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十一章 帶手絹了嗎

第十一章 帶手絹了嗎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當年百里屠還在的時候,二當家宋泰生一直都過的謹小慎微,因為他知道百里屠有多狠,他也知道作為一群水匪的大當家不夠狠下場是什麼樣。

所以當他成為大當家之後一直是按照百里屠那一套來做的,而且比百里屠做的更好,他心思更細,心腸更狠。

看到沈冷殺進來的那一刻他的第一反應是逃走,當年百里屠是怎麼死的他還不敢忘記,然後他發現這個殺進來的年輕人比當初那個沈老闆可要差遠了。

「殺了他。」

宋泰生冷冷的吩咐了一句。

手下十餘個水匪揮舞著刀子朝沈冷沖了過去,沈冷腦子裡一閃而過的都是大寧戰兵五人隊十人隊配合向前的畫面,和這些水匪向前的畫面對比之後他發現這些傢伙根本沒有配合,陣型漏洞百出。

大寧的戰兵有一套戰場上歷練總結出來的陣法,攻,退,守皆有章法。

眼睛裡都是破綻,於是殺人便很輕易。

沈冷沒有向前迎過去,就算他實力再強,被十餘個水匪圍著亂打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因為他們下手可沒有什麼套路可言,無法預判。

但是對付這樣的人,沈冷在這三年來學習了千百遍。

他向一側衝出去,將連弩從腰畔摘了下來,連弩是大寧的制式連弩,可以裝填擊發八支弩箭,沈冷一邊跑一邊扣動機括,大概一尺長的弩箭連珠而出,追著沈冷最前面的那四五個水匪立刻就倒了下去,脖子上,心口上,瞄的都是致命處。

倒下去四五個人,後面的人追擊步伐就不敢太快,沈冷連弩射空之後殺了四五人,將連弩掛回腰畔上,左手將長鞭抖開……啪的一聲,長鞭甩出來一聲脆響,鞭子的前端綁了一串周圍磨鋒利了的銅錢,距離三米外的那個水匪脖子上炸開一條血線,緊跟著血瀑布一樣噴洒出來。

沈冷的手腕一抖,長鞭從死屍的脖子上繞開,向後一拉再往前一甩,鞭子啪的一聲在另外一個水匪的心口上掃出來一條血口,觸目驚心。

另外一個水匪過來雙手抓住沈冷的長鞭,沈冷一抖手長鞭扯回來,銅錢在那水匪的雙手裡穿過,整整齊齊的切下來六七根手指。

鞭子一甩掃在那水匪的脖子上,沈冷向後一拉,銅錢圍著水匪的脖子轉了一圈,血液環形噴洒出去。

宋泰生覺得事情不對勁了,那個人年紀看起來不大,下手卻為什麼那麼狠?

就好像他和自己手下有殺父之仇似的,沒有一擊是虛招,招招致命。

他又怎麼會知道,沈冷一直覺得自己的父母是被水匪殺死的,所以才會把他丟棄,這當然就是殺父母之仇。

「兄弟!」

宋泰生忽然喊了一句:「你是求財還是別的?如果是求財,這裡的財物我分你一份,足夠你後半輩子享受不盡的,若是求別的,咱們這裡幾百號人,你未必就能成功。」

沈冷手一松,被他勒死的水匪軟軟的倒在地上。

「想買命?」

沈冷笑著問:「那你說說,你打算用多少銀子買自己的命?」

宋泰生寒著臉說道:「二百兩銀子,夠不夠?」

沈冷哼了一聲:「當年你跟著百里屠的時候就沒少害人,一條肥魚被你抓了就能要回來萬把兩銀子的贖金,而人質你們照樣沉屍大江,如今買自己的命卻只肯花二百兩?」

「你到底是誰?!」

宋泰生暴喝一聲。

「我?」

沈冷把臉上的黑巾摘下來:「還認得這張臉嗎?」

「傻冷子!」

宋泰生的臉色頓時變了,白的嚇人。

沈冷的模樣其實沒有多大改變,比十二歲的時候壯碩了些,臉型成熟了些,但才三年能有多大變化,宋泰生認不出來才怪,孟老闆的乾兒子,卻被孟老闆當牲口一樣使喚的傻冷子,如今怎麼成了這樣?

「這個稱呼從你嘴裡喊出來一點兒都不親切啊。」

沈冷搖頭:「現在還想買命嗎?」

「你一個人來的?」

宋泰生嗓音發顫:「當年帶走你的那個人呢。」

「家裡睡懶覺呢。」

沈冷活動了一下手腕,握緊了刀鞘:「他可懶了,說以後殺水匪的事全都交給我了,若是我殺的不夠多就不給我飯吃,所以在飯和你的命相比的情況下,當然是飯重要。」

宋泰生忽然將身邊的一個水匪抓起來朝著沈冷一扔,然後轉身就跑,他才不相信沈冷是一個人來的。

沈冷在那水匪飛過來的瞬間出手,刀鞘懟在那人咽喉上,那人嗓子里咔嚓一聲,掉在地上的時候人已經不行了。

沈冷向前追擊,剩下的三四個水匪掉頭就跑,大當家都跑了,他們不跑還等著什麼?水匪土匪這些做惡之人其實都有一個通性,人人都狠的時候像是一群野獸,一旦開始怕了,馬上就變成一盤散沙。

沈冷速度更快,追上去連殺三人,宋泰生卻已經從屋子後窗跳出去跑了,沈冷掠出去追擊,然後就看到宋泰生站在那忽然不敢動了。

沈冷歪著頭往前看了看,就看到宋泰生前邊站著的沈茶顏,左手一個右手一個拎著倆已經被打暈了的水匪。

「你怎麼來了?」

沈冷看到沈茶顏就忍不住嘴角勾起來:「還拎回來兩個,累不累?」

沈茶顏哼了一聲:「只是看看你為什麼這麼慢。」

沈冷卻依然看著那倆傢伙:「不敢殺?」

沈茶顏一昂下頜:「我不敢殺?我比你早好幾年跟著先生,你學過的我早就學過,而且肯定比你更熟練!」

「所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