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八章 他沒有別的未來!

第八章 他沒有別的未來!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沈冷這幾天的日子過的極為規律,做飯,練功,做飯,練功,睡覺……

每天上午對於沈冷來說都有些難熬,因為上午的時間屬於沈茶顏,她就像個揮舞著皮鞭的小惡魔,下手不留情,可也不知道為啥沈冷就是不怕她,一點兒都不怕。

每天早晨起床後洗漱做早飯,休息十五分鐘後就開始練功,先馬步半個時辰,然後負重蹲跳,沈茶顏說這是為了鍛煉他的爆發力。

戰場上出手,爆發力極為重要。

而每天下午的時間屬於沈先生,整個下午都會顯得很安靜,沈先生只是讓他看書,看地圖,看戰例,看各種各樣的東西,甚至還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學習各地的方言。

沈冷的每一天都被安排的極充實,他就好像一個口袋,沈茶顏和沈先生兩個人撐開口袋不停的往裡面塞東西。

到了第四天的時候多了一項,那就是近身格鬥,準確的是說近身挨揍。

沈茶顏讓沈冷主攻她防守,一開始沈冷還有些不好意思,結果被揍的鼻青臉腫之後才發現自己的不好意思完全沒有意義,沈茶顏反擊出手的時候可沒有一丁點的不好意思,小姑娘老氣橫秋,對沈冷說現在你每一次挨揍都是將來戰場上躲開敵人殺招最好的準備。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沈先生髮現沈冷這個孩子就像是一塊橡膠似的,怎麼拉扯都拉扯不壞,不管你給他多大的壓力,他都能扛下去。

開始他以為這是年幼就承受苦力養成的習慣,畢竟孟老闆對他是真的不好,可是後來沈先生確定那不是什麼習慣,而是一種骨子裡的堅韌。

「去江邊挑一些土回來,只要江邊細沙。」

沈先生吩咐了一聲就回屋去了,這些日子一直都在寫寫畫畫,他那本表面無字的兵法似乎就快要完成了。

沈冷答應了一聲,抓了兩個木桶和扁擔出門,從他們隱居的殘破道觀到江邊差不多來回有近六里,兩個木桶裝滿細沙超過百斤,可挑了一擔回來後沈先生說不夠,至少再跳十擔回來,沈冷肩膀上已經紅腫,還是咬著牙去了。

沈茶顏狠狠瞪了沈先生一眼,跟著沈冷出門。

到了第三趟的時候沈冷肩膀已經疼的幾乎忍不住,可他依然堅持,沈茶顏跟在他身後也不說話,看到沈冷踉蹌了一下後一個箭步過去,從沈冷肩膀上單手把扁擔摘了下來。

然後她把扁擔扔還給沈冷,一手拎了一個木桶大步往前走。

才走了沒幾步,就看到沈先生臉色有些發寒的站在小路上等著他們。

「我……」

沈茶顏張了張嘴,臉色微紅,不知道怎麼解釋。

「自己去領罰。」

沈先生只說了五個字。

「他受不了的!」

沈茶顏倔強的頂嘴。

「嗯?」

沈先生眉頭一挑,那是真的生氣,沈茶顏縱然平日里說話似乎沒大沒小,對沈先生也看不出來多少尊敬,然而那只是表象而已,沈先生鼻子里嗯了一聲,沈茶顏就低著頭放下木桶,一個人回了道觀小院。

「不怪她,是我的錯。」

沈冷想要求情。

「也好,看看她去怎麼受罰的,你也一塊,罰完了之後再去把沒挑完的細沙挑完。」

「是!」

沈冷將兩個木桶跳起來,搖搖晃晃的回了小院。

院子正中,沈茶顏已經蹲好了馬步,看到沈冷進來後瞪了他一眼,沈冷心中覺得愧疚,放下木桶後跑到沈茶顏身邊也扎了馬步。

「你幹嘛?」

「陪你。」

「用不著。」

「哦。」

「還不滾?」

「我扎馬步歇會,挑木桶太累了。」

「白痴,你知道一會兒要發生什麼?」

「不知道。」

沈冷笑起來,牙齒白白的,笑容很乾凈:「管他呢。」

沈先生在沈冷之後回了小院,直接回了屋子裡面,然後懷裡抱了一些東西出來,到了近處沈冷才注意到那是一些短矛,造型很奇特,兩邊都有矛鋒,大概一米二三的長度。

沈先生將短矛在沈茶顏的兩條胳膊下邊分別插了幾根,那短矛鋒利的讓人心裡發寒,然後沈先生抓了兩個石鎖遞給沈茶顏,沈茶顏就這般站著,只要胳膊稍稍往下就會被短矛刺中。

沈冷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你明知道會是這樣的懲罰?」

他看著沈茶顏:「為什麼還要幫我?」

沈茶顏哼了一聲:「關你屁事,路上看到一隻小狗挑水累了我也會幫。」

沈冷:「狗為什麼會挑水?」

沈茶顏瞪著他:「你是不是有病。」

沈先生嚴肅的說道:「功必賞過必罰這是領兵之道,沈冷你也要記住。」

沈冷哦了一聲:「我的呢?」

「你的什麼?」

沈冷用嘴巴往自己腋下撇了撇:「矛。」

沈茶顏臉色微微一變:「我不用你陪我!」

沈冷認真的說道:「先生說功必賞過必罰,我剛才也犯了錯,所以也要受罰,這可不是陪你,而是我自己那份。」

也不知道為什麼,沈先生的嘴角不易覺察的往上勾了勾,然後真的就在沈冷的胳膊下面分別插了兩根短矛,可院子里沒有了石鎖,那兩個都在沈茶顏手上。

「木桶。」

沈冷努嘴:「那邊,那邊,沙子還沒倒掉。」

沈茶顏已經急了:「你是不是瘋了。」

沈冷搖頭:「功必賞過必罰,賞罰分明,也需度量一致,若是懲罰因人而異,不能服眾。」

沈先生點了點頭,過去將木桶拎過來遞給沈冷,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