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田園悠閑小日子 >26、起紛爭

26、起紛爭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古裝言情

仔細聽來,卻覺得這聲音怎麼越來越近,似乎正對著自家大門唱罵一樣。正疑惑間,就見謝王氏和林氏臉色難看的出了屋門。

謝萱問:「姥姥,大妗,外面這誰啊,罵的這麼難聽?」剛問一句,就聽到外面罵的更響更難聽了。

「賤沒廉恥的老豬狗啊,男嫖婊子女養和尚啊,天打五雷劈也不夠啊……」

這下,謝王氏和林氏再也忍不住了,謝王氏喊謝萱說:「萱萱你進屋去,小姑娘家不要聽這些腌臢人的話!」說罷,就同林氏一同快步走到外面去了,謝志遠和謝志誠就對謝萱嘿嘿一笑,跟在謝王氏後面跑出去了。

謝萱才不管什麼小姑娘該不該聽這些髒話,也跟在謝志遠兄弟兩個身後跑了出去。

只見門外一個二十八九歲的婦人,帶棕絲鬏髻,上插桃木梳篦,兩鬢各插一朵紅絨花,臉塗的白白的,嘴畫的紅紅的,身材粗壯,穿著新作石榴紅細布褙子,下露半截絳紫棉布裙,看得出是新置辦的衣裙。俗話說「紅配紫,一坨屎」,她顏色搭配不倫不類,審美粗俗,眼下正站在謝家門前唱罵,正是吳慶喜婆娘吳孫氏,吸引的周圍的鄰居村人都出來指指點點的圍觀。

「爛心肺的混賬忘八崽子,見不得人家過得好啊,壞人家財路,斷子絕孫啊……」那婦人見人漸漸的多了,如同唱戲一般,唱罵的愈發起勁兒了,還拉著長長的尾音兒。

「吳孫氏,你在我家門前嚷罵是個啥意思?」謝王氏綳著臉呵斥道。

「我自罵那些見不得人半點好的人家,你出來嚷嚷,難不成你就是這樣的人不成?」吳孫氏抹了一把嘴邊唱罵出來的唾沫,斜愣著眼睛,對謝王氏嚷道。

「吳孫氏,你自家做下那些腌里巴臢的事兒我都懶得說你們,反倒來俺家門前嚷罵起來了,這不是倒打一耙么?你要是再在俺家門前胡亂攀咬,不要怪我不念一個村兒里出來的情分!」林氏也沉著臉,大聲喝斥她。

「誰稀罕跟你一個村兒的情分,要不是恁家,那五百兩銀子的莊子不該是俺家的?和尚肏的婊子,見不得人好……」

這樣的辱罵,在村裡那是極惡毒的了。

被人這樣罵到身上,林氏氣的滿面醬紫色,「嗷——」的一聲撲上去和吳孫氏扭打到一起。

那吳慶喜和吳孫氏的兒子吳飛虎,原本在吳孫氏身後笑嘻嘻的朝謝家大門丟石子,見親娘和林氏扭打到一起,立刻丟了石子,去幫親娘吳孫氏。

謝志遠和謝志誠豈能容自己親娘受人欺負,也飛撲過去和吳飛虎糾纏到一塊兒。

原本圍觀的眾人有的與謝家關係親近的,比如周老麥的媳婦,鄰居馮嬸都上前拉架,而那些關係遠的,心畏吳慶喜無賴的,都遠遠的看著,指指點點。

謝王氏怎能容林氏吃虧,一把上前揪住吳孫氏的頭髮,扯的吳孫氏嗷嗷直叫,雙手不由得鬆開了林氏。

謝萱看這混亂的情況,飛快的跑出人群去喊謝青山父子三個回來。

等她氣喘吁吁的同謝青山回來,卻見人群中亂鬨哄的,有人喊道:「吳慶喜,你這不是拉偏架么?欺負兩個婦孺像什麼話……」

「鐵公雞,你要不要臉,你夫妻兩個上門欺負人家婆媳兩個,不怕謝家男丁回來揍你啊……」

「……」

謝青山父子三個聽得這些亂鬨哄的話,氣的一步三尺的奔到近前,卻見到人群中,吳慶喜正拉偏架,裝作拉架的模樣,卻是在狠狠的推搡林氏和謝王氏,旁邊周老麥的婆娘和兒媳婦、鄰居馮嬸正在拉架。

另外一邊,卻是謝志遠謝志誠兄弟兩個圍住吳飛虎,一個騎在吳飛虎背上揍他,一個在吳飛虎背後踹他的屁股。

謝家男人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三個一起圍上去將吳慶喜扯到一旁,謝平田兄弟兩個對他拳打腳踢,打的吳慶喜嗷嗷直叫、滿地亂滾,頭上的網巾都掉在地上,油膩膩沾滿灰塵的頭髮散了滿頭滿臉。

「吳慶喜,狗東西,老殺才,王八羔子,你當俺謝家沒人咋地?就上門欺負俺家婦孺小孩,你是個男人不是?」謝青山站到一旁大喝斥,看著謝王氏和林氏兩個頭髮散亂、衣衫不整的模樣,氣的渾身發顫。

「鄉親們,」謝青山回頭向圍觀眾人大聲喊道:「這吳慶喜是為啥來俺家鬧事,想必大家心裡也清楚!俺家前段時間挖何首烏掙了些銀子,吳慶喜偷偷跟在俺家後頭偷技,學了挖何首烏的法子也掙了不少銀子,俺家不與他計較,由他去了。後來,俺家看大家生活都不富裕,將這挖首烏的法子教給大伙兒,這吳慶喜反倒怨俺家斷了他家財路,這番來俺家鬧事不就是因為此事?!」

圍觀眾人里,有人說道:「是這鐵公雞無賴,俺們都領恁謝家的情分……」

「是啊,咱們都看見是這吳慶喜唆使他婆娘先來鬧事的……」

謝青山就說:「今日就請大家做個見證,是這吳慶喜先來俺家鬧事,俺們今天揍這無賴貨,不是俺們以多欺少!」

謝萱在謝青山身後,不由得佩服謝青山想得沉穩周全,哪怕氣到極點了,也要把理由說清了,光明正大的揍人,村人鄰居都得了謝家教授的挖首烏的法子,算是欠了謝家一個人情,這番有理有據,哪怕謝家人以多欺少,將吳慶喜一家揍成殘廢,村人們也不會說是謝家的錯。

謝平田與謝平安兄弟兩個,將平日里積累的怒氣一起發泄出來,頓時吳慶喜一陣陣的鬼哭狼嚎,求饒不止。

漸漸地,那吳慶喜嗷嗷叫