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二十四章 打個賭唄

第二十四章 打個賭唄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箭術考核之後有親兵過來對庄雍說客人來訪,因為沈先生來過兩次那親兵都認識了,知道是將軍好友,所以連忙過來稟報。

庄雍回到自己書房裡發現沈先生已經自己泡了茶,一點兒都不客氣。

「你是來謝謝我派人買了你的菜?」

庄雍坐下來之後示意沈先生給自己也倒一杯,沈先生居然表現出一種捨不得的樣子,讓庄雍懷疑那茶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我猜到是你了。」

沈先生抿了一口茶,舒服的靠在椅子上:「雖然買菜的人換了便裝,不過他說要把菜都買下來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你安排的。」

庄雍道:「哪怕是敷衍一下,你也應該說謝謝。」

沈先生:「謝謝,這都是你應該做的,希望再接再厲。」

庄雍:「......」

沈先生問:「冷子的考核怎麼樣?」

庄雍嘆道:「我就知道若僅僅是為了說一聲謝謝,你是不會專門來找我的,沈冷上午的考核全過了,而且全部破了我水師的考核記錄,下午考核第一場的箭術用了四箭連珠,十箭穿透靶心,你教出來一個好孩子。」

沈先生:「哦......那還湊合。」

庄雍一臉問號:「還湊合?」

沈先生點了點頭:「不然呢?」

庄雍:「這麼優秀的孩子,你的評價居然是還湊合。」

沈先生道:「說的多了,我怕你驕傲。」

「你的孩子,我驕傲什麼?」

「你的兵了。」

這四個字讓庄雍心裡一震。

沈先生過去為庄雍把茶再次填上:「我忽然有些後悔了,現在能不能把冷子帶回去。」

「憑什麼!」

庄雍下意識的低呼一聲。

「不憑什麼,就是不想讓他在水師了,我帶回去抓魚賣菜也挺好,今天賣菜賺了差不多二兩銀子,本來到不了那麼多,你的人來買的時候我加了些價......」

「我水師是你想讓他來就來,想讓他走就走的地方?」

「總比送命好。」

沈先生忽然抬起頭,眼睛直直的看著庄雍:「今天你的人來買走菜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為什麼你會讓人買走我的菜?因為我們算是朋友,說的淺白些就是人情......想到了人情兩個字,我就想到了沐昭桐,想到了陛下,沐昭桐若是支持陛下的話,陛下就得還他一個人情。」

庄雍臉色開始發白:「你說了,冷子是我的兵,我作為將軍知道怎麼保護自己的兵。」

沈先生沉默。

庄雍覺得嗓子里有些發乾,雖然沈先生沒有再直視他的眼睛,可他卻覺得自己想過的一切都被對方看的清清楚楚了。

「沒錯,我想過這件事,也知道最正確的解決辦法是什麼,可我不打算那樣做。」

庄雍認真的說道:「你若是信我,就把冷子留在水師。」

沈先生站起來,抓了茶葉罐往外走:「信你。」

只兩個字。

庄雍心裡很感動,眼睛微微發紅,然後醒悟過來,這個傢伙又順走了自己一罐茶葉,為什麼自己還對他有所感激?

這是什麼道理!

沈先生離開之後庄雍坐了好一會兒,腦子裡想的都是沈先生之前說的那些話,若沐昭桐全力支持陛下,陛下是要還個人情的.....如果這個人情是給沐筱風的,那麼沈冷怎麼辦?

雖然自己是水師提督,可是將來真的能保護的了沈冷嗎?

就在這時候楊七寶從外面快步跑過來,到了書房外面立正喊了一聲,庄雍被打亂了思緒,搖了搖頭讓自己暫時不要去想這些,然後把楊七寶叫了進來。

「什麼事?」

「將軍......沈冷出事了。」

「嗯?!」

庄雍猛的站起來:「沐筱風怎麼了?」

楊七寶愣住了:「將軍,不是沐筱風,是沈冷。」

「哦.....」

庄雍心裡苦笑,自己這是怎麼了......他當然聽到了楊七寶說的是沈冷,但沈冷出事了這五個字,讓他立刻想到了沐筱風是不是忍不住了。

「刀術比試,沈冷在最短時間內完成考核,成績目前排在第一。」

楊七寶氣喘吁吁的說道。

庄雍鬆了口氣:「哦......這樣啊。」

楊七寶道:「可是沒完呢,按照咱們新兵考核的規矩,刀術考核之後算是前兩個大項的考核都結束了,全部通過的新兵就可以轉為戰兵,刀術考核後新兵就可以去旁邊的刀庫選一把橫刀作為自己的戰刀,沈冷進去之後已經掰斷了六七把精鋼橫刀,被刀庫的人給圍住了。」

「他要做什麼?」

庄雍臉色微微一變,大步走出書房。

刀術考核場地就在兵器庫不遠處,橫刀是大寧戰兵的制式佩刀,刀身平直,都是精鋼打造,極為鋒利。

不管是騎兵,重甲,還是狼猿,他們擅長用什麼兵器都可以,可橫刀是標配,每個戰兵都要有的,這是戰兵身份的象徵,沈冷接連掰斷了五六柄橫刀,這是犯了軍紀的。

不過話說回來,有幾個人可以隨隨便便把橫刀掰斷?

庄雍趕到刀庫的時候心裡還忍不住想著,自從這個叫沈冷的傢伙進了水師之後,自己似乎更操心了,然後腦子裡不由自主的冒出來老母雞三個字,頓時懊惱起來。

「沈冷,你想做什麼?」

庄雍沉聲問了一句,頗為嚴肅。

沈冷倒是一臉無辜,很真誠的解釋道:「監考官說我可以到刀庫來選一把自己的佩刀了,我以為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