子,真的不是跑題嗎?

車廂里太暗裡,所以寧子珩看不到穆臻的神情,可雖然看不到,他卻能想像的出,此時穆臻一定小臉紅紅的。眼中波光流轉……這種時候,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把穆臻抱在懷裡,然後極盡欺負之能事。

沒法子。

穆臻這惹人憐的小模樣,通常能誘他化身為狼。

欺負的狠了,穆臻眼角掛著淚,紅著小臉,哆嗦著喊他九哥。

穆臻不知道,她那小模樣,讓他更想欺負她。

所以穆臻撒嬌的時候,他通常折騰的更狠。

這點上,他確實不是東西。

難得寧九公子想到這些,有些心虛了。

所以決定還是把兩兒兩女的詳情如實相告。

然後穆臻終於反應過來。四個孩子,寧子珩壓根沒滿足。

兩女兩兒?

不生夠兩兒兩女,就一直生生生……

如果生九個女兒,一個兒子,還要繼續生第十一個。

真當她是,豬嘍。

於是,在大戰的前一夜,在夜深人靜萬賴俱寂之時。

一聲痛呼劃破天際。

驚起林間飛鳥,驚得守夜人面面相覷。

最終發現,聲音是從馬車裡傳出來的。

諸人:「……」此時,似乎只有沉默伴隨著暗夜了。

第二天寧子珩下馬車時,腿腳似乎有些不靈便。

然後他大刺刺的對著給他牽馬的護衛說。

他……昨夜閃了腰。

閃了腰的寧子珩很快便箭步如飛了。

穆臻到直到撥營啟程,都沒有露面。要知道以往少夫人是會下車走上幾步的。

於是,昨夜發生了什麼……不言而喻。其實真的冤枉寧子珩了。

這種時候,他便再不知節制,也不能折騰穆臻啊。

那可是他的心尖,他的寶貝。

他捧在手心都怕摔的至寶。

昨夜,解釋完兩兒兩女的延伸含義。

寧子珩被家暴了。

穆臻,穆臻……掐他了。而且專挑腰上的軟肉,掐得寧子珩簡直欲xiān欲sǐ,才有了半夜那驚人一叫。

穆臻很平靜,還直接反問他。

都說寧子珩睚眥必報。

問他要不要掐回來?寧子珩瞬間縮成了一隻鵪鶉。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