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第五百六十二章 是個人物

第五百六十二章 是個人物

小說: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作者:九天飛流| 類別:古裝言情

「沒想到豐慶府的百姓日子過得這般苦。」

朱龐在聽了李庸又說了些豐慶府百姓的日子後,不由得感慨萬千。

「也是下官無能,在豐慶府待了整整六年,卻沒能帶領那裡的百姓過上好日子。」

李庸說起這個,不是不遺憾的。

不管是為了政績,還是為了百姓,若是能讓棉花的產量提高,或者是發現了什麼新鮮的作物,以此來改善百姓的生活,他也不算白當了六年的知縣。

「這是地理的原因,怎能怪到李大人頭上?我曾聽說過,莊戶人家種地,都是靠老天爺賞口飯吃。李大人能為百姓著想,已經是難得的好官了。」

朱龐只要想恭維一個人,一張嘴就能吹捧得人飄飄然。

顧誠玉想了想,想在棉花上改善生活的話,必須得在種植上花功夫,選種也不能忽視。還有留種,這也是個技術活。

不過,他現在還不能對李庸說。他不知道李庸能不能信任,會不會出去亂傳揚。

李庸的品階低,若是朝中無人,就算想貪他的功勞,那也是不可能的。

不要說顧誠玉自私,怕人家領了自己的功勞。

這本來都是官場上的常態,畢竟陞官都靠自身的能耐和前輩的提拔。

讓別人踩著自己往上爬,顧誠玉可沒這樣的興趣。

「朱公子謬讚了,這麼一說,本官倒覺得慚愧了。還沒做出些成績來,就離開了豐慶府。」

李庸說起這個又無奈地嘆了口氣,豐慶府雖然日子清苦,衙門沒油水,還被那些人轄制。

但若是有法子能讓百姓們過上好日子,那政績也是妥妥的。

政績說容易也容易,說難也難。若是找著了法子,自然就等著陞官,可他沒法子啊!

他有自知之明,自己沒那能耐。

「李知縣離開豐慶府乃是朝廷的調派,豈是李知縣能抵抗得了的?」

顧誠玉這時也插上了話,他看得出李知縣確實對這個頗為挺耿耿於懷。

不過,原因到底是沒讓百姓過上好日子,還是錯過了刷政績的機會,那就不得而知了。

「下官沒能耐,只能盼著朝廷選了胸有溝壑的新知縣,能解救那些百姓於水火之中。」

李庸的意思很明顯,自己沒能耐,不能占著茅坑不拉屎。

顧誠玉看向李庸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長起來,這樣的借口實在太冠冕堂皇,這是個人物。

朱龐從小耳濡目染,再加上家族的悉心教導,當然聽得出言外之意。

沒想到這靖原府的一個小知縣都不能小覷,比起京城那些官場上滑不溜丟的高官也不差了。

幾人又就著棉花的事談了幾句,而後略過此事,嘮起了家常。

「不知朱公子家父乃是?」

剛才朱龐就已經做過自我介紹,只說是顧誠玉的同窗,家住京城,隨後向李知縣行了禮,相互寒暄了幾句。

李庸一看就知道這是大家公子的做派,瞧這一舉一動就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家中長輩肯定有做官的,看著就底氣十足。

想到這裡,他倒是對顧誠玉頗為好奇。這顧大人明明就是農家子弟,可為何與這位公子禮儀上並無不同,甚至更自然,流暢。

顧誠玉渾身充滿了貴氣,看著完全不像是個農家子,貴氣已經融入了骨子裡,渾然一體。

「家父乃是兵部左侍郎!」

朱龐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他家世顯赫,對於李庸這樣的人來說,縱使他是白身,那也不是李庸能比得上的。

李庸大吃一驚,隨即心中有些竊喜。他之前就猜朱龐家中肯定有人做官,可沒想到朱龐的來頭還不小。

那可是正三品的官職啊!怎麼能讓他不激動?

「原來是朱公子!真是失敬!失敬!」

他雖然在朝中無人,可朝中大面上的局勢他還是知道的。

兵部尚書戴元吉已經老邁,用不了幾年就會致仕。就算皇上捨不得,可終究到了年紀。

而接任兵部尚書的人選只有兩人,朱奎就是其中一個,還有一個是兵部右侍郎。

但從以往的風評和政績來說,朱奎繼任的可能性要大些。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朱奎的年紀正合適。

顧誠玉與朱龐交好,難道顧誠玉已經投入了朱府門下?李庸努力在心裡回想,朱府到底和哪位皇子走得近些。

若是選人得當,他再趁機搭上這條大船,來個從龍之功,那高官厚祿豈非唾手可得?

顧誠玉和朱龐可不知道李庸有這麼多的內心戲,此刻朱龐其實也尷尬得不知道怎麼接話。

他老子是兵部左侍郎,他又不是朝廷官員,也沒為朝廷做貢獻,失敬個鳥啊?

這拍馬屁的痕迹也太明顯了吧?

顧誠玉看著朱龐吃癟,心下頓時暗笑。朱龐能言善道,竟然也有詞窮的時候。

「李大人客氣了!」朱龐堆了一臉的笑,向李知縣說道。

只可惜李庸對京城的消息實在不了解,對於朱府的動向更不可能清楚。

之前在豐慶府時,就是隻字片語也無從所得。

李庸默默嘆了口氣,這就是朝中無人的難處。他除了知道京城一些官員的名諱以及他們的家族,其他的就一無所知了。

一邊應付著面前的兩個少年,李庸打算先回去和心腹商量商量。

三人聊得尚算愉快,沒過一會兒,茗墨就進來說席面已經準備妥當了。

「還請李大人與朱師兄移步至偏廳,本官已經備了一桌宴席。」

等李庸吃得滿面紅光,心情愉快地走了之後,朱龐卻是笑了起來。

顧誠玉給朱龐倒了一杯茶,「為何如此發笑?」

「這個李知縣倒是個妙人,有膽識,有抱負。」朱龐搖了搖頭,對著顧誠玉說笑道。

「若是沒能耐,也不能在豐慶府知縣這個位子上全身而退了。」

顧誠玉覺得此人的確有幾分能耐,但也只是幾分而已。

別看豐慶府百姓的日子不好過,但是那裡的商賈和世家並不少。因為臨近邊關,那些來來往往的商賈帶動豐慶府的經濟應該不難。

只可惜豐慶府當地割據勢力,李庸能壓製得住那些地頭蛇?能安穩地調動已經不易。

那樣的地方,只要能使得出銀子,或者朝中有人的官員都活動了一番,誰還往那邊跑?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