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十二章 還早

第十二章 還早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沈冷拔了刀,於是殺人更快了些。

一開始還如狼群的水匪再又死了五六人之後終於氣勢潰散,哪裡還有什麼兇悍,只剩下恐懼。

「你們走吧。」

一個老者帶著哭腔喊了一句。

殺紅了眼睛的沈冷刀子停在半空,那逃過一劫的水匪掉頭就跑,沈冷看向那老者,老者緩緩的跪下來:「誰還不是為了討生活?」

沈冷嘴角抽動了一下:「你們殺的那些無辜商販呢?」

老者顫抖了一下,再沒有話說。

水匪開始潰逃,沒有勇氣繼續戰鬥,雖然他們明知道真正的對手只有一個少年,可是誰還敢上去招惹。

男女老少一塊往棧橋那邊跑,那裡停著一艘船,船還在,對於水匪來說就能繼續生活。

沈冷沒有辦法追,他可以再多殺幾個人,卻沒能力一個人阻止幾百人逃走,更何況他已經累了。

他的額頭上都是汗水,衣服已經被血和汗泡透,站在那看著逃走的人群大口喘息著。

可就在這時候,那艘船忽然開始緩緩下沉,往一邊歪倒下去,水匪變得更加慌亂起來。

水匪的戰船並不是很大,大概有十幾米長,漁船改造而成,歪下去沒多久就徹底躺在水面上,已經上了船的人開始往下跳。

嗚……

蘆葦盪里忽然傳出來一陣號角聲,那聲音就好像死神收割生命揮舞鐮刀的聲音一樣,對於那些水匪來說沒有什麼聲音比這更恐怖。

穿著深藍色戰甲的大寧水師戰兵從蘆葦盪里出來,看起來走的很散亂,但若是明眼人就能看出來,他們始終保持著五個人一隊的作戰陣型。

「弩!」

領隊的校尉一聲高呼,身邊的親兵將直刀在盾牌上敲響,砰,砰砰。

在前面的一排戰兵將連弩端起來,弓著身子往前走的同時扣動扳機,羽箭平掃出去,暴雨一樣將那群慌亂的水匪和他們的家人放翻了一層。

連弩的有效射程之內,沒有什麼比它的殺傷力更大了,密密麻麻的弩箭放出去,換回來的就是地上一層死屍和傷者的哀嚎。

一排連弩之後,大寧戰兵和水匪之間的距離拉近到了二十米之內。

「標!」

校尉再次下令。

親兵的直刀在盾牌上砸的砰砰響……砰砰砰,砰!

整齊向前的戰兵幾乎同時將連弩掛在腰上,從背後將綁著的標槍抽出來,二十米的距離,標槍的威力比連弩更大!

一排標槍扔出去,半米長,純鐵打造,分量沉重的標槍足有二十幾斤,一片黑色標槍在半空之中留下完美的弧度,然後換來的是更多的屍體。

一桿標槍從一個水匪的後背扎進去從胸口刺出來,他向前撲倒,還沒有來得及站起來,第二根標槍正好落在他的腦殼上,那場面就好像鐵棍捅進了西瓜里一樣,腦殼崩開戳出來一個洞,血液噴洒,標槍從眼窩裡扎出來,把人釘在地面上。

沈冷的腦海之中所看過的大寧戰兵的配合套路浮現出來,和那些真正的士兵完美的重合,這一幕,比看多少書都有用。

他震撼,無比的震撼。

大寧的戰兵這種殺人手段暴力到了極致,這是幾百年來無數次征戰總結出來的經驗,直接有效,別說這些烏合之眾,就算是周邊各國的精銳軍隊也沒有多少能扛得住大寧戰兵這樣的攻勢。

連弩放翻了一層,標槍放翻了一層,剩下的水匪和他們的家人已經不足百人。

戰兵殺人,只要是在戰場上,哪裡會管對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嚴格的軍令之下,大寧每一個戰兵都被訓練成了最冷酷的殺人機器,在他們向前的時候,前邊不管是什麼擋在那都會被摧毀。

沈冷轉身退回屋子裡,看了一眼面無血色的沈茶顏:「嚇壞了?咱們走吧。」

沈冷沒想到大寧的水師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也不知道為什麼他不願意被那些人看到自己,拉著沈茶顏從後窗跳了出去。

沈茶顏的手冰冷,手心裡都是汗水。

沈冷殺人的時候她有些害怕更多的則是緊張,而看到大寧的戰兵橫掃過來的時候就只剩下恐懼了,那種殺人的方式和速度,令人不寒而慄。

「我背你。」

沈冷不管沈茶顏答應不答應,把沈茶顏背起來就走。

沈茶顏也沒有反抗,奇怪的是也沒有罵沈冷,在沈冷後背上趴了一會兒後手顫抖著伸出去,用手絹在沈冷的額頭上擦了擦,動作有些機械,也很笨拙。

所以沈冷笑起來,笑的格外燦爛。

水匪營地那邊,大寧水師的收割已經到了尾聲。

本就已經被沈冷嚇破了膽子的水匪根本就不敢反抗,只想逃命,然而大寧的戰兵最喜歡的就是敵人的後背露出來交給他們。

「刀!」

大寧的水師校尉嘶吼一聲,親兵再次敲響盾牌。

砰,砰砰砰。

所有戰兵將制式直刀抽了出來,追擊敵人的時候他們太喜歡了,從背後將那些人一個一個的放翻一個一個的砍掉頭顱,以人頭來計軍功,所以在戰場上看到大寧士兵腰上掛著兩三個人頭往前沖的樣子,敵人除了害怕還能做什麼?

大寧有一種戰法叫做卷珠簾,簡單來說就是黏在敵人敗兵後邊殺,讓敵人的敗兵後隊衝擊前隊,造成更大的混亂。

今天的戰局太小了,算不上真正的卷珠簾。

校尉寒著臉登上棧橋,往四周看了看,手下人正在收割那些受了傷的水匪人頭,一個一個的割下來。

「太慢了!」

校尉很不滿意。

號角聲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