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二十七章 你以後跟我混

第二十七章 你以後跟我混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你以為你救的了杜威名?」

庄雍在軍帳里慢慢的踱步:「你知道杜威名被人收買了,那麼就肯定知道杜威名必死無疑,收買他的人是不會讓他成為證據的,杜威名從答應了的那天起,不僅是他還有他父母都會出事。」

沈冷狡猾的笑起來:「既然將軍看的如此透徹,那麼杜威名的父母肯定死不了。」

庄雍哼了一聲,他確實不喜歡沐筱風這種做法,牽連進來無辜心腸這麼陰狠的人,將來也未必會有大前程,更主要的是沐筱風這個人浪費了自己的先天條件,格局太小了。

「我派人跟著去了懷遠城,把他父母安排到別的地方去了,也算是仁至義盡。」

庄雍坐下來:「可你想過沒有,杜威名若是以後跟了你,這就是一把刀子,能被收買一次的人,就會有第二次。」

「現在手裡缺刀。」

沈冷活動了一下肩膀覺得傷影響不大:「將軍可還有別的什麼事?」

「你想幹嘛?」

「打擂去啊,我剛才贏了,可以進入下一輪了。」

「你現在這個樣子還想去打擂?」

沈冷一挑眉:「我記得還打了個賭,要贏的光明正大。」

庄雍看著這個傢伙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肩膀被一箭洞穿,他居然還想去完成比試!

「不過明天的小隊比試我就不參加了,一打五贏了也沒什麼意思,體現不出來團隊的作用。」

庄雍:「......」

沈冷將衣服穿好,行了個軍禮準備繼續去比試,走到門口的時候回頭問了一句:「其實將軍也知道,沐筱風是不會放棄的吧?」

庄雍沉默片刻,點頭:「是。」

沈冷笑起來:「沐筱風比將軍差的真是太遠了。」

庄雍也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沈冷昨天去那家酒樓的時候雖然沒有見到沐筱風,但猜到了庄雍的意圖,表面上庄雍一定是勸沐筱風以大局為重,但肯定會用什麼話刺激沐筱風,逼著沐筱風出手,沈冷不是神猜不到庄雍會說是什麼,畢竟對庄雍和沐筱風的了解都不多,陛下家臣這四個字對沐筱風來說如同打臉一樣,順便打了他爹,他怎麼能真的忍氣吞聲?

沈冷一邊走一邊想著,沐筱風的算計比庄雍低了何止一個層次?

庄雍用看似勸說的方式逼沐筱風出手,然後就能把沐筱風在這水師里的暗線拔個七七八八,誰給了杜威名刀子,誰安排的順序,這幾個人又接觸了別的什麼人,全都暴露了出來。

而為什麼庄雍之前不動手選擇現在這個時間?僅僅是因為借著沈冷這個契機?

當然不是,官場上的事哪有那麼簡單,先生說最複雜不過人心......庄雍知道對沐筱風的提升很快就會到來,不出意外沐筱風要從水師分走一部分權利,這是庄雍嘔心瀝血打造出來的水師,他怎麼可能就那麼心甘情願的分出一部分去?

在沐筱風被提拔起來之前把他在水師里的暗線全都拔掉,縱然不久之後沐筱風升了官,有人可用嗎?

想到這些沈冷就覺得有些後背發寒,可是轉念想到,自己為什麼可以清清楚楚的看懂這些?

沈冷再次回到比武場的時候引來一片驚呼,他大步走上擂台,發現監考官已經換了人,顯然庄雍已經在水師里全面動手,沐筱風暗中經營的這些人脈只怕是要被連根拔起了。

那個刺客會是軍中人嗎?

就在他準備繼續比武的時候,庄雍到了軍醫官的營房,進門就看到躺在床上臉色慘白的杜威名,似乎已經三魂七魄去了一大半。

庄雍擺手示意軍醫官出去,兩個親兵在門口把守。

「你很蠢。」

庄雍第一句話是這三個字。

杜威名掙扎著從床上下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將軍饒命。」

「饒命?」

庄雍走到門口看著外面,後背對著杜威名:「人這一輩子難免犯錯,有些錯可以被原諒,有些錯卻不能,所以我也想不明白沈冷為什麼要救你,既然他寧願自己中一箭也給你一條生路,那我就做個順水人情......你記住,你欠他一條命,也欠我一條命,他不殺你,我也沒殺你,你懂我的意思嗎?以後你跟著沈冷吧,但......有什麼事隨時向我報告。」

說完這句話之後庄雍走出營房,留下杜威名一個人跪在那不住顫抖。

沈冷為什麼救自己?

庄雍走出營房之後其實根本就沒有多想杜威名這個人,這樣的莽夫不值一提,他來來回回想的都是沈冷為什麼要中那一箭,真的只是為了要去一趟長安城?如果是的話,他完全可以不繼續去打擂,以傷重為理由修養,一個月的時間趕一些來回也夠了。

但他又回去打擂了,為什麼?

庄雍一邊走一邊想著,沈小松說沈冷未來不可限量,若僅僅是武藝好體質好,那前途是有限的,不過軍中一猛將而已......不可限量,那指的就不僅僅是武,還有智。

那一箭是在幫自己?

庄雍腦子裡忽然冒出來這個念頭,沈冷故意中了那一箭,是中給全軍上下所有人看的,那一箭射中了他和沒射中他,後果絕對不一樣......

想到這庄雍忍不住笑起來,這個臭小子......這是在還自己的人情么?

至於還要去打擂......庄雍自言自語的說道:「這樣你就覺得,那個十人隊是自己爭取來的,而不是我送給你的了?還是有些小孩子氣啊......」

可是庄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