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七章 我烤過魚

第七章 我烤過魚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沈冷本以為會走很遠很遠,當沈先生帶著他走進了一個小院子的時候他仔細回憶了一下,從這裡到魚鱗鎮,就是一天的路程。

「去劈柴。」

沈茶顏倒是很熟悉這裡似的,進了門就朝著沈冷喊了三個字,然後去把每一間房子的窗戶都打開,這裡距離江邊並不是特別遠,濕氣有些重。

沈冷很累,卻沒有說什麼,在院子里找了一圈只找到一把已經很鈍很鈍的斧頭,沒有找到磨刀石,以這把斧頭想要劈柴的話,只怕到明天早晨也劈不出來幾根。

沈先生走到沈冷身邊:「刀鞘呢?」

沈冷將自己藏在懷裡的小獵刀的刀鞘取出來,沈先生把刀鞘接過來:「刀鞘其實不簡單,這面凸起的地方是個機關,按一下就會彈出來一根繩索,很細,一丈多一些……這邊你注意到了嗎,是一層一層的波紋,就好像魚鱗一樣。」

沈先生將斧頭撿起來,用刀鞘波紋的那一側在斧頭上滑了一下,嚓的一聲,斧頭竟是被波紋蹭掉了一層鐵屑。

沈冷實在沒有想到這看起來尋常的刀鞘居然藏著機關,更加的喜歡了。

沈先生把刀鞘和斧頭遞給沈冷,自己進了屋子,片刻之後搬了一把躺椅出來,就在這小院子的槐樹下躺好,眯著眼睛休息。

沈冷用刀鞘磨斧頭,蹭一下,斧頭上就掉一層鐵屑,沈冷看著那刀鞘陷入了沉思,沈茶顏把屋子窗戶都打開後看到沈冷沉思,那傢伙專註起來的樣子倒是有幾分小帥,看起來應該是在想這刀鞘以後會有幾種用法。

下一秒,沈冷忽然脫了鞋,用刀鞘蹭腳底的死皮……他是今天才穿上鞋子的,以往在孟老闆家從不曾穿過鞋,常年在商鋪和碼頭之間跑,腳底下厚厚的一層死皮。

蹭一下,他爽的哎呦一聲……

沈茶顏啪的一聲把窗戶又關上了,心說那般金貴的東西,這個傢伙居然用來去死皮?

蹭的舒服了,沈冷把鞋子穿好開始劈柴,斧頭被磨的頗為鋒利,很快就劈了一堆,他發現劈柴這種事居然會上癮,一斧子下去木頭兩開,感覺特別爽。

然後他腦子裡冒出來一個想法,看向躺椅上的沈先生:「戰場上兩軍交戰,大將出手之前是不是都要說些比較霸氣的話?」

沈先生道:「一般都是一言不發上來就打的,你說的那是小說里的情節,不過也不是沒有,你想說什麼?」

沈冷揮舞了一下刀鞘:「以後遇到頑敵,我就揮舞一下刀鞘說,信不信我把你的臉在我刀鞘上摩擦?」

沈先生點頭認真的說道:「這威脅可真可怕。」

「燒水去。」

沈茶顏隔著窗戶喊了一聲:「我要洗澡。」

她靠著窗戶生悶氣……把臉在刀鞘上摩擦?這很霸氣嗎?

沈冷哦了一聲,看到院子里就有一口井,檢查了一下木桶上的繩子是否有破損的地方,然後把水桶扔進了水井裡,打上來水刷了鐵鍋,架上柴火燒水。

他不斷的伸手去測水溫,感覺水溫差不多了就把水舀出來,拎著放在沈茶顏的房間門口,沈先生眯著眼睛笑起來,沈冷不知道他在笑什麼,可是沈茶顏卻知道,所以覺得沈冷很可惡,沈先生也很可惡。

當初她燒水,是等到水燒開了之後舀出來又兌冷水,而沈冷卻沒有這樣做,想到半路上她屢屢提到的智力二字,沈茶顏就更惱火了……

柴劈了,水燒了,別人或許會問接下來做什麼,沈冷卻沒有,從錢袋子里取出來一塊碎銀子,小心翼翼貼身放好就出門去了。

「還不服氣?」

沈先生閉著眼笑問。

沈茶顏賭氣似的哼了一聲,把窗戶關嚴實,門關嚴實,脫了衣服坐進澡盆里,舒服的顫抖了一下……水溫居然特別的合適。

她忍不住去想,這傢伙燒水的時候難道把水舀出來後進入木桶再倒進浴盆里的時間都算進去了?如果不算計這些的話水溫現在就是略微涼一些的,可現在正好。

一定是巧合。

沈茶顏閉上眼睛,感覺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很舒服。

那個傢伙,也沒有看起來那麼笨啊。

沈茶顏泡了一會兒後沖洗,換了一身清爽的衣服出來,發現沈先生還在躺椅上眯著,可她知道沈先生不可能睡著的,這兩年他的睡眠時間越來越短了,她問為什麼,沈先生回答說沈冷起步太晚了,自己必須準備的足夠多他才能追上去,沈冷的對手從一出生就比沈冷站的高,得到的多,沈冷需要用十倍的速度去追才能把差距一點點拉回來。

沈茶顏擦著頭髮走出來:「打算什麼時候告訴他?」

「不急。」

沈先生果然沒有睡著,應該是思考什麼。

「與其瞞著,不如早些讓他知道的好。」

沈茶顏是個很直爽的性子,不願意這樣瞞下去。

「他若現在就知道了,壓力就太大了。」

沈先生坐直了身子:「大部分時候壓力帶來動力,可是壓力太大的話,會把一個人的心境直接壓垮,那時候我準備的再多又有什麼用處?」

沈茶顏:「你待他可真好。」

沈先生:「我給你取了名字的。」

沈茶顏:「呵呵……」

沈先生笑道:「你覺得我偏心?我給他準備的那些,大部分你都看過的,我不喜歡吹牛,給你看過的那些,足夠讓你把孟長安甩開三條街。」

沈茶顏:「大部分。」

沈先生訕訕道:「因為有些東西,是男人才能學的。」

「比如呢?」

「我去洗澡。」

沈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