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長寧帝軍 >第三十五章 光明真好

第三十五章 光明真好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歷史軍事

從登第樓到書院很近走路也就是十分鐘,喝醉了的孟長安和沈冷勾肩搭背的走出酒樓,茶爺不是很能理解他們兩個之間的感情,不過冷子有個人可以這樣勾肩搭背她很開心,哪怕這個人是她不怎麼喜歡的孟長安。

登第樓的老闆在他們出了門之後也離開了酒樓,他的馬車就在酒樓門口停著,車夫習慣性的準備揚鞭,老闆卻吩咐了一聲跟著那三個人走,走慢些。

車夫看向那三個人,心說你們多大面子,讓我家東主送一程。

沈冷扶著孟長安往前走腳步搖晃,外人若是看到了只會笑一聲這兩個醉鬼。

馬車前面的帘子開著,登第樓的老闆看著那搖搖晃晃的兩個人忍不住微笑起來,心說少年人的義氣真的好啊,看著就讓人心情愉悅。

「這種情況下他們倆還敢喝醉,蠢。」

車夫嘀咕了一句。

「醉給別人看的。」

東主聲音很輕的說道:「那個沒受傷的腳步跟著受了傷的走,看起來是在一起搖擺,實則扶的很穩吶。」

正因為他看的清楚,所以才會說一聲少年人的義氣真好。

「醉給別人看?」

車夫覺得東主可能高估那兩個傢伙了,那兩個連鬍子都沒有冒出來幾根的傢伙能有這般心機?

走在兩人身後的茶爺看起來很正常,左手拎著一兜剩菜,右手在懷裡抱著個首飾盒。

這十分鐘的路上,暗影里多少提刀的人,黑的白的都有。

路邊還有一輛馬車,帘子放下來可卻露著一個縫隙,馬車裡的陳子善臉色陰沉往外看著,而坐在他身邊的張柏鶴卻似乎格外的冷靜,不知道在想什麼。

「動不動手?」

陳子善忍不住問了一句。

張柏鶴搖頭:「動不得了,回去吧。」

陳子善當然也知道動不得了,登第樓的東主看似順路回家,但馬車不緊不慢的跟在那三個人後邊,用意顯而易見。

這大街兩邊的樹上暗影里,誰知道都是哪邊的人?

陳子善狠狠的罵了一句,吩咐車夫回去。

他平日里住在書院,不過長安城平安巷裡他買了一個宅子,不大卻安靜,有個漂亮的姑娘被他養在那宅子里,像個金絲雀似的。

張柏鶴在半路下車,然後做出了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一個選擇,他沒有回家而是逃走,除了身上帶著的銀票和一把匕首之外再無他物,連書院的功名都不要了。

毫無波瀾,沈冷把孟長安送進了書院,只要進了那道門,誰敢在書院里放肆?

沈冷和茶爺回了書院對面的客棧,進了門之後就在掌柜的那詫異的眼神下又從後窗跳了出去,很快就融進了夜色之中,而在這之前,杜威名已經牽著三匹馬離開。

客棧房頂上,抱著一把劍的沈先生面帶微笑,心說自己培養出來的孩子果然是厲害的不要不要的。

進了書院之後孟長安就不再搖晃,回頭看了一眼加速離去的馬車,夜色里抱拳說了一聲謝謝。

終究是有些失望,想動手的人沒動手,今夜入眠沒了血腥味的陪伴,或是會睡的不夠香甜。

推開自己的房門,孟長安的手就握住了沈冷送他的那把小獵刀,已經開了鋒,月色下閃爍出一抹森寒,小獵刀他一直帶著,只是不捨得殺人染血而已。

屋子裡坐著一個人,手指有節奏的輕輕敲打著椅子的扶手,孟長安收起匕首,不得不俯身一拜。

因為這個人的分量實在太重了,哪怕這十年來孟長安沒見過他幾次也不敢有分毫輕視。

老院長指了指對面的椅子示意他坐下:「喝了多少?」

「半醉。」

「太自信也不是好事。」

屋子裡的光線非常暗,兩個人面對面坐著都看不到對方的臉,可是孟長安卻感覺老院長那雙眼睛那麼的明亮,像是兩道光束直接照射進了他的內心之中,什麼都藏不住。

「學生謹記。」

「屁。」

老院長用一個字回應了學生謹記這四個字。

「我用十年了解一個人若還是看不清楚的話,那我就不配做這書院的院長......你若不自負,還是孟長安?你可知道我為什麼要在這等你?」

「知道。」

孟長安深吸一口氣:「可學生還想爭取一下。」

「你是想讓我在你屋子裡坐一夜?」

「學生不敢。」

「那就好,好好睡你的覺,陳子善你不能動,動了牽扯太大,你不是一個不識大體的人......你的傷影響有多大?」

他放在桌子上一個玉瓶,裡面是當初御賜的傷葯。

「影響還是比較大的。」

孟長安回答:「原本有十成把握拿個狀元,受了傷,便沒有了十成把握。」

「還剩幾成?」

「九成九。」

老院長站起來,背著手就走了,多一個字都沒有說,孟長安想起來老院長剛才的評語......我用十年時間了解一個人若還是看不清楚的話,我也就不配做這個書院的院長,你不自負還是孟長安?

孟長安躺在床上,閉上眼,嘴唇上下碰了碰無聲的說了一句:「傻冷子,後會有期。」

大街旁邊的屋頂上沈冷和茶爺兩個人並肩坐在那,茶爺的腦袋靠著沈冷的肩膀,她沉默了一會兒後微笑著輕聲說道:「喜歡這樣的晚上,安安靜靜。」

沈冷搖頭:「不喜歡晚上。」

「為什麼?」

「太黑了,看不清楚你的臉。」

茶爺怦然心動。

馬車在他們下面經過,車輪的聲音在這安靜的夜裡顯得很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