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掌家小農女 >第五一四章 臉呢,臉呢!

第五一四章 臉呢,臉呢!

小說:掌家小農女| 作者:南極藍| 類別:古裝言情

為啥呢?

秦三仔細回想自己當暗衛時,姑娘跑到三爺府上都是為了啥,面上有些慌亂……

建隆帝見此,輕輕地問了一聲,「嗯?」

這一聲是滿含了疑惑和威懾的,秦三牙關一咬,選了個他認為最穩妥的,「聖上,草民說實話,您千萬別降罪草民才是。」

「你且講來聽聽。」建隆帝的身體微微前傾,表現出極大的興趣。

小暖的心也跟著提起來,預備著秦三回答得有漏洞時她好立刻救場。

秦三咳嗽一聲,清了清嗓子才講道,「草民行走江湖四海為家,偶遇趙書彥大哥,與他一見如故,所以跟他到濟縣謀出路。小人……草民的綾羅坊,就是一點點從趙書彥大哥手裡買過來的,草民沒根基,想做好生意就得各路法子都試試。當時濟縣最有聲望的是烏老將軍,可他家門檻高草民進不去;其次就是金不換將軍,金將軍的門檻也高;後來草民趕巧認識了晟王府里的一個管事,草民當時不曉得晟王的身份,只以為他是金不換將軍的侄子……」

小暖默默流淚,秦三這是說得她的糗事……真真的是往事不堪回首。

「草民覺得,金將軍侄子的門檻草民能夠得上,就厚著臉皮貼上去討好晟王府里的下人,讓晟王改穿草民布莊里的衣裳。您老也知道晟王模樣長得氣派,他穿草民布莊里的衣裳往哪一站,都是草民的活招牌啊!小人靠著這個,賺了一些錢。」

「為了讓濟縣商戶知道草民與晟王有些交情從而不敢輕視草民,店裡每有新衣,草民就立刻給晟王府里送過去。其實……草民也不大能見到晟王,不過草民出來都說……晟王見了很喜歡……請聖上恕罪!」

秦三說完,跪地心跳如鼓。

小暖的拳頭微松,這傢伙說的也是實話,她當時的確就是這麼乾的……就是不知道建隆帝做何感想?

建隆帝磨搓著他的墨玉扳指,沉默片刻才道,「你覺得晟王因何會穿你布莊里的衣裳?」

這是信了?聖上比三爺好糊弄多了!

秦三立刻來了勁兒,「不是草民誇口,草民的綾羅坊里的衣裳無論是布料還是做工,都是濟縣最好的。所以草民才敢厚著臉皮去,不過現在知道了晟王的身份後,草民也不曉得他老人家當時為何就同意了。興許……」

「興許什麼?」建隆帝追問道。

秦三吞了吞口水,「不敢瞞聖上,草民長得也不醜,再加上嘴兒甜會來事,到哪兒都不會讓人厭煩,興許……晟王也看草民順眼?」

小暖……

臉呢!這話都能說出口……

建隆帝靠回龍椅上,半晌才道,「抬起頭來。」

秦三吞了吞口水抬起頭來,嘴角往兩邊一拉,兩眼放空,向著建隆帝露出大黃式討好的笑容。據綠蝶說這個笑容極受歡迎,每次姑娘在三爺面前祭出大黃笑,都是大勝而歸。

袁天成仔細盯著秦三的臉,似是要洞穿一切,小暖則暗暗為秦三捏了一把汗。三爺說了在袁天成面前不能抬頭的,這是個老妖……

本還有些怒意的建隆帝看了秦日爰這模樣,竟忽然覺得他說得也有幾分道理。這張臉雖不算英俊,但還真是蠻討喜的。生就這樣一張臉,再加上會說話、有眼力的確大有助益,難怪他的生意能做的這樣好,也難怪秦氏想把女兒嫁給這小子。

建隆帝點點頭,「起來吧。」

這是……過關了?秦三喜出望外地爬起來,默默退回小暖身邊,只有呆在姑娘身邊他才覺得安全。

建隆帝挑挑眉,如此看來這小子還真對陳小暖有點意思,「你且退下。」

秦三左右看看,又小聲問道,「聖上是讓草民退下嗎?」

建隆帝點頭,「去吧,若是哪天能用棉布做出舒適又便宜的好衣裳,也送一件進宮給朕。朕這塊活招牌總比晟王好用。」

秦三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噹噹當地磕了三個響頭,「是,草民領旨謝恩!聖上心懷萬民,草民感激肺腑,一定兩肋插刀努力做衣裳!」

這都哪跟哪……小暖閉眼不敢想他平日都是如何破壞自己好不容易維持的秦日爰的好形象的。

待秦三退下後,建隆帝含笑問小暖,「太后和皇后送去的葯,你可用上了?」

小暖屈膝,「都用上了,有了良藥,臣女一定能趕在春耕前好起來,不會耽誤種棉花。」

建隆帝點頭,「這樣你娘也該放心了。」

秦氏屈膝道謝。

建隆帝又似閑聊似地問道,「上次你說進宮之時帶了兩塊玉佩、好幾個護身符防身,這次呢?」

小暖坦然道,「臣女還是帶了兩塊玉佩,兩個護身符。」

建隆帝眼睛眯了眯,「只兩塊?」

「是。」小暖老實回話,「不過……臣女進宮之時,搜身的侍女又塞給臣女一塊玉佩,現在臣女的僕婦身上。」

建隆帝不動聲色地問道,「她為何塞給你一塊玉佩?」

小暖假裝猶豫片刻,羞澀又膽小地道,「她說是晟王給臣女的。在宮門口臣女不敢與她推辭,只得接了,可男子給的玉臣女也不敢戴在身上,便放在丫鬟手裡,打算出宮時再還給她。」

秦氏驚訝了,她都不曉得宮門口還發生了這樣的事,好端端的,晟王塞塊玉佩給小暖做什麼?也不怕人見了說閑話?她還沒同意把閨女許給他呢!

建隆帝見秦氏轉頭露出疑惑又複雜的表情,接著道,「陳小暖,抬起頭來。」

有完沒完了!

小暖抬起頭,守規矩地低垂眼睛看著建隆帝面前的桌子,偏不看建隆帝更是直接忽略了他身邊的袁天成。

「朕的三皇兒送你玉佩,你是如何想的?」建隆帝直接問道。

小暖不敢低頭,鎮定地道,「搞不明白為什麼晟王會忽然給臣女東西,臣女害怕,又有點驚慌失措。」

「沒有歡喜之意?」建隆帝追問道。

小暖咬咬唇,「有一點點,可是晟王身份太高模樣生得太好,臣女……不安勝過歡喜。」

這倒是在理兒,建隆帝微微點頭。

待到小暖母女也離開後,建隆帝問身邊的袁天成,「如何?」

「回聖上,秦日爰面相憨厚多福,雖不多智但此生有貴人相助,平順安穩;秦氏乃旺家旺夫之像,少時貧苦,老來得福;陳小暖……」

「陳小暖如何?」這是建隆帝今日召小暖和秦氏進宮的主要目的讓袁天成觀測小暖的運道,順帶看她與嚴晟之間是否有私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