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十七章 最後再想茶爺

第十七章 最後再想茶爺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楊七寶這個人越接觸越覺得他是個可以交朋友的人,雖然性格和他那一身炸裂的肌肉不太匹配,缺了些征戰大將應有的捨我其誰的霸氣,但那是另一個層面的事,和能不能做朋友沒有關係。

沈冷很喜歡他聊天,感覺很舒服,不用帶著戒備心。

往前走的時候沈冷還在想著另外一件事,剛才遇到的那個戰兵在江邊見過,正是被茶爺一腳揣在下巴上轟出三米遠的倒霉傢伙,估計著應該是去找沐筱風了。

新兵營么?

沈冷知道沐筱風還在禁足,但以他的背景在新兵營里折磨一個初來乍到的,應該不算什麼難事,然而沈冷並沒有什麼懼意。

楊七寶帶著沈冷到新兵營的時候,管事的那個叫龐張的團率初始還很客氣,畢竟是督軍隊的隊正親自帶著來的,顯然這個新兵非同尋常,可是他被人喊出去一趟再回來,看沈冷的眼神就有些不對勁了。

按理說團率是七品武職比督軍隊的隊正要高,正經領俸祿的人了,不過督軍隊太特殊,誰也不好去招惹。

「沈冷!」

剛出去回來的龐張站在營房門外喊了一聲,正在給自己鋪床的沈冷立刻站直了身子:「在!」

「新兵入營要考核體力耐力,現在你給我去圍著營房跑十圈。」

沈冷:「新兵營嗎?」

龐張:「想的美,整個水師的營房,跑不完不許回來吃飯。」

「是!」

沈冷當然知道這一定是沐筱風交代他的,也不點破,穿戴好自己的新兵服,在腰上綁了個水袋就要出門。

「把水袋放下!」

龐張哼了一聲:「誰許你帶水的?」

整個水師的大營有多大,圍著跑十圈馬都能累壞了,還不許帶水。

沈冷把水放下,一言不發的出了營房,深呼吸,做了幾個熱身動作,龐張從後面快步過來就要照著沈冷的屁股給一腳,腳才抬起來,沈冷猛的回頭,當龐張看到沈冷那雙眼睛的時候心臟猛的收縮了一下,那一腳就是不敢踹出去了。

「快……快去,磨蹭什麼!」

龐張大聲喊了一句,更像是給自己壯膽。

沈冷熱身之後慢跑起來,然後逐漸加速。

他跑了不到一圈的時候庄雍就得到了消息,把楊七寶叫進自己的大帳吩咐了幾句什麼,楊七寶隨即回到了督軍隊,選了二十個最能打的督軍士兵,讓他們配好了武器隨時準備出任務。

跑了兩圈的時候看熱鬧的人就越來越多了,繞著大營跑一圈粗粗估算也有個十里以上,這還是因為水師大營在岸上的規模小於在江水裡規模,十圈就至少是一百多里路,尋常人一天都走不完,不是說時間不夠用而是根本堅持不住。

「那傢伙是個新兵啊,剛進大營怎麼就受這麼重的罰?」

「對啊,沒道理啊,是不是得罪龐張了?」

「龐張那個小人,管著新兵營所以格外跋扈,欺軟怕硬。」

「心疼這小子,不過這小子也夠可以的,這是第四圈了吧,換做是我早就趴下了。」

站在那看著的人群里議論紛紛,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對沈冷都很同情,只有當地被特招的漁民出身之人才會進新兵營,所以同樣是特招進來的士兵們對沈冷只有同情。

到了第五圈的時候連龐張都覺得不可思議了,最少五十里那傢伙還在慢跑,看起來速度維持的非常完美,始終如一。

一口氣五十里?

「媽的,看你還能堅持多久,就算你能跑完也快累死了吧。」

龐張一甩手回了自己的軍帳里,把懷裡那黃燦燦的十兩金子取出來翻來覆去的看,這可是真金啊,心裡想著沐校尉就是夠大氣,不愧是大學士之子,那個叫沈冷的傢伙也是倒霉,誰知道怎麼得罪了校尉大人,活該他倒霉。

不是龐張愚蠢,而是因為他知道的太少,他又怎麼會知道沐筱風和沈冷之間出了什麼矛盾,更不知道昨天上午被杖斃的那六個士兵是因為這個新兵,當然也不知道沐筱風臉上的傷是沈冷劃的,都知道的話他可能更希望自己吃些苦也不願意摻和進來。

十圈!

沈冷居然真的跑完了十圈!

整個下午軍營里都在議論這件事,多少人對沈冷佩服的五體投地,水師士兵們訓練的強度很大,可是負重十里就已經讓人覺得很難熬了,超過一百里那簡直就是直接跑進地獄。

「是條漢子!」

楊七寶站在高坡上看著沈冷心裡格外佩服,他覺得沈冷和自己是一樣的寒苦出身,所以難免心中生出同仇敵愾的感覺。

「媽的,龐張這個雜碎!」

楊七寶低低罵了一句。

讓龐張意外的是,沈冷居然沒有錯過晚飯的時間……更像是那個傢伙算準了時間似的,在晚飯之前大概十幾分鐘跑完了,還去認真的洗了手,端著自己的飯盆蹲在那等著開飯。

龐張見人多眼雜也不敢太過分,想著到了晚上就有你好瞧的,氣鼓鼓的走了。

水師的待遇極好,新兵待遇雖然比不得真正的戰兵但伙食上也不差什麼,沈冷默默的吃了三個饅頭一飯盆的麻婆豆腐,然後起身又拿了三個饅頭打了一盆竹筍肉。

年輕人吃起飯來,那才是虎狼之相。

吃飽了之後回到營房裡剛坐下,龐張踱著步子進來眯著眼睛看了沈冷一眼:「體力不錯啊,廚房那邊水缺了,你去挑幾擔水。」

「好嘞。」

沈冷樂呵呵的起身,似乎一點怨言都沒有。

吃過飯之後大營里夕陽下不少士兵們都在散布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