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二十五章 照做!

第二十五章 照做!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沈冷回到營房裡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暗,對於今天破了兩個大項十幾個小項所有考核記錄的事沈冷一丁點的興奮都沒有,在他看來那並不是自己有多強,而是......記錄太弱了。

讓他興奮的是手裡的黑線刀,依然在懷裡的刀鞘當然是他的寶貝,而這黑線刀是他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件兵器,以後或許會在戰場上陪伴自己很久。

楊七寶跑來祝賀他,興奮的樣子好像是他自己把所有記錄都破了似的,沈冷真的很想請楊七寶出去喝酒,奈何軍紀嚴肅,沒有特殊原因誰也不能隨隨便便的離開軍營。

因為今天考核沈冷的表現炸了場,所有人都在議論著,沈冷和楊七寶並肩走出新兵營往江邊散步的時候很多人看著沈冷的眼神都不對勁了。

以至於另外一件事完全被忽略.....今天上午的時候又有一批新兵入營,以往都會引來一些人圍觀,今天這些新兵進營連個人關注都沒有。

「兄弟。」

楊七寶看起來有幾次都是欲言又止,最終還是忍不住提醒了沈冷幾句:「我聽說將軍本打算讓你來督軍隊的,你沒答應......我知道你的志向是什麼,曾經我也有過,可是很多時候我們這樣出身的人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

沈冷知道楊七寶說的是什麼,他已經聽說了楊七寶的事,當初楊七寶在沐筱風手下的時候作戰勇敢悍不畏死,可是幾次軍功都被沐筱風直接霸佔,估計著很快沐筱風晉陞的旨意就會到水師大營。

「我知道的寶哥。」

沈冷笑著拍了拍楊七寶的肩膀:「不過教導我的先生說,人天生有貴賤之分,但不能在這貴賤面前低頭,我在想著若是那個傢伙遇到了不公的待遇,他一定不會退縮。」

想到這的時候沈冷忽然心裡緊了一下,那個傢伙在長安城就要從軍了,以他的性格只怕要出事。

「誰?」

楊七寶問了一句。

沈冷恍惚的回答道:「一個很軸的傢伙,叫孟長安。」

就在這時候忽然有人在不遠處試探著喊了一聲:「冷子?」

能喊出這兩個字的人不多,所以沈冷立刻回頭,於是看到了那個已經不再是小胖子的胖子......陳冉。

穿了一身新兵軍服的陳冉是聽到孟長安這三個字才往這邊看過來的,看那個身材修長的傢伙背影有些像沈冷,下意識的喊了一聲,沈冷一回頭他就認了出來,忍不住歡呼一聲:「真的是你啊!」

沈冷也沒有想到,他和陳冉會在這水師大營里重逢。

「陳冉,哈哈哈哈!」

沈冷衝過去一個熊抱,搞的陳冉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你也來水師了啊。」

沈冷往後退了兩步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陳冉,個頭比分別的時候高了不少,雖然看著還是有些胖,但並不臃腫,然而那張臉還是白白嫩嫩的讓人見了就想捏一捏。

「是啊,我爹說好男兒當從軍,我就想試試,結果初選過了。」

陳冉顯然也很興奮,看著沈冷的眼神里喜悅都滿滿的溢了出來:「我才進軍營就聽說了你的事,說你把新兵考核所有的記錄都破了,當時我還在想沈冷會不會就是我認識的冷子,原來真的是你。」

沈冷問:「大伯怎麼樣,還好吧。」

「不......不太好。」

陳冉的臉色有些暗淡,眼神里的喜悅瞬間就消散了不少:「這也是我為什麼要進水師的原因,若我運氣好能成為戰兵,家裡就不用繳納稅賦了,我爹前兩年裝船的時候閃了腰一直都沒有好利索,他又不肯真的踏實休息,反反覆復的,今年開始身體越發的差了。」

沈冷心裡一沉,陳冉的父親常年拉車裝貨,那麼大強度的體力勞動,腰受了傷還不肯休息,只怕會越來越嚴重。

「我想個辦法。」

沈冷安慰道:「咱們都不是孩子了,以後父輩肩膀上的責任該是咱們扛著了。」

陳冉揉了揉鼻子:「是啊,該是咱們扛著了。」

遠處有個庄將軍的親兵朝著這邊一邊跑一邊喊:「那邊的是沈冷嗎?將軍找你過去說話。」

沈冷拍了拍陳冉的肩膀:「下個月一定要通過考核啊,我在戰兵營里等你,將軍許了我一個十人隊,我給你留個位置。」

陳冉頓時興奮起來:「真的嗎?那你一定要等我!」

沈冷應了一聲,連忙朝著那親兵迎過去。

陳冉看著沈冷的背影揮舞了一下拳頭,心說自己的運氣真是好極了,以後能和冷子在一起就不孤單了。

那親兵並沒有把沈冷帶去庄雍的軍帳或是書房,而是直接帶出了水師大營,沿著大街走了大概十分鐘到了一家酒樓外面,親兵指了指樓上說道:「將軍就在樓上等你。」

沈冷心裡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於是問了一句:「除了將軍之外還有誰?」

那親兵回答道:「你自己上去看就知道了。」

酒樓二樓一個包房裡,沐筱風輕輕撫摸著臉上包紮著的紗布,似笑非笑的坐著,似乎坐在對面的庄雍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壓力。

「我前些日子給你報上去的軍功應該已經到了長安,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十天之後陛下獎賞你的旨意就會到了。」

庄雍品了一口茶,有意無意的往旁邊看了一眼,旁邊是一堵牆,自然沒有什麼好看的。

但是旁邊屋子裡坐著的那兩個人卻在聚精會神的聽著,酒樓的隔牆並不是很厚,所以隔壁房間的交談基本上都可以聽清楚。

沈先生往下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