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三章 大當家

第三章 大當家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沈冷覺得自己應該救孟長安,又忍不住的想到,孟長安是在長安城裡的書院習武,應該很厲害的才對,怎麼會被抓住?

「臭小子!」一個水匪在孟長安的腦袋上敲了一下:「小小年紀殺人那麼凶,幾個兄弟都被你幹掉了,雖然說少了幾個人,分錢的時候又可以多分一些,但是你這樣很他媽的招人恨,要不是你......」「閉嘴!」

另外一個人瞪了他一眼:「把他先關在這,一會兒再說。」

那幾個人推搡著孟長安進來,然後轉身出去了。

孟長安跌倒在地上,因為被捆的結實想站起來都不行,沈冷從貨堆後面跳出去,用自己沒開鋒的小獵刀將孟長安身上的繩索費力的割開:「噓。」

孟長安看到他的時候楞了一下:「怎麼是你。」

沈冷咧開嘴笑了笑,那潔白的牙齒笑起來特別有親和力,還稍稍有些傻。

「別笑!」

孟長安瞪了他一眼:「知道有多危險嗎?還沒心沒肺的笑。」

「哦。」

沈冷不笑了,把孟長安扶起來:「你怎麼會被抓住的,水匪襲擊的是沈先生的船。」

「你先告訴我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是來救沈先生的。」

沈冷如實回答:「沈先生待我很好,還送我禮物,這小獵刀就是他送的。」

孟長安一把將小獵刀搶過來看了看:「沒開鋒,西瓜都不好切開,可是當下湊合用吧。」

他把小獵刀放進自己懷裡,沈冷看的愣了:「我......我的。」

「我先用用,在你手裡屁用沒有。」

孟長安貓著腰走到窗口位置往外看了看,然後回來坐在那大口喘息:「這群混賬東西,在我家鄉做惡,我早晚把他們斬盡殺絕!對了,傻冷子,你知道這是哪兒嗎?我瞧著有些眼熟......」

沈冷爬起來跑到窗口看了一眼,又快速的跑回來:「我知道,這是咱們家庫房後邊一座廢棄的宅子,我在這家門口撒過尿,都說這戶人家惹了髒東西,家裡鬧鬼搬走了,後來有膽子大的進來過,第二天一早被人發現死在宅子外面,就再也沒人敢進來了。」

「這群水匪真他媽的膽大包天,居然把庫房就放在我家庫房後邊,狗屁的鬧鬼,還不是怕人發現故意弄出來的噱頭,既然這地方離我家很近,一會兒你跟著我出去,出了院子直接往家裡跑。」

「我不回去,我得救沈先生。」

「你有病啊。」

孟長安瞪了一眼,雖然他和沈冷一樣大,可是比沈冷成熟的多,個頭比沈冷也要高一些,壯一些,模樣也俊美一些。

他出身還好,家財萬貫,又在長安城的書院里讀書習武,所以這就造成了兩個人極大的差距......自信的氣質。

孟長安看起來果斷,強硬,而沈冷看起來很......普通。

孟長安道:「你是不是覺得自己這樣做像個英雄。」

沈冷:「我不是英雄,我是阿冷。」

「白痴!」

孟長安哼了一聲,忽然想起來什麼:「還有啊,你他媽的給我記住,以後和我說話的時候別咱家咱家的,你不是我家人,我爹收養你,只是收養你。」

「哦。」

沈冷又哦了一聲。

孟長安看著他就來氣,兇巴巴的說道:「給我老老實實在這蹲著......一會兒我想辦法把人引開,你立刻衝出去跑回咱家,見到我爹讓他立刻去織造府衙門報官,別去鎮衙門,鎮衙門裡那幾個三腳貓功夫的捕快根本不是對手,況且,水匪敢在魚鱗鎮里放個庫房,說不定和鎮衙門裡那些王八蛋是一丘之貉。」

「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

「你說的那一什麼丘什麼是什麼意思?」

「你閉嘴!」

孟長安眼珠子一瞪:「記住我的話了沒有,你要是誤了事,我就把你趕出家門。」

沈冷:「你剛才說咱家了。」

孟長安:「你有病啊,我能說你不能說!」

「哦。」

孟長安直起身子,舒展了一下四肢:「記住了,我出去,把人引開,你立刻跑回家找我爹,讓他去織造府衙門報官,記住了嗎?!」

「記住了!」

沈冷嗯了一聲,指了指孟長安懷裡的小獵刀:「我......我的。」

孟長安抬起手在沈冷腦殼上敲了一下,還挺疼。

「我在乎你這個破東西?!用完了就還給你,不......我不還了!」

沈冷:「哦......那你用的時候小心點,別弄壞了。」

「你!」

孟長安抬起手要打:「你就能不能爺們兒點?能不能別什麼都可以,你的東西,你搶回去行不行?!」

沈冷:「你先用吧,反正是我的。」

孟長安:「你是想氣死我,然後繼承我爹的家產吧。」

沈冷:「我給自己找了個姓,沈......沈冷,沈先生的沈,你姓孟,那家產是你的。」

「放你大爺的屁!你他媽的是我孟家的人,怎麼可以姓冷?!」

沈冷小聲提醒:「沈......不是冷。」

孟長安氣的來迴轉圈:「我告訴你,你生是我孟家的人,死是我孟家的鬼,別跟我再說什麼沈先生的冷,呸!我去你大爺的,別再跟我說什麼沈先生的沈,我回去就找我爹,讓他給你正經取個名字。我孟家的人,胳膊肘往外拐,欠打!」

沈冷:「打過了,前天。」

孟長安臉色一變:「又打你了?憑什麼又打你!」

他快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