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田園悠閑小日子 >25、惹眼紅

25、惹眼紅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古裝言情

大家就乘著騾車前往莊子上。

到了莊子上以後,庄頭陳元忠一家,聽聞趕緊出門迎接。

陳元忠一家五口,夫妻倆帶著兩兒兩女,原本是在李招宣家當差,後來李招宣調任京城以後,精簡人員,將一家人身契都還了,兩個兒子的差事也停了。兩個女兒年紀到了,原本想依仗著李招宣的喧勢尋了兩個家境上好的人家,準備明年就完婚,誰知那兩家聽說李招宣調任京城,陳元忠沒了差事,婚事也都不了了之。

於是這陳元忠一家都不怎麼高興,但未來一家人的生計還要落在謝家身上,哪怕以前陳元忠以前不大看得起平民人家,這回也不得不低了頭折了腰,肯求能繼續管理這莊子。

雖然如此,但陳元忠臉上的笑容就有些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一副想要低頭獻媚,又忍不住有些矜持的模樣,看上去很是可笑。

陳元忠家人見謝家人乘著騾車過來,家裡的男丁們居然還是在地上走著過來的,臉上愈發露出不屑的模樣。陳元忠兩個閨女在後面喬模喬樣、拿喬作態的斜依著身子,耷拉著眼晲著謝家一家人。

謝萱被姥爺抱下車,正好看到陳元忠一家的表情,心中就有了些思量。

只見陳元忠上前說到:「謝翁,俺原本是這莊子上的庄頭,以前一直在莊子上理事。現在小老兒原主人調任京城,我們家一直以莊子為生,懇請謝翁繼續讓小老兒管理這莊子,讓俺一家人住在莊子上。」

謝萱看他想要端著架子,又不得不低頭求人的模樣,心裡都替他累得慌。

謝青山沒見過大世面,好歹也活了五十多年,看陳元忠語卑態傲,心裡就有些明白,於是說道:「陳老弟,俺們家雖然買了李招宣家的莊子,可是沒有買你們家的身契呀!你們家既然是李招宣家出身,還請快快離開去找李招宣吧!」

陳元忠一聽此話,臉上就變顏變色的,陳元忠兩個兒子生的五短身材,聽到謝青山拒絕,立刻怒目而視,大聲嚷道:「俺們家一直都在這莊子上,管理著佃戶,這從小就是俺們長大的地方,你憑啥說把俺們趕走就趕走!」

謝青山雖然算得上好脾氣,但被兩個年輕後生當面呵斥,臉色就就有些掛不住,沉了下來。

謝平田是個厚道人,雖然臉色沉了下來,但好歹沒有喝罵。謝平安就忍不住了,立刻上前大聲斥道:「就憑俺們家有地契,地契上明明白白寫著這七十五畝田地,連帶這三間大瓦房,還有這院子,全部都是我們家的,哪怕告到李招宣那兒,這房子也是我們家的!你們站著我們家田產上,還問我們為啥?笑話!」

陳元忠一聽這話,頓時有些著急的說道:「謝翁,小老兒兩個兒子年輕氣盛,不懂說話,還請不要怪罪他們。不過他們說的話還是有理的,俺們家一直以這莊子為生,你們把俺們趕走這不是讓俺們露宿街頭嗎?就算重新找房子重新找營生也得給俺們點兒時間吧。更何況這莊子上的佃戶佃續田地,交糧續租,其中很多章程,想必謝翁一時也整理不過來,懇求謝翁讓俺繼續管理這莊子,每年的糧食產出必不會少,謝翁每年只管收糧食,也不用你們費心。況且俺們在這裡住了幾十年了,對著莊子有感情了,實在故土難離,還請謝翁成全!」

謝青山是個吃軟不吃硬、好面子的人,看著陳元忠好好聲好氣地央求,有些心軟。他向來做人厚道,不是個趕盡殺絕的人物,真要狠下心來趕他們離開,讓他們流離失所無家可歸,這些事兒也做不出來。

一時心裡有些躊躇,於是就回頭同大家走遠些,大家商量。

謝萱說:「姥爺,我看他們家在李招宣府上當官奴當慣了,不大瞧得起咱們農戶人家,為免日後他們狗眼看人低,給咱們背後耍花招生事端,還是讓他們趕緊離開吧!」

謝青山本來也有這個意思,但他向來厚道慣了,別人說個軟話,他就拉不下臉面拒絕,另一個就是擔心要是把這陳元忠一家給趕走了,他們回頭找李招宣告狀去,李招宣府上會不會給他們撐腰來尋他們謝家麻煩?他們庶民小人的,哪怕有了幾兩銀子,怎麼能與人官家抗衡?!謝青山就把這個顧慮給說了。

謝平安心中早已不忿,著急著說:「爹,咱們家有地契在手,去哪兒也是咱們有理,他就算回去告狀又怎地?我們地契上明明白白說著這七十五畝地、這莊子都是咱們家的,他們能拿咱們家怎樣?」

「唉,你不懂,那要是官家看哪個不順眼了,咱們庶民小人的,咋能和人家斗?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謝青山說。

謝王氏也是個老成持重的人,就很理解謝青山的顧慮。

謝萱想了想,說:「姥爺,李招宣家既然把這莊子賣了,調任京城還把這陳元忠給留下了,說明根本就沒怎麼重視他們這一家人,要不咋不帶走呢?眼下我們既然買了這莊子,這莊子就是咱們家的。就算陳元忠回去告狀,先不說李招宣會不會理他們,就算他們尋來,也是我們家有理。總不能因為這個把陳元忠一家留下,你看他們的態度,哪裡像對待主家的模樣?留下來後患無窮呀!」

大家都覺得有理,點頭稱是。

謝青山深深思量了一番,雖然還是有點擔心李招宣家,但想到陳元忠一家人的態度,就嘆了口氣,說到:「確實不好留著他們,他們當慣了官奴,向來是狗眼看人低的,留著他們還不定怎樣生事,好聲好氣的打發他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