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田園悠閑小日子 >9、鐵公雞

9、鐵公雞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古裝言情

謝萱就拉著周小巧走到一邊,偷偷又從兜里拿出兩顆糖塞到周小巧手裡,「小巧姐,吃吧,別讓周小柱看見。」

周小巧就十分感動的樣子,趕緊將其中一顆藏進夾襖裡層,另外一顆小心翼翼剝了油紙放進嘴裡。

「小巧姐,你們怎麼跟那個鐵公雞一起采山貨,不怕他們家占你們家便宜啊?」謝萱終於說出了正題。

「原本是半路遇上了,誰知他們家就粘上我們了,我爺也不好意思開口趕人。」周小巧老老實實的說。

「那你們今天中午回去吃飯不?」謝萱又問。

「不回去了,我們帶了乾糧,等傍晚才下山。」

「哦……」謝萱咯吱咯吱的嚼著嘴裡粘牙的麥芽糖,思量了一下,又問:「那你們過來的時候,遇見別的人沒?」

「那倒沒有,這山這麼大,能遇見鐵公雞一家也算我們倒霉。」周小巧無奈的說,她不捨得一下子把糖一下子嚼吧嚼吧吃完,將糖在嘴裡細細的化著,笑著對謝萱說:「好濃的桂花味兒,真好吃!」

謝萱回過神來,見周小巧歡喜的神情,心裡不由得有些唾棄自己,自己不過是為了打聽消息,眼前的小姑娘卻是真心實意的在感激自己。

「小巧姐,等有空你來我家找我玩啊!」謝萱也真心實意的說。

正當兩人笑嘻嘻的說話時,就聽一個蠻橫的聲音在背後響起:「你倆在偷吃啥?」

謝萱和周小巧回頭看去,卻是鐵公雞吳慶喜的小兒子吳飛虎,比謝萱大兩歲,小小年紀除了跟他爹一樣摳門小氣外,還添了蠻橫不講理的毛病,以前沒少欺負過小謝萱。

「什麼叫偷吃啊?我倆在正大光明的吃!再說了,我倆吃啥關你啥事?」謝萱就翻了個白眼兒,心裡實在討厭這熊孩子。

「咋不叫偷吃?背著我吃就叫偷吃,拿出來讓我瞅瞅!」吳飛虎看著兩人嚼著的糖,就有些流口水,但又不敢大聲惹來大人的注意,就小聲威脅道:「不給我,小心我以後揍恁!」

謝萱皺了皺眉,心裡就有些不喜,這麼小的孩子就知道威脅人,不知道平常大人是怎麼教的。

正想說話,就見謝志遠和謝志誠兩個人走了過來,「吳飛虎,你是不是又在欺負萱萱了?」

吳飛虎看到謝志遠和謝志誠,氣勢就弱了下來,然而嘴上仍然不示弱,「我咋欺負她了,是她倆背著人偷吃東西!」

謝萱呵呵笑了一聲,拿出幾顆桂花麥芽糖來,分給謝志遠和謝志誠,斜睨著眼前的熊孩子,故意把嘴裡的糖咬的咯吱咯吱響,示威道:「大表哥小表哥,咱們就在這兒正大光明的吃,看他能怎麼樣?」

謝志遠和謝志誠正要接過謝萱遞過來的糖,就見吳飛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奪過謝萱手中的糖果,轉身就跑。

「啊——」謝萱畢竟瘦小體弱,被他黑乎乎的指甲狠狠划了一下,忍不住叫出聲來。

謝志遠和謝志誠兄弟倆頓時急了,兩人一個箭步就攔在吳飛虎面前,狠狠的推搡了他一下,吳飛虎立刻高聲呼救:「爹,快來啊,他們兄弟合夥欺負我……」

原本正在說閑話的大人就起身過來了,吳慶喜看到謝氏兄弟倆圍著吳飛虎,臉上就有些變色,他陰陽怪氣的對謝青山說:「謝叔,所謂上陣父子兵,打虎親兄弟,你們謝家的門風果然好啊!」

謝青山和謝平田聽了這話就有些不好看,眼看就要訓斥謝志遠兄弟倆。

「姥爺,吳飛虎抓的我好疼!」謝萱連忙苦著臉告狀,伸出手,亮出手上被吳飛虎指甲刮出的兩道紅痕,「我們剛才在吃糖,吳飛虎要搶我們的糖吃,還說不給他的話,改明兒大人不在身邊就揍我。我不給他,他還搶,抓的我手好疼哩!志遠哥和志誠哥還沒動他一指頭,他就惡人先告狀,他怎麼這麼壞啊!」本想擠出兩滴眼淚增加點效果,但死活擠不出來,也就罷了。

謝青山聽說,就趕忙過來看了看謝萱的小手,果然手心兩道紅紅的痕,雖沒滲出血來,但謝萱大病初癒身體虛弱,想必也是很疼的。他心疼的揉了揉謝萱的小手,臉色就有些不好看,看向吳慶喜,「慶喜啊,你家這小子現在可了不得啊,快成為咱崗上村的霸王了,小的時候還可以說小、不懂事,現在有八歲了吧,這就學會搶東西了,長大可怎麼得了?!」

吳慶喜被謝青山說的失了面子,一巴掌扇在吳飛虎臉上,厲聲呵斥道:「我讓你搶人東西,不爭氣的腌臢東西!沒一點用處……幹啥都干不好……」吳慶喜的婆娘就趕緊上去攔。

聽他訓斥的話,仿似話裡有話似得,眾人心裡都有些不是滋味,看吳飛虎鬼哭狼嚎的叫喚,臉上也漸漸的留下好幾個巴掌印,就都攔了攔,吳慶喜這才罷了。

發生了這一檔子事,眾人不歡而散,周老麥趁機招呼自家人趕緊走了,想把牛皮糖一樣跟在他們身後的吳慶喜一家給甩掉,吳慶喜還想跟上去,就呼喝妻子和吳飛虎趕緊跟上。

走過謝家剛才休息的地方時,只見吳慶喜看到地上一片濕潤的土壤,像是新翻上來的一樣,就沒好氣的挖苦道:「喲呵,這是在荒山野嶺里挖寶貝哩!」

謝家上下一齊變了顏色。

頓了頓,謝青山就也沒好聲氣的說:「沒見過拉屎埋坑啊!只有那腌臢貨才隨地屙屎,沒得叫人走路踩一腳!」

謝萱心裡為姥爺機智的反應叫了一聲好。

吳慶喜就撇撇嘴,招呼妻子和吳飛虎走了。

眼看人影走遠了,謝青山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