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二十一章 可怕

第二十一章 可怕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因為水師急需擴張所以從創建以來每個月新兵營都要進行考核,盡量多的選拔人才進入水師之中熟悉戰船和操練戰術,當地特招進來的寒門子弟都很賣力,因為他們都很清楚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其實真的不多。

自從陛下宣布通過選拔的新兵也可以擁有戰兵身份之後,新兵們就更加的有動力了,不說其他,軍戶是免交錢糧賦稅的,這一點就足夠讓他們為之奮鬥。

可是每個月選拔進入戰兵隊伍的新兵數量並不多,因為庄雍足夠嚴苛,他不需要濫竽充數的人,他要的是真正的戰士。

沈冷在訓練的時候聽到了一個消息,新兵營管事龐張因為觸犯軍紀被貶為隊正,現在還在養傷,傷好之後就要滾回戰兵隊伍里了。

至於那天夜裡偷襲沈冷的幾個人直接被逐出軍營,對於他們來說這打擊確實不小,被從軍營里趕出去,他們很長時間內都會抬不起頭,不但要被家裡人責罵還會被鄉親們指指點點,可這又能怪的了誰?

還不知道誰會接替龐張來新兵營,不過沈冷已經不關心這些,明天就是新兵營考核的日子,離開新兵營近在眼前。

這次新兵營里公認最強的新兵有兩個,一個叫杜威名,是安陽郡人,自幼習武,父親是個鏢師,家裡生活比尋常百姓稍微強了那麼一點,可也好不了多少。

另外一個,自然是沈冷。

雖然沈冷才來幾天而已,但是來的第一天就干出圍著水師大營跑了十圈這種變態的事,已經在新兵營里成為神話。

上午的訓練結束之後沈冷注意到那個叫杜威名的人沒來吃飯,那是新兵營里唯一一個對沈冷始終保持敵意的人,倒不是因為沈冷得罪了他,而是因為沈冷觸及了他在新兵營之中的地位。

吃飯的時候聽楊七寶說庄雍將軍今日去了安陽船塢,沈冷猜著是因為前兩天夜裡庄將軍和自己聊過之後有了新的想法。

庄將軍不在,所以有些人必然會忍不住興風作浪,明天就是新兵考核,且看這風浪有多大。

沈冷並不害怕,哪怕他的對手確實強的離譜了些,大學士的獨子啊.......

沐筱風的房間里點了很名貴的檀香,這是他父親派人定期給送來的東西,大學士知道兒子從小就喜歡這種味道,屋子裡不點上的話他就不踏實。

杜威名卻不太適應這種味道,總覺得鼻子里痒痒的想打噴嚏,可是還要強忍著,在別的新兵面前他從來都是一副牛逼哄哄的樣子,可在沐筱風面前只能是誠惶誠恐,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音。

「明人不說暗話。」

沐筱風坐下來拉開抽屜,從裡面取出來幾個金錠:「這些是給你的,我想讓你幫我做件事。」

杜威名嚇了一跳:「校尉有什麼事直接吩咐就行了,不用這些。」

「用的。」

沐筱風語氣平淡的說道:「若是尋常事,我確實隨便吩咐你一聲就行了,但我要的是你在水師之中的前程,所以這個價格還不夠呢。」

杜威名臉色猛的一變:「小的......小的不是很明白校尉的意思。」

「看到我這張臉了嗎?」

沐筱風指了指自己臉上包紮著紗布的地方,揭開,立刻把杜威名嚇得臉色發白。

「是被人割了一刀,而割了這一刀的人就在新兵營里。」

沐筱風把紗布裹好:「明天就是新兵營考核的日子了,我想讓你幫我殺了沈冷......我知道你的武藝很好,從小你就被你父親嚴加管教,練就一身本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在水師之中應該能很快出頭,五年後說不定就是個團率,幹個十來年就是個校尉,但校尉這道坎兒,你覺得那麼容易能邁過去嗎?」

「你出身一般,十年做到正六品校尉差不多就是極限,五品以上就可以稱為將軍,雖然只是不入流的偏將而已,但沒有好的契機你這樣的人是爬不上去的。」

杜威名的臉色變幻不停,害怕已經佔據了他的整個身心。

軍中殺人?

自己如果答應了,那麼別說前途,命都可能沒了。

如果自己不答應呢?對方是大學士的兒子,有一萬種方法讓自己家破人亡。

「我知道你害怕。」

沐筱風繼續說道:「這些金子足夠買來一條人命,但你的命顯然不止這些......我已經安排好了,明天選拔的時候你會分配到和沈冷一隊,你們倆會最終在擂台上碰面,上台之前會有人給你一把匕首,當然沒有人能查到是我安排的。」

杜威名撲通一聲跪下來使勁兒的磕頭:「求校尉放過我吧,我今天就回家去,絕對不會將校尉跟我說的話泄露分毫,求求你了校尉,放了我吧。」

「我選中了你,你還有別的選擇嗎?」

沐筱風站起來走到杜威名身邊,蹲在那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喜歡威脅人,因為那是很沒品的事,我只是陳述一下必然的後果......你不答應我,你父親出門護鏢的時候可能會出什麼意外,你父親若是出了意外,你家裡就算完了。」

「為了供你習武,你家裡縱然算不得家徒四壁也差不了許多,你父親沒了之後你母親怎麼支撐這個家?房子怕是保不住的,你家裡又沒有田,最終你母親可能會流落街頭被野狗咬死吧。」

他說一句,杜威名就顫抖一下,臉色白的好像紙一樣。

「你若是做了逃兵,一樣是必死無疑的。」

沐筱風扶著杜威名站起來,拉著他走到桌子邊上指了指那些金子:「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