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田園悠閑小日子 >16、燒豬肉

16、燒豬肉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古裝言情

謝萱回到前院時,就見謝王氏拉著一個跟她差不多的小姑娘和一個男孩往堂屋裡走,身後跟著一個身體細瘦的青年婦人,頭戴棕絲鬏髻、旁插排草梳,身著半舊硃砂色比甲,下系元青色裙,在隱蔽處還打著幾個補丁。

再後面跟著一個身著皂色短衣、頭戴網巾的青年男子和一個剛留頭的少年,應該就是謝秋娘一家了。

青年男子是謝秋娘的丈夫周安,一雙兒女周芹周鴻,那少年男子是小叔子周全。一家人各個都面有菜色,身上雖然是出門見人的衣服沒有補丁,但仍然破舊褪色,明顯是穿了好多年,有些地方都磨的幾乎要透明了。雖然破舊,但是漿洗的乾乾淨淨的,還算體面。

周安和那少年周全兄弟倆臉上都有些拘束,但在謝王氏和林氏的熱情寒暄下漸漸的就放開了。

因兩個小姑子回家,林氏就在家待客,準備明天和謝平田再帶上謝志遠謝志誠兄弟兩個回娘家,這是林氏一番體貼婆婆周到的心思。

「萱萱啊,快來,讓小姨看看長高了沒?」謝秋娘是個直爽脾氣,看到謝萱就拉過來仔細看了看,笑著對謝王氏說:「娘,萱萱長的是越來越像我姐了!」

「那可不是,跟你姐小時候不差啥,看那眼睛和鼻子,簡直一模一樣!」謝王氏也笑呵呵的說,「萱萱,你忘了沒,這是你周芹妹妹,比你小上一歲,這個是你周鴻弟弟,比你小三歲。」

謝萱就臉上帶了笑,向謝王氏身邊的小姑娘喊道:「芹妹妹!」

那小姑娘看了看謝萱身上新裁桃粉色短襖和青荷色裙子,黑紅的臉上微露出些自慚形穢的神色,臉龐隱見紅了紅,小聲應了一聲。

謝萱又向謝王氏懷裡的男孩子喊:「鴻弟弟!」那小男孩卻流了一管鼻涕,哧溜吸了一下,獃獃的看著謝萱不說話。

謝萱又向謝王氏問道:「姥姥,昨兒買的點心月餅你不是都拾掇好了要給弟弟妹妹們吃么?我幫你端出來!」

謝王氏一敲腦袋,笑道「哎唷,瞧我老糊塗了,只顧著高興,把這事兒給忘了!就放在廚房碗櫃里了,你去端來和你芹妹和鴻弟吃去!」

「誒!」謝萱就笑著去了。

堂屋裡,謝秋娘疑惑的望著謝萱的背影,說道:「娘,萱萱這孩子幾個月不見怎麼突然這麼懂事兒了?以前文靜的跟小雞仔兒似的怯怯的,如今看來性子活絡多了……」

謝王氏頓了頓,就嘆口氣說道:「自從那次回李家吃她弟弟的滿月酒磕了腦袋,這一磕就開竅了,性子也活潑了。別說,我就喜歡活活潑潑的小姑娘,看起來喜人!」

「唉,那李家真不是東西……」謝秋娘想起姐姐嫁的那戶人家便忍不住替謝惠娘不值,正當她要咒罵幾句時,就見謝王氏揮了揮手,叫她不要說了。

「莫要再提那李家的慪人事兒,萱萱姓謝,跟他們李家沒關係。再提起憑增閑氣,他家那是灰堆里燒山藥——都是些灰蛋!」謝王氏提起李家便氣兒不順,看到謝萱端著兩個盤子出了廚房正要走來,就在謝秋娘耳邊小聲說道:「你這麼提起來,不是讓萱萱聽了心裡不好受么,以後不要在萱萱面前提李家!」

謝萱進了屋,就見周芹和周鴻兩個人的眼睛緊緊盯在她手上,兩人喉頭都有些蠕動,周芹比較矜持些,站在原地沒有動,周鴻就飛快的跑到謝萱跟前,眼巴巴的望著謝萱。

謝萱就將盤子放低了讓他拿,周鴻看謝萱面色和善,就左手伸手抓了一把蜜三刀,右手拿了個月餅。

謝秋娘看見,臉上就有些嫌丟人,呵斥道:「看你那饞嘴的樣兒!沒得丟人!」周芹聽到母親訓斥弟弟,原本想往前的腳步就停了下來。

「小姨,弟弟妹妹來到姥姥家了,吃個點心丟啥人?我前幾天吃這個比他還不如呢!」謝萱就笑著說。

「萱萱說的對,姥家就跟自己家一樣的,想吃啥自己只管拿,不夠還有!」謝王氏笑的極為慈和。

謝秋娘原本看孩子饞的那模樣就有些心疼,怎會真心怪罪自己的孩子,只嗔怪了幾句就去廚房幫忙去了。

周安和周全就說去後山幫岳父砍竹子去,謝王氏攔了攔,謝秋娘爽快說讓他們去,把謝王氏拉進廚房去了。

堂屋裡就剩周芹姐弟倆和謝萱。

謝萱就幫他們倆各自倒了一杯溫水,隨便拿了個江米條慢慢啃著,笑笑的看著兩個孩子狼吞虎咽的吃點心。當盤子慢慢的快見了底之後,謝萱臉上不由得露出驚訝的神色來。

「你們慢點兒吃,要不然一會兒中午飯吃不下了!」都是高糖高油的東西,謝萱都替他們感到膩的慌。

周芹有些不好意思的慢了下來,周鴻卻像沒聽見一樣,左手抓住盤子里最後剩下的幾塊蜜三刀,右手又抓了兩塊麻花拚命的往嘴裡塞。

「一會兒中午飯有炖的爛爛的雞,還有紅燒的魚,還有燒豬肉……」謝萱又說。

周鴻就漸漸的停了,左右手拿著點心,嘴裡塞的滿滿的,含糊不清的問:「真的?」

「我騙你做甚?你去廚房看看嘛!」謝萱好笑。

周鴻就左右手都抓著點心,吸溜著鼻涕跑去廚房了。

「萱萱,你的衣服真好看……」周芹艷羨的看著謝萱身上的衣服,「是姥姥給你做的么?」

「是啊,我昨天穿的也是平常衣裳,就是今天來親戚才穿的新衣裳。」謝萱說道,對面小姑娘艷羨的目光簡直讓謝萱覺得如坐針氈,「也就外面光鮮,裡面還是穿的舊中衣。」

謝萱穿的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