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三十三章 刀首

第三十三章 刀首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長安城大部分時候都顯得很繁華,可事實上絕大部分繁華都集中在某幾個地方,在燈火不及之處,一樣有著大人物們不願意提起的卑微。

碼頭就在城南,大運河從長安城通向江南,只有到了晚上的時候這裡才會清凈下來,太陽落下去的那一刻就是城門關閉的時候,除非有聖命,不然誰也沒權利在晚上讓城門打開。

從外地來的商人若是天黑之後才到也只能等著,不過倒也不用擔心貨船上丟失什麼東西,只要他們進碼頭的時候領到一面紅色的流雲旗插在船上,誰也不敢搗亂。

不管是漕運還是陸運,進長安城插上流雲旗就會萬無一失,這便是流雲會的能力。

碼頭附近都是倉庫,很多大商戶都在這裡有產業,當然這些商戶也都必須向流雲會交通路錢,從十年前流雲會崛起,這長安城裡暗道上各路勢力就不得不靠邊站,因為真的打不過。

一間很大的倉庫里燈火還亮著,外面的門已經上了鐵鎖,碼頭上的人都知道這地方是一群扛大包的苦力晚上睡覺的地方,倒也不會有人過多關注。

這庫房很大,不過破舊,曾經建造了這庫房的那家商行出事之後就成了無主之地,這地方晚上還經常出現些詭異的事,以至於越來越少有人敢隨意靠近,唯獨這些扛大包的苦力不懼鬼怪。

一個戴著白鬼面具的男人坐在椅子上,四周聚集了差不多有七八十人,看起來深色肅然。

戴面具的人看起來個子不高,說話的聲音有些沙啞,年紀應該也不小了。

顯然他在這極具威嚴,說話的時候那些壯漢連大氣都不敢出。

「希望再過十年,長安城裡就沒有人再提狗籃子三個字。」

那人聲音之中有些悲涼,停頓了一下後繼續說道:「五湖四海來的苦命兄弟在這互相扶持,就有了咱們流浪刀,是......有些事不可否認,咱們為了生存什麼活都接,所以被人看不起,說咱們下三濫,我認。」

「可人不能總是安於現狀,被人罵狗籃子已經這麼多年了還沒被罵夠?你們夠不夠的我不管,我是夠了,所以從十年前流雲會突然崛起那天開始我就在求變,你們誰能告訴我,為什麼流雲會可以如此霸道囂張?」

七八十人默不作聲,沒有人說話不代表大家不知道怎麼回事。

「能拿下漕運陸運這最賺錢的生意,流雲會要是朝廷里沒人誰信?所以我們一時不變,就永遠不是流雲會的對手,也只能偽裝在流雲會的漕運碼頭做苦力,可我們是刀客,要對得起手裡的刀。」

戴面具的人沉默了一會兒後繼續說道:「後天就是書院大比了,我在十年前就把一個人送進了書院,可他畢竟資質有限沒辦法進入三甲,然而上天垂憐我們這群流浪的人,給了一個機會......」

「書院里陳子善要殺孟長安,我安排的人這會估計已經得手,孟長安死了,把事情推向於典和白小歌,然後再以孟長安親人的身份把這兩個人殺了,大比的時候我的人就有機會進入三甲了,入三甲,從文從武都是正六品,那就是咱們流浪刀崛起的開始。」

「刀首威武!」

有人低低的喊了一聲,所有人都把拳頭舉起來:「刀首威武!」

「再給我一個十年,我帶著你們成為這長安城暗道上力量最大的一群人,說一不二。」

戴面具的人站起來,顯然情緒也有些激動:「爹娘沒有給我們一個好身世,我就給自己的子孫後代一個好身世!」

他的話剛說完就有人啪啪啪啪的鼓掌,但是掌聲卻不是來自人群之中。

戴面具的人抬起頭往上看,隨即看到了那個蹲在房樑上鼓掌的傢伙,那地方本就不大,他還帶著很多刀,所以姿勢有些不優雅。

沈冷鼓掌,一邊鼓掌一邊還要把礙事的刀撥一撥。

「說的真好,我已經被你感動了。」

沈冷蹲感慨:「請問,你們還收人嗎?我在你們這裡看到了光明的未來。」

「殺了他!」

戴面具的男人嘶啞著嗓子吩咐了一句。

幾個刀客從角落裡將藏好的弓取出來,彎弓搭箭......沈冷所在的這個位置確實有些尷尬,好像個箭靶子一樣。

噗,噗噗噗......

四個剛剛把硬弓抬起來的刀客全都倒了下去,脖子上插著弩箭,精準的好像近在咫尺射進去的一樣,然而他們卻不知道射出弩箭的人在哪兒。

戴面具的人往四周看,也沒有察覺。

茶爺在窗外,庫房的窗口很高,她是倒著吊在那的。

沈冷離開樹林的時候本打算一個人來,後來想了想似乎不穩妥,於是又回了客棧喊了茶爺一起,來的時候沈先生給了沈冷一把傘劍,給了茶爺一個首飾盒,一個女孩子出門帶個首飾盒當然也不算什麼不正常的事。

這首飾盒可以有另外的形態,往兩邊分開,中間的部分可以抽出來,便是一把連弩,弩箭很短,都只有一寸長,但是精鋼打造,分量不輕,射程比正常的連弩也不短。

茶爺倒掛著連射四箭,點死了四個刀客,剩下的人立刻就慌了,找人根本找不到。

「我帶了一大波人馬來,你們可要小心了。」

沈冷一翻身從房樑上直接跳下來,說完這句話之後忽然覺得有些不妥。

茶爺也覺得有些不妥,一大波?

於是她決定回去之後狠狠揍他一頓。

沈冷從腰畔抽出第一把刀:「我只殺當頭的,叫刀首是吧?」

一個刀客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