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婚不宜遲 >第270章 不能說,免得驚著胎神

第270章 不能說,免得驚著胎神

小說:婚不宜遲| 作者:碧璽| 類別:都市言情

「司霆哥,怎麼了?」

發現趙司霆神情不對,小徐詫異的問。

在他的記憶中,趙司霆一直是個比較沉穩內斂的人,很少喜形於色……

此刻他露出這樣的表情,那只能說明遇到了很棘手的事情。

小徐的聲音子在耳邊響起,趙司霆才斂了斂神色。

他關掉視頻畫面,沉默了幾秒,然後才開口用商量的語氣對他說道:「小徐,我能不能請你幫個忙?」

「司霆哥你不用跟我客氣,你需要什麼幫忙,直說就行!」

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小徐換上崇拜的眼神看向趙司霆。

他以前就覺得趙司霆這人感覺很厲害,很是願意親近他。現在,得知趙司霆的來路之後,他對他更是充滿了仰慕之情。

趙司霆沒有心思留意到小徐同志對他的情感升級,他的一顆心全都懸掛在路漫漫的身上,特別是監控里這個女人的出現,讓他更加擔憂了起來。

「我調看監控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更不要與路家的人提。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記住了嗎?」

語氣鄭重的向小徐發出請求,趙司霆的模樣看起來異常的嚴肅。

小徐雖然很是好奇這其中的原因,但身為警衛系統中的人員,他很清楚執行命令以及守護秘密的重要性,是以,當趙司霆提出這樣一個要求時,他很懂事的沒有多問,只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他這麼能理解,趙司霆很是滿意。

抬手拍了拍小徐的肩膀,而後,他沒再多說一句,便離開了大院兒。

「監控里的那個女人究竟是誰啊?害得司霆哥那麼緊張……」

到底是好奇心重,小徐還是很想知道個中的原委。

不過想到趙司霆拜託他的事情,他只好極力按捺住自己的這股心思。

離開大院兒之後,趙司霆便急忙趕往了常與兄弟們見面的地方。

他急切地想要查出監控里那個女人的下落,因為趙司霆憑著直覺已經猜測到,那個女人與漫兒一定有著莫大的聯繫。

「我媽說了,你就是沒有媽的野孩子!」

「不!我有媽媽,她不過是在生我的時候離開了這個世界而已!」

一聲一聲的嘲笑混雜著堅定有力的反駁一起湧入了趙司霆的腦海中。

童年時候的記憶與今天所發生的事情驀然產生了聯繫,趙司霆終於不再懷疑他母親所說的那些話。

以前他覺得他母親總是對漫兒抱有敵意是隨著那些愛閑話的人瞎說,如今看來,她說的,可能是事實。

匆匆趕回與兄弟們會面的茶樓,於毅卻告訴趙司霆蜘蛛外出執行任務去了。

不能立即解決問題,趙司霆顯得有些煩躁。

他學著蜘蛛的樣子翻看電腦,想入侵城市監控系統查出那個女人的行蹤下落,然而剛登陸進去,就被阻截了回來!

「可惡!」

無法順利操作,趙司霆扔開了電腦。

他點燃了一根煙去了窗邊,視線注視著遠處,內心看起來似乎頗不平靜。

「霆哥,怎麼了?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極難見到上級這副樣子,於毅很是奇怪的上前去詢問。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件事情一定與他心尖兒上的那個女人有關。因為只要事情涉及到那個女人,少校大人就沒法平靜,一點都不像平常的那個他。

「沒有。」

長長的吐出一個煙圈,趙司霆一個字也沒有透露。

這件事情關係到路漫漫的隱私,他不想宣揚出來,更不想有一天變成她的傷痛。

「你不說我也知道,是不是跟你常去渝都看望的那個女人有關?」

少校大人不願意說,於毅偏偏追問。

他倒不是想特意揭穿他心中的痛,只是每每看到他這樣默不作聲的為一個女人傷神,他這個做兄弟的是當真心疼。

痛苦說出來有人分擔,或許就沒那麼痛了。

於毅一片好心,只不過趙司霆根本不想領情。

「臭小子,你別想激我,我是不會跟你多說一個字的,我願意一個人承受,也沉溺於這種感覺,因為唯有這樣,我才能真切的感覺到她在我心裡。我不想淡忘了這份記憶,我必須牢牢的記著。」

近乎自虐的一席話,說得於毅啞口無言。

他的上級就是這樣一個人,表面上看起來很好相處,實際上卻是特別偏執,很難說通。

「哎,好吧!既然是這樣,兄弟我也不勸你了。蜘蛛可能有一陣子才回來,霆哥你要是想聊天,我就在隔壁。」

決定給趙司霆騰出獨處空間,於毅很自覺的走出了房間。

趙司霆頭也不回的說了句謝謝,隨著門被關上,房間里陷入了死寂。

這裡,趙司霆在為路漫漫的事情著急。

而路漫漫那頭,因為她不明事情的真相,此刻待在家裡的餐桌旁,她倒是還坐得住。

「媽,這個酸湯白菜好好吃啊,我感覺我今天中午能吃兩碗!」

好久沒有這麼好的食慾,路漫漫滿足的埋頭扒飯。

她看起來食慾很好,一直沉著臉的夏蓮的臉上這才綻出了笑容,面部的線條總算變得柔和。

「你喜歡吃就好,多吃點!」

笑著將路漫漫喜歡吃的菜都挪到她跟前,夏蓮對路漫漫疼得可真是若親生女兒一般。

家裡還有客人在,夏蓮疼路漫漫疼得這樣沒有邊界,路勳章多嘴的提醒了一句說:「你別把菜盡往小漫跟前挪,修遠的爺爺快夾不到了。」

夏蓮本就對路勳章有意見,兩人即使一同在廚房配合著做了一頓午餐也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