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四章 低估了你

第四章 低估了你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當沈冷和孟長安看到進來的居然是孟老闆的時候,兩個人都愣住了,他們兩個下意識的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到了無盡的恐懼。

「大......大當家?」

孟長安看向他父親,然後嗷了一嗓子喊出來,衝過去在他父親身上拳打腳踢:「你要幹嘛!你都幹了些什麼!」

孟老闆兩隻手抬起來,一隻手拎著鳥兒籠子一隻手托著茶壺,任由自己兒子在他那圓鼓鼓的大肚子上打了一陣,也不阻止也不說話,他低著頭看著自己兒子,眼神里都是溺愛。

等到孟長安打累了,孟老闆隨即吩咐了一聲:「帶少爺回去休息......」

孟長安猛的往後退了一步:「別想讓我離開,你給我一個解釋。」

「解釋?」

孟老闆看著自己的兒子,沉默了一會兒後說道:「既然你看到了,那我今天就提前把事情都告訴你。」

他用茶壺點了點自己的鼻子:「我,你爹,是這大運河上十三路水匪之中最大最厲害的那個,你是不是覺得不能接受?那你想想,你身上穿的衣服,用的東西,吃的食物,你喜愛的那些小物件,還有你去長安城雁塔書院修行的費用,都是我這樣賺來的。你從小用的就是水匪的錢,吃的是水匪的飯,你就是個水匪的兒子。別用那樣的眼神看我,我本來想等你大一些修行有所成可以幫我了再告訴你的。不過,早點讓你知道也好,能多給你一段時間適應。」

「我不信!」

孟長安衝過去抓著他爹的衣服:「爹,是不是他們逼你的?」

「他們逼我?」

孟老闆哈哈大笑:「哈哈哈哈......這地方,還有誰能逼我做事?兒子,你記住,我現在的一切將來都是你的。只有你逼別人去做什麼,永遠都不會讓別人逼著你做什麼。」

孟長安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不!我才不要你這些髒東西,我要一個乾乾淨淨的爹!」

啪!

孟老闆抬手在孟長安的臉上扇了一下,扇完了之後眼神里就滿是心疼,伸出手去觸碰兒子的臉:「打疼了吧?別怪爹,是你不懂事。你回去自己好好想想,好好睡一覺。」

他回頭吩咐了一聲:「送少爺回去!」

過來幾個水匪去拉孟長安:「少爺,別和大當家犟嘴了,跟我們回去。」

孟長安認出來,說話的那幾個人,居然是他家裡的織造坊的長工,平日里看起來都是憨厚老實的人,誰能想到他們居然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水匪。

「我不!」

孟長安一步一步往後退:「我不回去,我就要親眼看著我的父親還要做什麼,我想知道,在自己兒子面前,一個父親能做出多狠厲的事情來。」

「讓他看著吧。」

孟老闆臉色冷漠下來:「早點接觸也好。」

他走到一邊坐下來,看都沒看在不遠處呆若木雞的沈冷。

他坐下來後不久,幾個水匪押著兩個人進來,這兩個人都被麻袋套住了上半身,沈冷看的出來,正是沈先生和那個叫沈茶顏的小女孩兒,那小女孩兒看起來走路都在發抖,顯然是嚇壞了。

「沈先生。」

孟老闆指了指沈先生,隨即有人過去將沈先生套著的麻袋解開拿下來。

沈先生看起來還好,臉色還很平靜,他站在那,手被綁著,卻一點兒也不顯得狼狽。

「大家族的人就是有教養,有氣質。」

孟老闆忍不住讚歎了一句,然後讓人給沈先生搬了把椅子:「坐下說話吧。」

他整理了一下措辭後繼續說道:「沈先生也知道,我們只求財,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傷人性命,我派人打聽了一年多,知道沈先生家裡在懷遠城是大富之家。這樣,勞煩沈先生給家裡寫一封信,告訴家裡人你在我這一切安好。請他們準備一些謝禮,把你贖回去。我知道沈先生家裡不缺錢,所以當然也不會小氣了,準備五萬兩銀子吧。」

沈先生只是看著他,一言不發。

「別,別這樣。」

孟老闆有些為難的說道:「你我也是老相識了,何必還要走到下一步?你這樣,我就只能想辦法威脅你,讓你害怕,看你那弱不禁風的樣子,打起來怕是也扛不住多久。所以我只能選擇讓你更害怕的方式,順便給你一點時間考慮。」

他站起來走到小女孩沈茶顏身邊,伸手把麻袋拽了下來:「這個小丫頭,我打第一次見面就喜歡的不得了。我是不是還對你說過,以後若是有緣,就給我兒孟長安和她定個親?你那時候搖頭不語,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們做小本生意的,你家大業大嘛。所以我就改主意了,我兒既然沒有這個福分,那我就替我兒享受好了。」

他伸手去捏沈茶顏的下巴:「我扒下她的衣服,估計用不了一分鐘,所以一分鐘之內你最好給我個答覆,一分鐘之後,她衣服被扒光,我也就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沈先生微微皺眉:「一個人,怎麼能扭曲到這個地步。」

「哈哈哈哈......扭曲?如果你見到過真正的扭曲,你就不會說我了。」

孟老闆冷笑著說道:「你一定沒有見過,水災之後顆粒無收易子而食的場面。你一定沒有見過,為了爭搶富人施捨的饅頭一群乞丐打的頭破血流甚至有人被砸癟了腦袋的場面。這些我都見過,看的很多了。有些時候,富人們為了取樂,就故意拿著些銅錢和饅頭去消遣乞丐。跟他們說,打吧,誰打贏了就都是誰的。」

他拍了拍沈茶顏的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