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田園悠閑小日子 >24、購田莊

24、購田莊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古裝言情

韓正業卻沒想到,謝青山這麼快就籌夠了銀子,來得如此之快,驚訝不已。

謝青山就解釋說:「韓老弟,我正擔心這莊子被別人搶了!咱們還是快些吧!」

「正該如此,我剛還見馮牙儈租了馬車帶著一戶人家往莊子上去相看呢!」

幾人也不廢話,韓正業喊了兒子韓宏才去叫一輛寬敞的馬車過來,幾人一同坐馬車,快馬加鞭趕到了那莊子上。

謝青山同謝平田約莫丈量了一下土地,又大約看了看土地土質,均感到十分滿意。

那莊子中正住著庄頭陳元忠,有老妻同二子二女,共一家五口,看有人來看田地,就一同出來站在門口,滿心不是滋味的睃看,看誰能成為莊子未來的主家。

看了謝家一家人的穿戴,知道是平民人家,眼中就有些看不起的意思。這陳元忠一家原本是李招宣的家奴,在這裡奉命看顧莊子。平日里誰家想要佃莊子上的田地,需得經過庄頭點頭,佃戶們都非常巴結,日子過得是極滋潤的。

誰知李招宣調任京城之後,把在臨漳縣的田地都給賣了,開了恩將有些庄頭們的身契也還了,只帶了些親近的僕從,準備輕車簡從拿了現銀去京城再買田地。

這些被還了身契的庄頭們猶如失群大雁,不知未來身世如何?陳元忠一家眼見謝家來看土地,因見他們衣著穿戴不像富貴人家,只是冷眼旁觀,並不說話。

謝家人也不管他們,看了田地之後覺得非常滿意,同韓正業又急急忙忙回去了,準備立刻簽下田契。之所以怎麼急匆匆的,是因為正在看土地的時候,就看到有其他人家前來看莊子和田地。

到了牙行,韓正業就喊兒子韓宏才去李招宣府上的請管家過來。又讓夥計奉了茶給謝青山父子,拿了點心給謝萱。

過了一會兒,就聽外面馬嘶人喧,李招宣府上管家到了。

那管家眼高於頂,見謝家只是穿兩截衣裳的平民人家,並不多說話,只是吩咐韓正業趕緊寫了契書,自顧說府中忙亂,需得他立刻回去主事。

韓正業陪笑著,連忙寫了契書,謝青山父子卻是不識字的,謝萱就裝作無意的去看了,只見契書上曰:

立典賣田地文契李修瑾,今將臨漳縣城東良田三十五畝,劣田四十畝,共七十五畝,帶瓦房三間,憑中人韓正業,議價出典,由謝青山管業,三面議明,時值五百兩,當日一併收足,並無短缺。其莊子田產並無重疊交易,亦無他人爭執,如有等情,由典賣人理論,與現業者無干。空口無憑,立此文契為證。

底下是售賣人簽字、買方簽字、牙儈簽字,並註明簽約日期。

這李修瑾應該是管家的名字,之前聽韓正業說,這莊子乃是落在李招宣管家身上的,因大明朝規定外放官員是不準在外放地購置私產的,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外放官員一般將田產商鋪等落在能控制的管家及親戚旁支身上,這都是公開的秘密。

簽了地契按了手印,李家管家拿了銀子之後兀自離開了。

韓正業就向他們介紹地契的分類,原來地契卻還分著白契和紅契,紅契就是官府承認並且有備案的地契,白契卻只有買賣雙方及保證人牙儈承認,倘若地契丟了,撿到地契的人完全有可能冒充契書上的人冒領了田地。

但紅契在官府備案是有償的,買賣雙方得去衙門購買官方印刷的格式合同,完了還得拿著簽好的格式合同去有關部門交契稅,稅率又很高,按情況從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十六不等。除了契稅,還得給胥吏送紅包,不然他們會拖著不辦。既要花錢,又要送禮,還得三番五次往衙門跑。再遇到那些口狠心黑的牙儈,明明向官府報備的是百分之三的契稅,他卻串通胥吏收你百分之十六,就比如他們五百兩銀子買了田產,如果要就要白白交契稅交上八十兩銀子,豈不是虧死。

幸好,遇到了韓正業這個劉一帖介紹的牙儈,做生意向來和氣生財,又看在劉一帖的面子上不會盤剝他們。

謝萱就和姥爺商量,把契書換成紅契,哪怕交些稅,也比契書不小心丟了或被人偷了日日提心弔膽強。

韓正業乃是正正經經的官牙,在官府處也有門路,就拍著胸脯保證,經他的手辦理紅契,定將契稅控制在百分之四到六之間,絕不會多收他們的。給胥吏的紅包也讓他們準備好三兩銀子,保證幫他們辦的乾淨利落。

謝青山大喜,看天已經麻麻黑了,謝青山就請韓正業去酒樓吃飯,這也是應有之意,韓正業也不推辭,同兒子韓宏才和謝青山幾人一同向臨漳縣有名的同福酒樓走去。

謝萱想了想,同謝青山說道:「姥爺,咱們能有今天都是沾了劉爺爺的光,這次請韓叔叔吃飯,不如去把劉爺爺也請過來,豈不是正好?」

謝青山聽了一拍腦袋:「還是我外孫女兒想得周到,正該如此!」

韓正業也笑道:「能同劉一帖劉大夫一同吃飯,也是在下的榮幸!」

於是就一同向百草堂走去,到了百草堂,正看到夥計上了門板準備關門。向劉一帖說明來意,劉一帖推辭了幾番被熱情的謝青山和韓正業拉扯著去了酒樓,謝萱只是在旁邊笑嘻嘻地。

到了同福酒樓,讓人整治了一桌三兩銀子的上好席面,要了兩壇金華酒,謝青山和韓正業都推劉一帖坐了上座,謝青山和韓正業打橫,謝平田和韓宏才在末位坐了,謝萱就跟在謝青山旁邊。

那酒樓夥計先上了六碟菜果,乃是鮮靈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